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趁火打劫(一)
    杏贞还是自己亲自去了丽嫔的永和宫,不仅是要商议事情,更要去看看大格格,大格格虽然还是抱在手里,眉眼间很明显的继承了丽嫔美艳的基因,小小年纪就是雪肤黑眸,六宫上下无人不喜欢,连皇上有了大阿哥,还是不减对大格格的喜爱,前几天已经和杏贞提起过,丽嫔女儿养的好,要晋她的位份,杏贞自然无不应允,今天快去把这个事儿和丽嫔说了,让自己也被感激一会子,顺便把别的事儿给办下。

    在永和宫门前缓缓下了轿辇,丽嫔已经是候在外头的宫巷了,丽嫔屈膝行礼,就被杏贞扶了起来,杏贞笑道:“丽嫔妹妹别多礼了,今个本宫来瞧瞧你和大格格,随便有些事和你商量一会子。”

    丽嫔有些惶恐,最近这些日子都是自己侍寝的多,虽然暗自得意自己的得宠,却又不能不防着皇后小题大做,趁着别的事儿发作自己,想了一会,边一路迎着杏贞一行人进了永和宫,边开口说道:“皇后娘娘有什么事儿,打发人来叫臣妾去储秀宫就得了,臣妾自然会来听皇后娘娘的懿旨。”

    “嗨,不用如此拘谨,”杏贞瞧着娇俏的丽嫔,笑眯眯地说道,“本宫也要来瞧瞧大格格,如今大格格也大了,本宫也很该多尽一尽皇额娘的心意。”瞧着丽嫔的脸色大变,杏贞恍然大悟,“瞧你的紧张样,放心,本宫已经和皇上请了旨意,让你自己养着大格格,若是你再有了身孕,那再把大格格带到阿哥所去,本宫有着大阿哥更是不会来抢你的大格格了。”

    丽嫔讪讪的赔笑了一会,到了正殿,两个人还没用茶,杏贞和丽嫔就进了暖阁里头,瞧着雪团一般的大格格还在深深熟睡,便又轻手轻脚地出了暖阁,转到后殿的游廊处奉茶,游廊边上的几丛荼蘼开的极好,丽嫔亲手奉上了一个鸳鸯五彩盖碗,“皇后娘娘且尝尝臣妾的这紫笋茶,是臣妾的阿玛在外头好不容易淘换来的。”

    杏贞喝了口茶,点了点头,不置可否,难得丽嫔说起了她的父亲,杏贞就接了丽嫔的话头,开口问道:“上次似乎听到你阿玛是在户部当差?”

    “正是呢,原本是在户部当着主事的官儿,旧年里,因是阿玛他当差勤勉,又恰好臣妾诞下大阿哥,皇上开恩,拔了他去礼部,眼下当着员外郎呢。”丽嫔无不得意地说道。

    哦,员外郎,那是从五品的官儿了,大小是个后世部委的副司长,还是爬的相当快的,若不是自己的父亲封了承恩公的爵位,又是光禄寺卿(从三品),这会子的道台,还不如礼部的员外郎金贵呢,要知道,无论在哪朝哪代,什么时候都是京官最贵。

    丽嫔边说着话,边叫春儿。

    春儿捧上一个朱漆描金万福如意盘子,垫着青紫色缎面,内中放着二十来个颜色大小各不同的肚兜,有玉堂富贵福寿三多瑞鹊衔花鸳鸯莲鹭锦上添花群仙贺寿,还坠着攒心梅花,蝉通天意双色连环柳叶合心的串珠络子,簇在一堆花团锦簇,甚是好看。

    杏贞被精细的肚兜震惊了,自己儿子的肚兜都是安茜和帆儿做的,可是远远没有这里头的肚兜精巧,捡起了一个玉棠富贵的方胜杏黄色肚兜,惊奇地问道:“这是丽嫔妹妹你宫里头谁做的?如此精巧,本宫倒是第一次见。”

    丽嫔得意地一笑,“这是臣妾自己亲手做的,横竖平日里无事,权当是打发时间,臣妾的大格格用了几个,这几个是臣妾特意做给大阿哥的,娘娘要是嫌弃臣妾的手艺粗糙,那臣妾就不敢说了。”

    杏贞放下了肚兜,笑道:“这还是粗糙啊,我的针线活是一点都不敢露出来,生怕遗笑你这大方之家了,我瞧着,这六宫里头谁都比不上你丽嫔妹妹的手艺,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帆儿把这些肚兜拿着回宫给大阿哥用。妹妹手艺好,人漂亮,如今这大格格又是如此的白雪可爱,怪不得皇上要准备晋封妹妹你为妃位了。”

    丽嫔他他拉氏惊喜过望,却又不敢在面上露出来,只能死死地按捺住心情,连忙跪下,恭敬地朝着杏贞表示自己的耿耿忠心:“没有皇后娘娘的栽培,臣妾不敢奢望妃位。”

    杏贞淡然笑了一下,扶起了丽嫔,“什么是我的栽培,是妹妹你自己的福分,别人羡慕不来的,前些日子皇上和本宫说了此事,本宫自然是千万个肯,如今这妃位上只有贞妃妹妹一人,贵妃皇贵妃更是少了,你到了妃位,这**里头的姐妹们也有了盼头,快起来吧。”恩,丽嫔的手还是如此的软滑柔腻。

    丽嫔温顺地就着杏贞的手起了身子,依然坐在杏贞的斜对面,还只坐了半个凳子,听着皇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这宫里头最近些日子只有你的喜事儿,这外头,可是有件大事儿要找人去办,要是办得好了,自然是马上加官,办得不好,可是要丢了差事,本宫想让你阿玛去试试,你瞧着,你阿玛有没有这个为皇上分忧的忠心?”

    丽嫔有些狐疑地抬起头,眸中的碧色隐隐,秋波横流,“皇后娘娘,您说的是?”

    “也许要些日子出外差,也有可能要受冻呢。”

    过了半个时辰,杏贞就着帆儿的手出了永和宫,丽嫔在后头神色复杂地跟着,杏贞上了轿辇,转过头笑着对眼前这个艳冠六宫的年轻女子说道:“好了,别送了,本宫说的事儿,你好好和你阿玛说说看,若是不行,也该和本宫说,本宫好找别人——横竖本宫的父亲如今也是领着闲差,若不是旧年在南边受的箭伤没好全,这个差事本宫就让他去办得了,且回吧。”

    “是,”丽嫔俯身恭送皇后娘娘离开,瞧着杏贞一行人远去的背影呆呆出神,神色在不停的变幻,春儿扶起了丽嫔,说道:“娘娘,您看这事儿?”

    “我倒是觉得挺好,不知道阿玛怎么个意思,罢了,明个你出宫去和阿玛说会子这事儿吧,皇后娘娘的主意极好,也是为了本宫着想,可也要阿玛肯接这个差事。”

    “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