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一、眼前大敌(五)
    “罢了,他是正牌的国舅爷,若是他当差勤勉,皇上说不定还不怎么高兴,以后整日观花遛狗,也就随他了。”不过自己的孩子可不能这样子教,倒是要好好想想个教育的法子出来,杏贞转身进了储秀宫,横竖最近也没什么事儿,安心窝在家里把别的东西想些出来,于国于民都有用的东西。

    “皇上这个时候儿在做什么?”杏贞问着唐五福,唐五福回道:“皇上在养心殿批折子,召见军机大臣。”

    “你叫小厨房炖个紫参雪鸡汤,等晚膳了之后,本宫送去养心殿。”

    “喳。”

    杏贞在西暖阁里头逗了逗自己的儿子,可惜小载淳丝毫没有给自己的皇额娘面子,给了皇后娘娘的衣服上淋了一身的热腾腾的童子尿,杏贞手忙脚乱地换掉衣服出了储秀宫,这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刻了,天边的落日也快没入了远处巍峨的宫室,一群神鸦漫天飞舞,杏贞缓步走进了隆宗门,遥遥看见养心殿前头还站着几个穿着仙鹤锦鸡补服的大臣,杏贞诧异地问着迎出来的杨庆喜:“怎么这个时候儿,皇上还在召见军机?”

    杨庆喜自从上次给杏贞通风报信之后,还惴惴不安地着原来的皇贵妃发动什么攻势让皇上回心转意,没想到这储秀宫的主子不声不响,也没在皇上面前哭诉自己的不公,让皇太后轻描淡写地在皇帝面前说了几句话,就打消了皇上的顾虑,几日之内后位尘埃落定,眼前的这个女子就已经执掌凤印了。联想到皇后娘娘料敌如神,一把大火烧掉了逆贼三万大军,奉养皇贵太妃为皇太后也是皇后娘娘建言的,杨庆喜就不寒而栗,对着皇后娘娘越发恭谨了起来。

    “回皇后娘娘的话,为了南边大军的银饷,皇上召见内阁和户部的几个堂官商议这事儿呢。”

    杏贞谈了几句,瞧着杨庆喜诚惶诚恐的样子,就开口笑道:“你这是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日见到本宫,像往日一样便好,有什么事儿,你自己个思量下,若是能告诉本宫的,你就说,若是不能说的事儿,你藏着就好,本宫也不会怪你,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儿,”杏贞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面前的这养心殿大总管,雍容大度地笑着,“皇上和本宫是夫妻,原本只是一体。你记住这点就够了,知道了吗?日后下了差,多来储秀宫走走,喝杯茶,瞧瞧大阿哥,少不了你的好处。”

    “皇后娘娘的恩典,奴才绝不敢忘记。”

    “这就罢了,你的孩子若是肯吃苦,告诉我一声,你瞧见本宫的唐五福的孩子没,虽然在南边吃了点苦,如今也是有军功在身了,日后你若是出宫养老,这孩子有着功名,也能让你过的舒坦些,这老封翁当着,可真是逍遥了。”

    几句话彻底把养心殿大总管彻底收服,杨庆喜有些梗咽了,“娘娘厚恩,奴才真不知道如何报答了。”

    “这是做什么,且收了,别让皇上瞧见。”

    “是是是。”

    杏贞行到了养心殿,外头两排束手的大臣看到皇后娘娘凤驾到来,连忙甩了马蹄袖跪下请安,杏贞赶紧请大家起来,“列位是国之栋梁,何须对我这**妇人行此大礼,快快起来。”

    杏贞对着杨庆喜说道:“你快进去告诉皇上,说本宫求见。”

    安茜拎着一个食篮站在后头,里头是新炖的紫参雪鸡汤,几人屏息在养心殿门口候着,过了片刻,杨庆喜跑了出来,打了个千,“娘娘,皇上请您进去。”

    杏贞点了点头,就着帆儿的手,正想进养心殿,养心殿的帘子被掀开了,一个穿着仙鹤补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官员,只见那个从一品的官员有一个鹰钩鼻,粗眉毛,两只眼睛深邃阴冷,就瞧了杏贞一眼,杏贞浑身就起了鸡皮疙瘩。

    那个从一品的官员瞧了皇后一眼,就甩马蹄袖子跪下请安了,“奴才肃顺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安!”

    原来他就是肃顺,杏贞心里转过了无数个念头,脸上却不动声色,弯腰虚扶了一下,“肃顺大人何须多礼,快快起来。”

    肃顺站了起来,又偷偷的瞧了皇后一眼,就后退几步,转身离开了。

    帆儿忿忿不平,朝着肃顺的背影吐了口唾沫,“没心肝的狗东西,在皇上那里嚼舌头!”

    杏贞喊住了帆儿,“别多嘴,赶紧跟我进去”深深瞧了一眼肃顺,就转身进了养心殿。

    历史上我不知道,可是在我这里,你可是深深得罪了我,阻了一阻我上位的时候,这笔账迟早要和你算!

    肃顺又在郑亲王的府里头要这个要那个,闹得郑亲王府里鸡飞狗跳的,郑亲王无奈地对着肃顺说道:“老六,你这刚出了宫,怎么不回自己府里,又来我这吆五喝六的。”

    肃顺喝了口大红袍,若有所思,根本对郑亲王端华的发问无动于衷,过了半响,伴着茶盏里头冉冉升起的水汽,才缓缓开口。

    “今个我在养心殿前见到皇后了。”

    “哦?”端华挑了下眉毛,本来想微服出门听戏的他被这件事勾起了兴趣,转了转手里的翠玉扳指,“怎么样?她给你甩冷脸子了?”

    肃顺摇了摇头,对着皇后叶赫那拉氏的爽朗话声记忆犹新,“大哥你猜错了,她对着我的请安问好丝毫没怠慢,还连忙叫我起身,我是真想不到,一个后0宫女子,如今才20岁!居然如此大度,丝毫不为了我对着皇上说不可立她为后的事儿给我甩脸子这叶赫那拉氏,真不简单。”

    “自然是不简单的,去年的时候儿,帮着咱们皇上烧掉了叛逆,肚子又争气的很,给咱们大清诞下了大阿哥,据说在宫里头也是毫不争风吃醋的,还给皇上张罗纳妃的事儿,活脱脱又是一个孝贤皇后。”孝贤皇后是乾隆的第一个皇后,素来以大度贤惠著称。

    肃顺嘿嘿笑了几声,对着郑亲王的话不以为然,“这内宫里的事儿咱们是管不着,她要做贤后由着她,这外朝的事儿她就不该多嘴,这就是吕雉武曌的路子!大哥,牝鸡司晨,可不是件好事儿。”

    “且由着她吧,老六你也太多心了,”端华起了身,“你自个在府里头歇息会再走,我就不奉陪了,广胜丰又出新戏了,我要瞧瞧去。”

    “大哥你请便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