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三、趁火打劫(二)
    永和宫在东六宫,离着储秀宫还有些路,一行人无声地在宫巷里头走着,边上一些洒扫的太监见到皇后娘娘的凤驾来至,连忙起身面朝着宫墙,背对着皇后以示尊敬。

    “娘娘,”安茜不由得发出了疑问,“这事儿虽然辛苦些,但若是成了,可是大功一件,功劳可比得上康熙朝的索额图了,为何娘娘要将这个事儿托付给丽嫔的母家?交给承恩公爷岂不是更好?”

    杏贞在轿撵上瞧着远处天际上的几只风筝出神,听到安茜的发问,这才回过神来,开口说道:“也不必每件事儿都要自己家锦上添花,留些给别人做,人家会感激你,本宫以后在外朝也总有些说上话的人儿。”内外朝相互援引,才是**女子安身立命的不二法门,如今虽然在李鸿章曾国藩僧王等人处结交了些许人,可这些人都是偏向于军队方面的,这前朝政事上的人,真是两眼一抓瞎。“丽嫔的父亲若是堪用,我就是送上这个一个大礼也无妨,他日后自然会对着本宫有着感激之心,有些话我不方便说,消息传出去,说不定别人上个折子,这话就自自然然地说了,有些人也不会起疑心。”

    “是,娘娘,您说的极是。”

    “罢了,你回去把丽嫔给的肚兜细细地检查一遍,先拿到小厨房去用蒸笼蒸些时间,再放太阳底下晒一晒杀杀菌,咱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年头的传染病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我晓得了。”

    杏贞回了储秀宫,就听到唐五福的禀告,说是贞妃娘娘已经在和乳母一起抱着大阿哥玩,杏贞先洗了手,再去暖阁之内瞧自己的儿子,只见贞妃穿着姚黄牡丹凤蝶飞舞的旗装,头上用着红宝,加之翡翠,边上挂着一个米珠的流苏,虽然低调不喜奢华,到底是没失却了在妃位该有的气度,贞妃拿着一个拨浪鼓在逗着大阿哥载淳,大阿哥这时候已然比刚出生的时候大了一大圈,乌溜溜地大眼睛瞪着那个拨浪鼓绕来绕去,冷不丁地就咧嘴笑了起来。杏贞瞧着贞妃和大阿哥在互动,就抿着嘴笑着不说话,还是贞妃抬起头瞧见皇后站在暖阁外头笑着看自己,这才连忙把手里的大阿哥交给乳母,放下了拨浪鼓,整理了下衣服,扬起手给皇后请了个安,杏贞进了暖阁,扶起了贞妃,这才笑道:“日常见面就无需多礼了,这事儿我也说过多次,怎么,妹妹今日有空来我的储秀宫?”

    “一是来拜见娘娘,二是来瞧瞧大阿哥,有些日子没见,倒是有些怪想的,还望皇后娘娘别怪罪。”贞妃又恋恋不舍地瞧了一眼大阿哥,杏贞笑了笑,扶着贞妃上了炕,两人左昭右穆地坐下,宫女奉茶了上来,杏贞才说道:“这有什么,我呀,日常就瞎忙活,平时难得亲自照顾到大阿哥,妹妹你若是得空,那就多来储秀宫,照顾照顾大阿哥,本宫就多谢你了。”

    贞妃大喜过望,看贞妃的样子是的确真喜欢大阿哥,连忙起身行了大礼,“皇后娘娘若是不嫌弃臣妾驽钝,臣妾很是愿意在储秀宫照顾大阿哥!”

    “都说了不必多礼,快起来吧。”杏贞让贞妃赶紧起来,“说到底,妹妹你还是自己生养一个最好,那就日日能见到了。”

    贞妃怅然地低下了头,宛如一朵带露的百合花,声音凄婉,“臣妾陪伴皇上最久,却一直未有身孕,这么多年都熬了下来,如今也终于想通了,看来是臣妾福薄,于子女上头缘分太浅了,如今这些也都不多想了。”

    杏贞拍了拍贞妃的手,以示安慰,“那就罢了,这事儿还是随缘的好,强求不来的,如今你帮着本宫料理这**之事,日后若是再帮着本宫照顾大阿哥,恐怕你这日夜都没空闲了。”

    “哪里来的话,臣妾是真心瞧着大阿哥欢喜,所以这才厚着脸皮来储秀宫呢,没想到娘娘仁慈大度,让着臣妾能帮着照顾大阿哥,臣妾真是感激万分呢。”

    “妹妹说笑了。”两人又商议了些六宫的琐事,杏贞把咸丰皇帝准备册封丽嫔为妃位的事儿和贞妃说了,叫她有关册封的东西准备好,又转了话题,“你阿玛如今还在右江道的任上?”

    “咸丰三年六月的时候,臣妾的阿玛在吏部考核那里得了个卓异,转任到宁波府,如今是宁波府的同知了。”

    真是瞌睡遇见了软枕头,杏贞一下子来了兴趣,宁波是《南京条约》签订的中国开放的几个口岸之一,如今的中外交往比较频繁的地方,“那他可经常见到洋夷了?”

    “臣妾父亲来的书信里头说了,日常跟着知府都能见到洋夷的,红头发黄头发蓝眼珠和绿眼珠各种颜色的都有,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这是自然,他们是欧罗巴人种,日后你还能瞧见全身是黑色只有眼白和牙齿是白色的黑人,也就是昆仑奴呢。”杏贞毫不在意,日后洋人见多了,“本宫倒是有些事想让你父亲去做,不知道你父亲乐不乐意。”

    “臣妾的父亲自然也和臣妾一样,愿意为了娘娘肝脑涂地。”贞妃连忙表忠心。

    “无需肝脑涂地,只要用心当差就好,如今皇上在南边最看重的就是扫平逆贼的事儿,若是这事上头捞个头彩出来,想必妹妹你的阿玛说不定也像我的父亲一样,什么时候指日高升回这北京城也不是难事。”

    “娘娘若有吩咐,臣妾无不听从的。”

    “如此便好,跟着本宫,不会叫你吃了亏,你告诉你阿玛,如此如此……”

    两人说完了事儿,杏贞便叫唐五福把午膳拿了上来,宫女们安箸放碗,不多会,一行人就捧了赤地描金西番莲花纹白玉瓷的碗碟上来,一碗琵琶大虾,一碗如意狮子头,还有葱油海参,瓜酿瑶柱鸡蛋羹,血燕炖火方,清炒马兰头,一碗高丽参野鸡汤,两人说说笑笑,不一会用了午膳,安茜递上了漱口水,小太监又奉上了软和温热的毛巾,贞妃陪着皇后说了会子的闲话,又抱了抱大阿哥,瞧着皇后有些倦意了,便起身告退,让皇后休息,杏贞点了点头,“你若是得空,经常来本宫这里转转。”

    “是,臣妾告退。”贞妃行礼如仪,就着梅馨的手出了储秀宫,杏贞打了个哈欠,众人知道是皇后娘娘的固定午休时间到了,便不敢打扰,一一退出了东暖阁,乳娘也抱着大阿哥回了西暖阁安置去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