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一、眼前大敌(六)
    杏贞就着帆儿的手进了东暖阁,只见皇帝皱着眉头在几叠厚厚的折子后头奋笔疾书,听到花盆底的声音,抬起头看见了杏贞,神色舒展了一些,可眉宇之间的还是有郁郁之色,丢下了紫毫笔,看到杏贞在地上行礼,左手虚扶了扶,示意自己的皇后起来,杏贞没坐下,走向前,帆儿打开了食盒,杏贞亲手往食盒里头拿出了一个雍正年款的胭脂水釉碗,双手奉给了咸丰皇帝,笑着说道:“这是我叫小厨房新炖的紫参雪鸡汤,帆儿在里头盯了一个时辰,皇上且用些,疏散下心情。”帆儿拿出来两个糕点,一个是佛手酥,一个是桂花豌豆黄。皇帝拿起汤勺,喝了几口,对着鸡汤的味道不置可否,点了点头,和杏真说道:“皇后有心了。”

    杏贞闻言笑道:“皇上,干嘛如此客气,像往常像我刚刚晋封兰嫔的时候一样,叫着臣妾‘兰儿’多好。”大度还要温馨,不能因为当了皇后就开始摆六宫之主的架子,不能失了生活情调。

    皇帝果然动容,朝着杏贞招了招手,杏贞温顺地和皇帝坐在了一起,咸丰握住了杏贞的双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兰儿你还是如此的懂朕。”安茜和帆儿识趣地退出了东暖阁,从杏贞的角度往外头瞧去,恰好可以看到一轮细细的月亮,杏贞瞧着月亮一会,笑着对咸丰皇帝说道:“皇上,如今这三省都打了胜仗,发逆们龟缩在江宁一地,怎么皇上还不高兴呢?”

    “这坏消息儿总比好消息多,”皇帝无奈地长叹一声,“这僧王东进山东江苏一带扫荡捻贼,李鸿章江忠源曾国藩的团练都打了胜仗,可这劳军银饷都还不知道那里头来,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还是肃顺想了法子,准备整顿内务府,六宫的费用削减一些,兰儿,你是皇后,你觉得这事儿如何?能不能办?”

    “自然能办,而且我觉得肃顺大人不畏惧人言,敢于任事,帮着皇上分忧,我呀,自然是赞成的。”杏贞笑着说道。

    “何况内务府的那起子也实在是无法无天,明个儿臣妾就和内务府总管说去,全力配合肃大人当差。”

    皇帝点了点头,赞许地看着杏贞,“兰儿还是这样的识大体。”

    “我呀虽然愚笨些,但是有一个道理还是知道的,逆贼不除,国家不安,国家不安,臣妾和宫里头姐妹们这富贵也享受不了多少。”

    “若是人人都如兰儿你这明白事理就好了,何愁发逆不除了。”咸丰皇帝说道,从案上拾起了另外个折子,递给了在自己怀里的杏贞,“这英夷也来凑热闹,说什么《南京条约》签约已经满了十二年,要换约,条文朕瞧了一眼,实在可笑,居然要大清全境开放,外国公使驻京,长江通商,鸦片贸易合法化。简直是胡闹台!”

    除了最后一条“鸦片贸易合法化”不能忍受之外,杏贞倒是觉得前面几条对着中国是极为利好的一件事,你看看后世的天朝不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就自动开放了吗,开放这是加速中国全面现代化的催化剂;此外外国公使驻京,这也是国际法的惯例,真不懂咸丰为何如此抗拒,难道是怕外国人的长相么?

    杏贞试探的说道:“这英夷的样子臣妾以前听别人说起过,说是蓝眼珠黄头发,像极了夜叉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朕也是没见过,听上海道说是这个样子,这等人进了京里头,那老百姓不是要吓坏了?况且,天朝上国,大清首都,怎么能让洋人惊扰。”咸丰皇帝恨恨地说道。

    杏贞无语,这明明是小事儿,不过还是开口劝咸丰,“皇上,虽然英夷无礼,可咱们也不能失了泱泱大国的气度,总是要以礼相待,”——怎么听着自己说的这个“泱泱大国”词真别扭。“何况如今也不宜和洋人闹翻——皇上你瞧着南边的逆贼就知道了,平定了南边的逆贼,咱们练出了新军,再和英夷掰掰腕子!”

    咸丰皇帝点点头,“兰儿你说的极是,那朕就让叶名琛去和英夷们打太极,能拖上几年就是几年。”叶名琛时任两广总督兼五口通商大臣。

    叶名琛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杏贞在心里悄悄嘀咕着,应该不是记忆中什么杰出的晚清名臣,且看看他的表现吧,“皇上英明。”

    “还是朕的兰儿能帮衬着朕啊,嘻嘻”皇帝喜笑颜开,抛开烦心的政事,说起了六宫里头的事儿,“大阿哥眼下怎么样?”

    “大阿哥每次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养的白白胖胖的,乳娘很尽心的照顾着,现在每天都大一圈。”杏贞说起了自己的儿子,分外高兴,未来的同治皇帝不管智商如何,这娘胎里头养成的好身板,总不会再出现未来20岁不到就因病逝世的地步了。

    “那就好,丽嫔的大格格也是健壮的很,这宫里头的孩子多难养成,你也小心点照顾。”皇帝高兴了起来,又叮嘱着杏贞起来。

    “臣妾知道,因怕是阿哥所的嬷嬷们不尽心,所以丽嫔也是自个带着大格格,臣妾这边也是日夜自己带着,夜里头啼哭,就连忙披衣服起来瞧的,又要料理宫里头的琐事,这样臣妾就难以伺候皇上了,皇上若是宫里头的姐妹觉得少,不如提早选秀?”

    “罢了,如今国家多事,选秀就怕外头的都老爷们又要嚼舌头了。”

    “那看中那个宫女,直接叫侍寝就得了,若是觉得尚好,这宫里头姐妹不多,宫室也多空着,添些人不防事。如今的椿常在伺候皇上可还可心?”杏贞循循善诱。

    “哈哈,尚好尚好,兰儿你就是极好。”咸丰皇帝笑着说道,这皇后自己选的真是满意极了,大方不吃醋,还能帮着给外朝的事儿出主意,自己又不爱揽权,又诞下嫡子,方方面面都打点周到,自己丝毫不用为这六宫里头的事儿担心。

    杏贞起身,行礼,“臣妾这就告退了,估摸着大阿哥也起来了。”

    皇帝还想着叫皇后留下侍寝,闻到杏贞要照顾大阿哥,便没有说话,点了点头,“那你跪安吧,明个儿朕得空来瞧你和大阿哥。”

    “是,臣妾告退。”杏贞行礼如仪,转身离开了养心殿。

    皇帝闭目养了会神,杨庆喜识趣地上来,“皇上,敬事房的太监在外头候着了,预备着翻牌子呢。”

    “不必翻了,就让椿常在来养心殿伴驾。”

    “喳。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