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趁火打劫(四)
    可就在这时,北方的俄罗斯国渐渐强盛起来,他们在满清刚刚兴起的时候,派了远征军,越过外兴安岭,侵占黑龙江北岸。这时清兵正忙着入关,无暇顾及,俄罗斯将领喀巴罗带了几百个俄兵,又将黑龙江北岸的雅克萨侵占了去,并且用土筑城,派兵驻守。这还不止,俄军又分路沿着黑龙江继续往下,被清都统明安达礼和沙尔呼达先后击退,只是雅克萨依然被他占据。

    康熙二十一年的时候,三藩相继削平,康熙便想将侵入境内的俄罗斯人驱逐出去,先派了副都统郎坦,以打猎为名,渡过黑龙江侦察雅克萨的地理形势。不久,郎坦回来报告说,俄军兵力不多,容易扫除。康熙于是决定驱逐俄罗斯,并先命令户部尚书伊桑阿,到宁古塔负责监造大船。又修筑了墨尔根齐齐哈尔两座城市,增添了十个驿站,以便打起仗来水陆联运军粮。接着,又派遣萨布素为黑龙江将军,筹划战备,同时让蒙古的车臣汗断绝了与俄罗斯的贸易。

    康熙二十二年,俄罗斯一名叫模里尼克的将军,率领六十多名哥萨克兵,从雅克萨城出发,到达黑龙江下游时,正好遇到清朝的巡逻船,六十多哥萨克兵全部被捉。模里尼克也被捉住,送到齐齐哈尔关了起来。

    康熙二十三年,清兵到雅克萨城劝降,俄军拒不投降。

    康熙二十四年,清都统彭春率领水陆两军北征,其中陆军大约就有一万人,并随带巨型大炮两百门,水军五千人,战舰一百余艘,从松花江进入黑龙江,黑压压地聚到雅克萨城下。俄将军托尔布津决定死守雅克萨,但其手下仅有四百多兵力。彭春命令他把土城让出来,带兵回国去。托尔布津仗着勇猛善战,不肯服从。清兵于是用大炮轰城,托尔布津开城迎战,气焰十分嚣张。一番混战之后,俄军败北,只得放弃所占土地,退到尼布楚。彭春于是命令士兵将土城捣毁,率兵凯旋。

    谁知到了第二年,托尔布津又与陆军大佐伯伊顿一起,再度到了雅克萨,并且重新筑起了土垒,驻兵守卫。彭春又带兵八千人,运了大炮四百门前去进攻。托尔布津命令伯伊顿守住土垒,自己率领部下拼命死战,他手下只有四百多人,前次伤亡了几十名,现在只剩下了三百多人,却能与八千清兵往来冲突。清兵围住这边,他们冲到那边,待围住那边,他又溜到这边。折腾一阵,彭春焦躁起来,下令让部下开炮,那托尔布津还不顾死活,竟然冲上来要夺取炮具。只听得轰的一声,托尔布津中了炮弹倒在地上,俄军这才逃回他们筑起的土垒中。

    伯伊顿的部下也只有一两百人,这些人与托尔布津手下的残兵,一起死守土垒。清兵用大炮轰击土垒,他便挖了地洞躲避炮弹,炮弹来了就藏进去,炮弹一停又钻出来,土垒一有破损,马上就修补好。

    这段时期,正好从荷兰来清朝贡的使者也在京城,自称与俄罗斯相邻,愿意充当居间调停人。康熙于是让荷兰使臣送信到俄国,信中谴责俄国无故侵略边境地区。不久得到俄国皇帝大彼得的回信,大约是说中俄文字不通而导致了冲突,现在已经了解到是因为边境上的人挑衅所致,所以将派使臣到边境划定界线,但是请求先解除雅克萨的包围。

    康熙因为俄皇彼得请求息兵,便同意议和,命令彭春暂时先撤退。于是俄国派了全权公使费耀多罗,到了外蒙古土谢图汗部境内,然后又派人到北京,请求北京派出官员进行磋商。康熙便命令内大臣索额图等前去应对。索额图出发以后,因听说土谢图正与准噶尔交战,交通不便,又折回京城,派了随从绕道出境,与俄国使臣商定以尼布楚为议和会场。于是,索额图又奉命到尼布楚,带了西洋教士张诚徐日升作为翻译,另外准备了精兵一万余人,水陆并进,直达尼布楚城外。俄国使者费耀多罗也率领一千人到了尼布楚,看到清使者的兵力阵容,脸上便有了些许惧色。第二天开始议和,两国公使及随从都聚集在一起,护卫的士兵各有两百余人,都手持武器,站立两旁。俄国使者开始提出方案,索额图全然听不懂他说什么,经过张诚翻译,才知道他是想以黑龙江南岸归清,北岸归俄。索额图说:“哪有这样的道理,现在俄国要想议和,必须以东起雅克萨西到尼布楚凡是俄国占领的黑龙江地区,一律归我才行。”

    俄使者费耀多罗,也听不懂索额图的话,张诚翻译后给他看,他看后直摇头。索额图见达不成协议,便转身回营去了。第二天又进行商议,索额图稍稍退让,有意把尼布楚作为两国分界,俄使者仍然不同意,索额图再次盛气回营。后来,经过张诚来回调停,又由索额图稍微让了一点,北边以格尔必齐河及外兴安岭为界,南边以额尔古纳河为界,俄国所有的额尔古纳河以南的堡寨,都必须全部移到该河以北去。俄国使者还是坚持不同意,后来经索额图多方交涉,据理力争,俄使才不得已接受。条约结成之后,双方制作了界标置于格尔必齐河东及额尔古纳河南,又用了满汉蒙古拉丁及俄罗斯等五种文字,这就是中俄尼布楚条约。至此中俄百多年间未有过战争,边境大致上保持和平的状态。

    杏贞闻言想了一番以前的故事,和沙俄现在的情景,略一思索,便开口笑道:“原本呢,臣妾还不知道这皇上烦的是什么,如今知道了,更是要请皇上去看戏听曲子了。”

    “皇后这是何意啊?”咸丰有些不耐烦,皇后这不是一向为国着想吗?怎么今个如此不识大体。

    杏贞瞧见咸丰恼了,别不再开玩笑,“皇上勿恼,臣妾原本是不知道这回事儿的,但是恰巧前些日子从外头听说了件事,可让皇上放宽心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