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二、宗亲众人(二)
    “额娘喜欢就好,还是皇后说素日里都没见过朕的兄弟几个,是额娘的千秋,不妨如外头的人一般,就一家子团团圆圆乐呵乐呵,如今看着额娘高兴,皇后自然有功了。对了,老六,”皇帝转过头招呼恭亲王,奕䜣束手听命,“今个是额娘的好日子,你要多喝几杯。”

    “是,皇兄有命,臣弟无不奉从。”原本瞧着杏贞的奕䜣连忙应是。

    “既然人都齐了,那就开戏吧。”丝竹声悠扬,生旦净末丑轮番出场,皇帝兴致极好,连素日嫌弃吵闹皇太后也笑眯眯地瞧着戏台里头上演的悲欢离合。

    咸丰皇帝先率着几个兄弟敬皇太后一杯,祝皇太后圣寿无疆,随后大家就松快开,各自喝酒,敦郡王连连举杯敬酒,敬皇帝皇太后,皇帝是来者不拒,杯到酒干,敦郡王兴致勃勃,连忙灌了几个还未指婚的弟弟们几杯,这厢又和恭亲王对上了,连干了三杯,敦郡王福晋怎么拉都拉不住,咸丰皇帝看到敦郡王找到了恭亲王拼酒,连连叫好,杏贞看着场内热火朝天,招手叫过小安子,叫他去吩咐御膳房,先预备好醒酒汤。

    敦郡王和奕䜣喝了酒,转到杏贞的席前,拿起酒杯弯了下腰,笑嘻嘻地说道:“皇后嫂子,老五这里也厚着脸皮敬您一杯。”

    杏贞举起酒杯,站了起来,笑道:“五爷客气了,本宫先干为敬。”左手按着酒杯,一杯饮尽了。

    敦郡王又转过头,朝着杏贞左边的咸丰皇帝举起酒杯,“还未祝贺皇兄喜得贵子!”咸丰皇帝笑着点点头,也举起酒杯和自己的五弟喝完了一杯。

    外头正演着《满床芴》,郭子仪的七子八婿轮番上场,殿内一团和气,春意融融,咸丰挥手叫了下奕䜣:“老六,你来和朕一起敬额娘一杯,额娘想着当年含辛茹苦抚养咱们两个长大,着实不易,如今朕有了大阿哥和大格格,你也有了个女儿,来,咱们同敬额娘一杯。”恭亲王连忙站起来,答了“是”,便举起酒杯,和咸丰皇帝一同朝着自己的亲额娘,如今的康慈皇太后祝寿。

    皇太后含笑饮尽了杯中的女儿红,瞧着两个多年抚养长大的儿子,不禁动容红了眼,“好好好,如今你们兄友弟恭,哀家也放心了,皇帝,”皇太后瞧着把臂膀搂在恭亲王肩膀的咸丰皇帝,“老六他性子倔,日后他要是犯浑,有什么冲撞皇帝的地方,皇帝你可要多宽容他些。”

    咸丰皇帝脸色的笑容依旧,但却变得有些僵硬了,咸丰皇帝不留痕迹地把手臂放了下来,喝了杯中酒,对着充满期待瞧着自己的皇太后说道:“额娘说笑了,朕与六弟虽不是一母同胞,但从小一块长大,早就是亲的不能再亲的兄弟了,朕和六弟不会如此的,额娘多虑了。”

    恭亲王只是喝了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卑不亢地站在地上等着皇帝的话语说完,便点了点头,径直回到了位置上,转眼间似乎被酒呛到了一下子,脸色泛出了不正常的潮红,片刻之间又平复了下来。

    殿内的气氛有些停滞了,连粗枝大叶的敦郡王都觉得有些不对,本来在和道光帝八子孚郡王奕詥九子钟郡王奕譓拼酒的他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狐疑地问了杏贞:“皇后嫂子,这是怎么了?”

    “太后的意思让本宫敬大家一杯,本是亲眷,但确是第一次见面,本宫倒是要好好陪各位王爷福晋喝上几杯。”杏贞端起了酒杯,对着敦郡王遥遥敬酒一杯,敦郡王喜不自胜,连着福晋一起站了起来弯了下腰,喝了杯中的屠苏酒。

    皇太后脸上有些讪讪的,知道自己说的话过于感性了,强撑着酒过半巡,便起身准备回宫歇息,皇帝刚才和兄弟们喝了不少酒,想起来奉着皇太后回慈宁宫,站了起来,酒意上涌,忍不住身子摇晃了一下,身边的如意连忙搀住了皇帝,皇帝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妨,杏贞见状关切的说道:“皇上请用了酸笋鲫鱼醒酒汤再安置吧,臣妾送太后娘娘回慈宁宫就好。”

    “也罢,”咸丰皇帝顺势坐了下来,“皇后你送额娘回宫吧,朕有些醉了,在这里醒了酒再回宫。”

    “额娘,儿子明个早上,再来请安。”

    “皇帝若是朝政繁忙,也无需每日来老婆子这里晨昏定省,六宫之中,有皇后陪着哀家,哀家也过的挺好。”皇太后站了起来,瞧了一眼端坐在位子上丝毫不动的恭亲王,又看了看咸丰皇帝,“皇帝明个还要早朝,且早些休息吧。”

    “是,儿子知道了,额娘慢走。”

    杏贞扶着皇太后上了轿撵,只觉得皇太后搭着自己手比她的护甲还要冰冷,杏贞一哆嗦,知道皇太后担心什么,开口笑道:“听说皇额娘的宫里头,那岁寒三友的茶极好,儿臣一直没有尝过,趁着今日旁的姐妹不在,皇额娘何不体恤儿臣,赏儿臣喝一杯如何?”

    皇太后就着夜色瞧了皇后叶赫那拉氏一眼,点了点头,“你既然有心,那哀家自然也不会吝啬这区区的几杯茶,德龄,把皇后扶上轿撵,咱们一起回慈宁宫去。”

    “喳。”

    到了慈宁宫,两人落了轿撵,杏贞带着安茜上前扶住皇太后,皇太后缓步走进了内殿,神色落寞的坐在炕上,不顾杏贞在一边,呆呆地除了会神,完全没有寿诞的喜庆劲儿,杏贞等小宫女上了茶,摆了摆手,让安茜等人退下,亲自把茶奉给了皇太后,皇太后这才回过神来,点头说道:“这些小事让奴才做就好了,你是皇后,六宫之主,怎么能做这等小事。”

    “这是儿臣的孝心,别人比不来的。”

    “嘿嘿,孝心,”皇太后若有所思,“皇后,你觉得哀家今个说的话是不是有些唐突了?倒是惹得皇帝有些不高兴了。”

    “皇上不会不高兴的,这母亲吩咐长子照顾幼弟,实乃天经地义的事儿,皇上以仁孝治天下,这个是理所应当的事儿。”杏贞怎么可能说出咸丰的真实想法,只能这么宽慰着皇太后。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