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宗亲众人(一)
    二月十四日是康慈皇太后四十三岁的千秋节,内外命妇分批至慈宁宫请安贺寿,咸丰皇帝又下旨,在重华宫东侧的漱芳斋摆一场家宴,命自己的几个兄弟带着福晋进宫陪着皇太后共效天伦之乐,为了此事的布置,杏贞虽然没有操劳什么,但是也被日日来回话儿的内务府烦的要死,只好拉上贞妃一起受罪。

    到了当日,北京城内外的寺庙道观齐齐敲钟为皇太后祈福,咸丰皇帝朱笔赦免了几个算不上什么大罪的囚犯,东直门外头内务府摆起了粥摊,施舍穷人。

    下午四五点钟左右,天色隐隐有些灰暗,小夏子和小朱子点起了宫灯,储秀宫里头,杏贞梳妆完毕,穿了一件石青缎绣五彩云五爪金龙八团树褂,套上花盆底鞋,问着刚刚进内室的唐五福,“皇上那边出来了吗?”

    “皇上除了养心殿,到慈宁宫了。”

    “诸王都到了吗?”

    “漱芳斋那头传来消息,眼下除了七爷还没到,别的王爷都尽到了。”宫里称呼各位皇帝的兄弟都是按照外头家常的称呼,恭亲王称呼为六爷,而唐五福口中的七爷正是咸丰皇帝的七弟,同治皇帝的七叔,光绪皇帝的亲身父亲,溥仪的祖父——爱新觉罗奕譞。

    “那咱们先去漱芳斋,如今我还竟然不怎么认识诸位王爷,现在也是一家子了,多去熟络总没什么错处。”

    “是。”

    储秀宫后头一射之地就是漱芳斋,杏贞缓步走到了千秋亭前头,后头就急急走来了一群人,杏贞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只见一个十四五岁,脸蛋容长,身材高挑,细长眼睛,轮廓长的和皇帝有几分相似,看着服饰挂坠是王爷该带了,杏贞知道是皇帝的某一个兄弟到了,想到刚刚杨五福说醇郡王还没到,便对站着不动的少年贵族开口笑道:“这是七爷吧?”

    “臣弟给皇后娘娘请安,臣弟匆匆来迟,请娘娘恕罪。”醇郡王奕譞干净利落地打了个千,心下惴惴不安,这首次合宫家宴就晚到了,不知道这位皇后嫂子会不会怪罪。

    “七爷并没有迟到,皇上现在在慈宁宫陪着皇太后,御驾还没有出慈宁宫,横竖是家宴,七爷何必拘礼。”

    “是。”奕譞站了起来。

    “七爷就和本宫一同前往漱芳斋吧。”

    “不敢,请娘娘先行。”杏贞笑了一下,走在前头,奕譞在后头跟着,杏贞转了一下眼珠子,便开口问道:“七爷今年几岁了?”

    “臣弟今年十五了。”

    “哦,十五了,那岂不是可以说亲了?和我说说,有没有什么中意的女孩子?”杏贞转过头恰好看见表情有些羞涩的奕譞。

    奕譞笑着说道:“臣弟如今还小呢,也没怎么看到八旗里头的女子”

    “那什么时候自己看中了哪家小姐,过来和本宫说,这夫妻呀,若是两情相悦,自然是最好的,比盲婚哑嫁的指婚强多了。”

    “娘娘恩德。”

    “若是有空,也多进宫来我的储秀宫逛逛,我这里没什么吃的,不过这好茶还是有几杯的。今日晚宴之后,你得空也去瞧瞧皇太妃,多日不见,你额娘上次还和我说,怪想你的。”庄顺皇贵妃乌雅氏是奕譞的生母,现在居住在寿康宫。

    “是。”奕譞温顺地回答,杏贞又问了些他平时爱做的事儿,聊了一会之后就到了漱芳斋,几个走入后殿,只见穿金戴银的若干人三三两两地站着闲谈,伺候在殿门的太监眼尖,看到杏贞的衣角,便连忙开口呼喝:“皇后娘娘驾到!”

    殿内的众人纷纷行礼,杏贞瞧见了被簇拥在人群之中,低头行礼却还是英气勃勃的恭亲王奕䜣,身边的旗装女子估计就是他的嫡福晋了,杏贞开口笑道:“自家亲戚何须多礼,大家快快起来。”恭亲王瞧了皇后一眼,就站直了身子,“大家快入座等着,皇太后和皇上过一会子就到了,七爷,帮着本宫介绍一番吧。”杏贞走进庭中,奕譞在边上一一介绍,一个胖大笑眯眯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是敦郡王爱新觉罗奕誴,他是道光帝五子,过继给惇恪亲王绵恺,为惇郡王,母祥妃钮祜禄氏。生于道光十一年辛卯六月十五日辰时,仅比咸丰帝奕詝晚出生六天,身边的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子就是他的福晋。

    奕譞正在介绍奕䜣,“这是臣弟的六哥,恭亲王。”杏贞装作第一次见面,笑着福了一福,“六爷有礼了。”

    奕䜣连忙还礼,“不敢,臣弟拜见皇后娘娘。”这是论辈分的称呼,实际上奕䜣比慈禧还要大两岁,如今正是二十二岁的光景。

    “六爷,您的福晋呢?往日都是外命妇一同朝见,本宫眼拙,这莺莺燕燕看的眼花,都分不清那个是哪个了,今日可要好好见一面。”

    “臣妾瓜尔佳氏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一个满头珠翠的年轻妇人从恭亲王的身后应声而出,婷婷拜倒。

    杏贞亲手扶起了瓜尔佳氏,含笑说道:“六福晋何须多礼,咱们可是妯娌,不必如此见外了。”温婉的瓜尔佳氏连忙应是,恭亲王见到两个女人谈得正欢,刚想说什么,外头就传来了杨庆喜的声音。

    “皇太后驾到!皇上驾到!”

    众人齐齐对着殿门口行礼,请安问好。门口传来的皇帝清朗的声音:“起来吧,今日是家宴,大家就不必多礼了。”皇帝穿着一袭紫色袍服,皇太后穿了一件银灰色绣紫云兰花的旗装,皇帝搀着皇太后的胳膊,另外一边是德龄搀扶着,虽然是皇帝开口说今日无需多礼,可众人还在站在自己的位置后头,等皇太后皇帝安席之后,再大礼参拜,祝皇太后千秋万福万寿。

    皇太后今天的气色特别的好,发髻上的金丝累珠凤钗在殿内明晃晃的烛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康慈皇太后点了点头,连声说好,对着自己边上的咸丰皇帝说道:“如今这一家子团团圆圆的,老婆子呀心里真是欢喜极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