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一、眼前大敌(三)
    在暖阁里头自己美滋滋地用了午膳,稍微小憩了一会,安茜就过来悄悄唤醒了杏贞,“皇后娘娘,承恩公来了,现在递了牌子要求见呢。”些许的睡意都被一扫而空,杏贞连忙从炕上支撑起来,口里连连出声,“快快请进来,帆儿你去请老爷和祥哥儿,安茜快给我洗把脸,穿家常的衣服就好。”穿着一袭雪灰色缎绣四季花篮棉袍,外头罩了一件茶青色缎绣牡丹夹坎肩,杏贞点了点头,连忙不顾的要别人扶着,卷开了东暖阁的南珠帘子,想直直地迎出殿门,安茜连忙拦住,口里规劝道:“娘娘,如今您是六宫之主,虽然承恩公是亲眷,但礼仪还是要注意些个。”

    杏贞扫兴地拍了拍手,转身坐到了正殿的宝座之上,“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对了你去西暖阁,看大阿哥醒了没有,若是醒了,抱出来给父亲和祥哥儿瞧瞧。”

    “是。”

    安茜刚刚出去,唐五福就进了正殿,打了个千,笑眯眯的说道:“皇后娘娘,承恩公和云骑尉带到了。”

    “快快请进殿里。”

    正殿门口的布帘子被再次掀开,穿着官服的二等承恩公光禄寺卿惠征和桂祥一同进了正殿,惠征不敢先抬头,趋步到中庭,和桂祥双膝跪下请了大安,“奴才惠征奴才桂祥,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快快起来,五福,赐坐,上茶。”杏贞忍住激动,看到才八岁的桂祥懵懵懂懂地跟着父亲一丝不苟地叩拜,待到桂祥起身,连忙向着桂祥招手,“祥哥儿,来,来大姐姐这。”桂祥瞧着那个珠玉满身的贵人,恍惚是以前最疼自己的大姐姐,迟疑了一会,又瞧着边上的父亲没反对的意思儿,就乖乖地上前,杏贞一把搂住了这个重生之后跟着自己屁股后头玩的小弟弟,抱在胸前眉开眼笑了起来

    二月初四日,后在储秀宫见承恩公惠征父子,谓其父曰:“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惠征亦含泪启道:“臣,草莽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今贵人上锡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远德钟于一人,幸及惠夫妇.且今上启天地生物之大德,垂古今未有之旷恩,虽肝脑涂地,臣子岂能得报于万一!惟朝乾夕惕,忠于厥职外,愿我君万寿千秋,乃天下苍生之同幸也。皇后娘娘切勿以惠征夫妇残年为念,懑愤金怀,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皇后亦嘱“只以国事为重,暇时保养,切勿记念”等语。

    好吧,以上的是官方口吻发布的经过内务府审稿的新闻,实际上,新出炉的正牌国舅爷桂祥对着自己的外甥细细端详了一会之后,对着襁褓之中还不会说话的奶娃失去了兴趣,拉着帆儿要去逛逛宫里,看看景色,杏贞就连忙吩咐道“带着祥哥儿去御花园逛逛,别的地方不许去。”

    殿内就剩下了杏贞和惠征,杏贞看着这清瘦的名义上是自己父亲的中年男子,虽然自己个重生之后没有见过惠征,但是鸿雁书信来往之中,可以体会到他细细的爱女之情,可能惠征才干算不得什么治世能臣,但想在按照自己的书信的意思,输血给曾国藩,留饷银给李鸿章,全力保全了两江的半壁军饷,不仅给自己赚到了一个二等承恩公的爵位,还让自己原本处于危机之中的女儿一跃而上,进封懿妃的位份,想到这里,杏贞就开口了。

    “父亲,家里一切可都好?”

    “回娘娘的话,家中一切皆好,梅儿在家里也能帮着贞定夫人管着家务事儿,祥哥儿虽然是对着旗里头的学没什么兴趣,但是也不仗着娘娘的权势儿在外头骄纵着,奴才就等着娘娘给梅儿和桂祥指好婚,奴才就安心了。”惠征老怀宽慰地回答道。

    “父亲,别一口一个奴才的,这储秀宫里头,连伺候的宫人我都不让他们自称奴才,父亲还是你我你我也就罢了,横竖咱们母女说话,皇上也不在这,父亲别这么拘束。”杏贞有些不忍,自己的父亲自称奴才,连忙就开口叫惠征改口。

    “是,娘娘仁德。”

    “父亲,我在宫里头虽然管着内务府,但没给家里人弄上差事儿,不知道家里头的亲眷对着我这铁石心肠的女人是不是很有怨言?”

    “他们那里敢有什么闲话,娘娘你在宫里地位稳固才是第一重要,横竖咱们家里亲戚也不多,我只有几个同宗的叔伯兄弟,家里人口简单,少些琐碎,不当事儿。”

    “那也是有了,不过我也不怕他们说些什么,以前就算是皇贵妃,也是名不正言不顺,这内务府里头我不方便插手,想安排些个人,说实话,心有余力不足,何况,如今的内务府也有别人管着。”杏贞淡然说道。

    惠征微微思索,“皇后娘娘您说的是,说的是肃顺?”

    “正是,他也是内务府大臣之一,之前的事儿父亲你也该听到,他如今是外朝第一得意的臣子,一句话就把皇上要册立我为皇后的打算弄得不了了之,若不是之前太后欠了我一个人情,我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正位中宫,这笔账我迟早要和他算!”杏贞狭长的凤眼眯了起来,露出了一点狠色。

    “是,娘娘,我会在外头全力帮衬着娘娘的。”

    “眼下且不急,如今皇上要依仗着他筹集粮饷,我也不好多动些坏念头,我私下想着,父亲,若是肃顺一伙子人在外头惹起满城风雨,咱们家第一个是不能受不了跳了出来,忍让为上。”

    “娘娘说的极是,我记住了,回家就叫他们低调行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