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一、眼前大敌(二)
    杏贞的肩舆不停顿,一直抬进了储秀宫门,才在前殿的院子里停了下来,杏贞伸出染着紫红色凤仙花的柔荑,边上的小安子和帆儿连忙上前扶住了皇后,杏贞开口道:“让大伙快起来,每个人赏三个月月钱。”环视了一周,只见得丹陛前头,两只原本活泼可爱的铜鹿边上,在山海纹基架上头新放了一对戏珠的铜龙,张牙舞爪的,杏贞微微诧异,转过头用询问的眼神望着唐五福,唐五福回禀道:“娘娘,这是皇上命内务府新做了摆上来的,正殿之内也重新装饰了一番,说给娘娘个惊喜呢。”

    “就你油嘴滑舌的,”杏贞嗔怪了一下唐五福,就着帆儿和小安子的手,进了正殿,就问到阵阵异香,那香味温暖热烈,室内温和如春,边上插瓶的两只姚黄牡丹被熏得肆无忌惮地盛开起来,杏贞再次望着唐五福,唐五福还抿着嘴笑不肯说,“你这老小子,还卖关子,还不从实招来!”。

    “这是皇上命人从汉书里头找出来的,说是椒房之喜,用花椒涂了这储秀宫的正殿,温暖芬芳,又取其多子之意!”

    正殿的匾额换成了皇帝的御笔亲书“有德乃大”,上头还有一个朱色的“同道堂”,是皇帝的私印。

    “皇上有心了。”杏贞点了点头,进了东暖阁自己燕居的地方儿,里头原来玫红色胡蝶纹都换成了明黄色和凤纹装饰,在日常坐的炕上,宝蓝色的靠枕也换成了大红色五福捧灵芝的款式,杏贞上了炕,便开始发号施令。

    “用了午膳,传承恩公和云骑尉进宫;这会子让奶妈抱着大阿哥去西暖阁安置好;外头的六宫嫔妃都到了?好,且让他们在外头等上一等,本宫先喝几口茶,稍稍休憩会子,内务府的账本就先别给我瞧了,见着都头痛,安茜,你去拿大衣裳来。”

    “是。”地上的宫人一叠声的应声而去,杏贞拿起五凤朝阳盖碗,喝了一口滚烫的**,闭着眼养了养神,过了一会,睁开眼看到安茜捧了一件蓝色和一件明黄色的衣服在地上等着了,便问道:“六宫里头的嫔妃都到了?”

    “是的,娘娘,他们已经在正殿前头候着了。”

    “那咱们就换衣服吧。”

    贞妃丽嫔云嫔一干人等排班肃然立在储秀宫正殿前头,虽然已经是二月份的时节,可这风还是极冷,冻得椿常在的鼻头都通红了,众人不敢说话,过了不多会,皇后带进宫里头的得宠宫女帆儿出了正殿,朝着众女福了一福,说道:“皇后娘娘已经更衣了,请各位小主进去。”

    众女用手抚了抚衣裳,连忙进殿,堪堪站定,唐五福手挥拂尘,甩了一下,高声喝道:“皇后娘娘驾到!”只听得珠帘叮咚作响,原来的兰贵人兰嫔懿妃懿贵妃懿皇贵妃如今的六宫之主,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踩着花盆底,身上穿着明黄色缂丝五彩云金龙八团龙袍,外头罩着一件品月缎绣玉兰飞凤氅衣,胸前披了一条绣文为五谷丰登,佩箴管縏袠之属的黄绶绿彩帨,头上戴了一顶点翠穿珠花卉钿子,手里拈着一方小手绢,款步从东暖阁出来,站到了正殿的宝座之上,待自己坐定之后,边上的安茜目视了杏贞一会子,杏贞点了点头,安茜开口说道:“六宫嫔妃拜见皇后娘娘。”

    贞妃领着**众女齐齐双膝跪下,行跪拜之礼,然后直起身子,右手向上行扬手礼,三次之后,双手垂在地上,静气等着皇后娘娘吩咐。

    杏贞等众女行了礼,双手虚扶,“起来吧,这是第一次见,如此大礼本宫也生受了,以后日常见面就不用行大礼了,快起来吧,赐坐。”众女又齐齐谢恩,方才一一落座。

    宫女们奉上了茶和糕点,大家用了会子茶,杏贞见大家的肃穆情绪被温暖的茶水和甜香的糕点冲淡了不少,便放下自己手里的茶盏,想了一会,对着丽嫔说道:“丽嫔,你的大格格今个儿怎么不带过来。”

    丽嫔他他拉氏连忙起身,俯身禀告道:“回皇后的话,这几日大格格在御花园玩雪,昨个得了风寒,今个还在床上捂着呢。”

    “宣太医了吗,可无妨吗?”皇后是六宫之中所有的子女的嫡母,由不得杏贞不关切下。

    “已经不碍事了,今个请了太医过来,两剂药喝下去,眼下已经出汗了。”

    “那就好,过几天等本宫这里头空闲了,去你宫里瞧瞧大格格。”杏贞对着丽嫔说道。

    “怎么敢劳动娘娘玉趾。”丽嫔惶恐地回道。

    “无妨,宫里头就这两个小孩子,本宫还是照拂的过来,日后若是姐妹们都有了孩子,满紫禁城热热闹闹的,那时候儿本宫真是捡了西瓜,又要放下了芝麻咯。”

    众女纷纷赔笑,杏贞看着大家的奉承样子,失了以前大家都是妃嫔位份的融洽亲热,顿时觉得没趣,知道彼此互相之间还要慢慢适应这个关系,也不把这些琐碎小事儿挂在心上,便对着坐在自己左手第一个位置上的贞妃说道:“贞妃,明个外命妇进宫朝见,这事儿倒是要麻烦你了。”

    “皇后娘娘说笑了,这是臣妾应该做的。”

    “以前怎么样,日后还是怎么样,几位姐妹要做的事儿还是要做的,大家每人分管些事儿,本宫这里头也能偷偷懒,前头的缓福阁还留着给大家一起议事,好了,日头不早了,姐妹们就先回吧。”

    “是,臣妾告退。”众女鱼贯而出,只留下皇后娘娘坐在宝座之上,帆儿看着宝相庄严,浑身上下充斥着母仪天下范儿的皇后娘娘坐在宝座上一动不动,神色肃穆,边开口问道:“娘娘?”

    “帆儿快把我头上的这个劳什子摘掉,真比大旗头还要重,看来这母仪天下的皇后也不好当啊,衣服上都绣着金线,比以前重多了,一个字累!”杏贞连忙进了东暖阁,身后跟着一脸黑线的安茜和帆儿上前伺候卸妆不提。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