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一、中宫皇后(五)
    “皇上想立谁做皇后那不重要,”端华摆了摆手,“横竖是内朝的事儿,可是你啊,老六,如今这风声都传到我耳朵里头了,难道储秀宫那位主子会不知道?难保她不嫉恨你!枕头风这扇扇起来,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端华对着自己的六弟掏心窝子地谆谆教导。

    “嗨,主子?嘿嘿,**里头只有皇上和皇太后两位主子,她叶赫那拉氏只是一个妾室,算不上什么正经主子,大哥,”肃顺也放下了茶盏,正色对着郑亲王端华说道,“皇贵妃在还是兰嫔的时候就敢对着外头的事儿指手画脚,你说,咱们外头的人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皇上可是不止一次说着军机处的人不如储秀宫里头!”

    “话虽如此,但是你也要看到她诞下了大阿哥,如今皇上只有这么一个独苗,说句犯忌讳的话,皇上千秋之后,难保她春风得意,要把今日的委屈要发到你的身上!”

    “大哥你多虑了,皇上如今才几岁?春秋鼎盛!六宫内宠也多,日后自然开枝散叶,子嗣繁衍,况且我朝向来是立贤不立长,若是今日皇上立了储秀宫那位做皇后,那才是子凭母贵了!大阿哥即刻就是嫡子,将来若是没有犯下什么大错,继承大统是铁板钉钉的事儿,那才是最麻烦的事儿。若是当了皇后,野心勃勃地叶赫那拉氏自然要更加名正言顺地把手伸到外朝来,大哥你还不知道那江西安徽的团练是那些人操持的?我怎么听说是惠征那个老小子源源不断的送钱送粮饷的!”若是懿皇贵妃在这里,定然要为了这在咸丰朝一直和自己对着干的肃顺的话大声喝彩,寥寥几句话就说出来懿皇贵妃自己的心声。

    “况且,那句灭大清者,叶赫那拉也不是我杜撰的,我只是让皇上想起这件事,对着皇贵妃有些忌惮,立后的事儿能谨慎些,让皇上对着六宫的位份和宠爱注意些,这就足够了,大哥,且放宽心,自然是无事的。”

    “老六啊老六,”端华暂时被肃顺说服了,虽然心里还有些忐忑,看着这自己兄弟之中最具才能最有眼界谋略的人,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你做的对不对,到时候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您就擎好吧。”

    慈宁宫。

    咸丰皇帝用了些糕点,又将茶盏之中的杏仁茶一饮而尽,用绣着金龙的白手巾擦拭了嘴角,满足的喟然对着慈祥地笑着的康慈皇太后说道:“还是额娘这宫里头的杏仁茶最地道,这么些年过去了,这小厨房煮的杏仁茶还是甜而不腻,分外爽口。”

    “皇帝喜欢就好,那厨子从哀家和你一起住在钟粹宫的时候儿进就进来伺候着了,以前皇帝夜里头时常惊醒,太医说着杏仁茶能安神,又是甜甜的,因此才这么多年,让他一直呆在哀家宫里头预备着呢。”康慈皇太后笑眯眯地拈着手里的佛珠笑道,回忆起了昔日的往事。

    咸丰皇帝想到了昔日的养育之恩,坐正了身子,正色对着皇太后说道:“额娘的抚养之恩,朕是万万不敢忘的。”

    “哎,怎么好端端又说起以前的事儿了,我真是老了,呵呵,成日里头和德龄在宫里窝着,说着以前的事儿,看着,哀家也到时候该去见先帝爷了。”皇太后摇了摇头。

    “额娘春秋鼎盛”咸丰皇帝连忙劝解。

    “哀家知道自个的身子,你也别说这些宽心的话儿了,”皇太后带着岁寒三友白银护甲的手搭在了皇帝的手背上,轻轻抚摸,像小时候一样,彼时自己还不是皇太后,眼前的这位天下至尊也只是四阿哥,太后对着皇帝轻声安慰,淡然笑道,“如今皇帝你有了子嗣,江山代代有人,到了九泉之下,我也有脸面去找先帝。”皇帝眼中波光粼粼,握住了皇太后的手。“老婆子也不怕皇上猜疑些什么,有件事我倒是要问一问。”

    “额娘请问,儿子知道的一定无所不言。”咸丰开口。

    “如今皇贵妃诞下了大阿哥,哀家去问了太医,这大阿哥在娘胎里养的极好,也自己去乾清宫瞧了瞧大阿哥,白白胖胖,健壮的很,又是秉持大运而生,自然能平安长大。”康慈皇太后端正了脸色,“如今这**还没有中宫,皇帝以前和哀家说,且等一等,看看那个更得圣心些,如今这皇贵妃诞下大阿哥,丽嫔也有大格格,贞妃也是不错的,眼下已经咸丰四年了,这后位空悬,嫔妃心思不宁,心思不宁,就容易生事端,事端一起,皇上在**就不能安心将息,前朝的事儿也会被影响到,而且哀家现在精神头越来越短了,懿皇贵妃虽然摄六宫事,总不是名正言顺的**之主,这中宫的位置,实在不宜再拖下去了!若是这宫里头的嫔妃都不中用,即刻叫八旗再选秀进来,挑的好的立为皇后。”

    “额娘,儿子想过,在六宫之中,皇贵妃最得朕心,毫不妒忌,待着低位份的妃嫔能一视同仁,在外头的事儿上也能帮着朕分担,如今又生下了大阿哥,实在是皇后的不二人选,可是,可是她,”皇帝欲言又止。

    “怎么,皇贵妃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皇太后问道。

    “并无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儿,可是她的姓氏,是叶赫那拉氏!朕想起来之前叶赫家先祖的诅咒,心里总有些忐忑,怕是妨碍了咱大清朝的江山,故此就未动此念头。”

    “这话我倒是也听说过,不过算不得什么大事,皇上,这事儿是真是假都还尚未可知,”康慈皇太后笑道,“太祖爷(**哈赤)的孝慈高皇后可是诞下太宗皇帝(皇太极)的,高皇后也是姓叶赫那拉的,若是叶赫那拉要灭我爱新觉罗氏,高皇后又怎么能诞下太宗皇帝,皇贵妃又怎么会诞下大阿哥呢,可见是无稽之谈,还有康熙朝的大臣明珠也是叶赫那拉氏的,若是不相干的人,这灭大清倒是有可能,这皇贵妃可是皇帝的枕边人,皇帝你说,这话是不是无中生有的可笑话儿。”

    “况且皇贵妃诞下龙子,江山后继有人,又能帮衬着你,对着六宫和我们这些先帝留下来的太妃太嫔们也是极为客气,老婆子要多说一句,这皇后的位置啊,她叶赫那拉氏当得起!”

    咸丰皇帝赞同地点了点头,皇太后见皇帝被说动了,又开口笑道,“皇贵妃若是得位中宫,看到皇上不畏流言,感激涕零之余,是更要尽心竭力帮衬着皇帝了。”

    “恩,额娘说的极是,儿子这就传旨礼部钦天监,定一个好日子儿,风风光光地册立皇贵妃为皇后!”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