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趁火打劫(五)
    咸丰皇帝放下了揉着脑袋的手,手上的红玛瑙扳指硕大温厚,在室内暗暗地发光,皇帝来了兴趣,“自从发逆北伐之后,兰儿你就没给朕出什么主意,如今有什么妙计?且说给朕听听,若是说的好,主意在理,即刻有赏!”

    “臣妾听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俄罗斯正和法英二夷在欧洲大战呢,您说这是不是好消息?”

    1854年2月6日(中国农历年正月初九),俄国宣布与英法断交,作为英法联合舰队驶进黑海的回应。10日,英国和平代表团到达俄国作最后的外交努力并面见了沙皇。双方分歧很大,沙皇担心与英法开战,但也不愿意就此退让,尼古拉对英国特使讲:“你们不要以战争威胁我,而我可以依仗柏林和维也纳。”以此警告英法可能再次引起欧洲大战。然而奥地利普鲁士俄罗斯这神圣同盟早已貌合神离。普鲁士对1850年俄国在普奥争端中袒护奥地利早有怨言,此时更不会为巴尔干这个与自己毫无利益瓜葛的问题为俄国火中取栗。而奥地利就更加高深莫测了,尼古拉一世万万没有想到几个月之后奥地利的背叛。

    1854年2月23日,第一批英国陆军上船前往土耳其。1854年2月27日,英法向俄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俄国在4月30日之前撤离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沙皇置之不理。3月12日,英法与土耳其结成同盟。3月19日,法国陆军也登船前往土耳其。一天后,俄军渡过多瑙河。法国于3月27日,英国于3月28日相继对俄国宣战。当时的三大列强一齐登场,克里米亚战争规模扩大了。

    皇帝命如意拿过了地图,细细地瞧了瞧黑海克里米亚的地方,离着中国十万八千里,皇帝略一思索,便连连点头。

    “此事若是属实,那朕命黑龙江将军直接上库页岛将那些俄罗斯的兵丁赶走便是,想那沙皇也没什么精力能举全国之力来找大清的麻烦,哈哈哈。”咸丰皇帝瞧着杏贞越发开心,“皇后这个消息可真是及时,不知是何处得来的?”

    “臣妾的父亲从外头听来,告诉臣妾的,说是在宁波经商的英法商人说的,说英法两国皇帝已然下了命令,准备和俄罗斯开战,不许两人之人进入俄罗斯境内。”

    “唔,这个消息真是及时雨,不然朕还担心这国内的局势,不敢大动干戈地去找俄罗斯的麻烦了!”

    “此外,英法两国要全力对付这俄罗斯,皇上,您说,英夷他最近哪里还有空来找咱们的麻烦,说什么换约之事呢?”

    根据中法《黄埔条约》中美《望厦条约》的规定,条约签订12年之后可以在一些细节问题上稍加修改。英国援引“一体均沾”的规定,也认为自己有修约的权利,而1854年《南京条约》到了咸丰四年也就是1964年已经是满11年了,于是,英国就联合法美两国向清政府提出修约的要求。

    “正是,不仅是俄罗斯无法东顾,这英法两国亦是忙着和俄罗斯开战,也是顾及不到这边。”咸丰皇帝比了比克里米亚和库页岛的距离,兴奋地拍了拍桌子,“那且叫黑龙江将军前去驱赶就极好。”又拿眼瞧着皇后,“兰儿,你觉得如何。”

    “这是极好的主意,不过这蛮夷虽然是蛮夷,可嘴里标榜地还是自诩文明之国,如今虽然咱们就凭着黑龙江一地的士兵就能赶走那些俄罗斯总督派在库页岛的沙俄士兵,不过为防着事后俄罗斯西边的战事一了,反过来来寻咱们的不是,这外交的事务上也该找个得力敢于任事的臣子前往黑龙江,或者是去俄罗斯的西伯利亚总督处交涉,不仅要驱逐出去,还要用文本的形式定好日后咱们和俄罗斯两国边境的规矩!俄罗斯若是还敢蛮横无理,咱们就告诉他,连同英法两夷东西两头一起朝着俄罗斯宣战!他们在克里米亚,咱们在西伯利亚,两向夹击!如今咱们若是能给俄罗斯找些不痛快,想必英法两夷自然对咱们宽待些,这换约的事儿,也能拖上些日子,皇上心里也自然少些烦恼。”若是不趁着沙俄眼下和资本主义第一号第二号强国开战,无力经略西伯利亚的时机,不好好地从北极熊身上咬下几块肉来,那岂不是白白重生了这一回?

    “极是,兰儿你的主意极是,这计策岂不是趁火打劫?哈哈哈,虽然阴险了些,但是能顺顺当当地收回库页岛,朕又何妨做一回小人。”咸丰高兴极了,连杨庆喜送进来的“岚山晓翠”茶已经有些凉了,都一口饮尽,毫不在意。

    杏贞觉得皇帝倒是有些固步自封了,思维还不够宽阔,便再开口说道:“皇上,您就想着这原本是咱们的库页岛呀?古人云得陇望蜀,又说得寸进尺,皇上何不把眼界放宽松些,”杏贞指了指外兴安岭南边一点点,乌第河边上的一块空地,那里正是《尼布楚条约》待议的一小块地方!

    咸丰皇帝瞧着那里喘粗气,杏贞瞧着皇帝的神色,得意地继续循循善诱,“这块地方可是圣祖爷都没定下的两国边界,若是皇上不费吹灰之力,择一亲贵大臣,再派敢于任事能言善道使节前去俄罗斯,据理力争,再压制以势,说不定,皇上就能做出这堪和圣祖比肩的功绩来!”

    皇帝握住了拳头,下了决心,“兰儿你说的极是,朕马上派人去俄罗斯,另外也令叶明堔即刻照会英法两国,想必他们也会对着朕的旨意感恩戴德吧。”又是极为欢欣地瞧着杏贞连连点头,“果然是朕的女中诸葛,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庆喜,去内库,把昨个新疆将军进献的羊脂白玉头面赏给皇后,真亏了你这玲珑心思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