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趁火打劫(六)
    “皇上何须谢臣妾,臣妾是皇上一手提拔上来的,这才厚颜坐了皇后的宝座,如何不能为了皇上分忧解难?臣妾只是让皇上少操心罢了,幸好以前在外头的时候这些事儿听得也多,帮着皇上出了些主意,还好没走大褶子。”杏贞谦虚地说道。

    咸丰皇帝宠溺地点了点杏贞的鼻头,“那还是朕慧眼识英咯?”

    “这是自然,好了,皇上,臣妾帮着您出了个主意,眼下就不烦心了吧?”杏贞眨了眨眼睛,“升平署的戏已经备下了,皇上若再不去,那里的八仙可都要跪瘸了腿了!”

    “好好好,朕和你去便是,兰儿,你这日夜要操心**的事儿,又要帮着朕出主意,实在是难为你了。”咸丰皇帝拉着杏贞的手,两人缓步走出了养心殿。

    “吓,**能有什么事儿,横竖也没什么大事儿,偷懒就叫着贞妃妹妹和姐妹们一起料理着罢了,臣妾只照顾着大阿哥,平时空的很,正好多来纠缠纠缠皇上呢。”

    “哈哈,兰儿啊兰儿,你总是这么爱开玩笑。”

    自明太祖朱元璋废除丞相之后,明清两代都是皇帝亲理政务。虽说天子圣明万能,但一个人毕竟忙不过来,在实际操作中逐渐形成了辅佐班子。这在明代为内阁,到了清代,除沿袭内阁外,康熙时出现了南书房,雍正时又设置军机处。从性质上讲,明代内阁清代军机处都是皇帝的秘书班子,工作任务是为皇帝拟旨。明代的内阁大学士清代的军机大臣,也都是差而不是官,由皇帝钦定,不必循官场之例迁转。但两者之间最大区别在于,明代各地各衙门的报告先交内阁,由内阁对此提出处理意见,谓“票拟”,再交皇帝审阅,批准后作为谕旨下达。皇帝若懒得动笔,可由司礼秉笔太监代劳。这就出现一条缝隙,政务可以由内阁司笔太监转化为谕旨。清代不同了,沿袭明代的题本制度(同样交内阁票拟),到了勤政的雍正帝手中,大多变为奏折。奏折由具有奏事权的官员亲封,由皇帝亲拆,皇帝批阅后下发军机处,由军机大臣根据皇帝的朱批或面谕拟旨,再经皇帝批准后下发。在这种体制下,皇帝若不及时发下奏章,政务中枢即梗塞。至于皇帝批阅奏章专用的朱笔,太监谁也动不得,那可是杀头的罪名。以一个人的精力和智慧,每天要阅读研究几万字的奏折,立即形成对策下发,还须召见京内外大臣,这确实超出了平常人的极限,近乎于对神的要求。当时人谓天子日理万机宵衣旰食,有时也不全是阿谀之辞。清代皇帝的享受是人间之最,清代皇帝的工作量也是人间之最。

    若不是南边胜了几场大战,如今的咸丰皇帝早已就怠政了,靠着僧王和皇后几人带来的在军事上的胜利,皇帝全靠着这些胜利才支撑到了现在,因是有望不动兵戈地收回库页岛,若是心眼更大些,还能把尼布楚条约中两国未定之归属的一块地带纳入其中,正如皇后所说的,这可是直追圣祖的功绩!咸丰皇帝心头火热的先召见了几个军机的大臣,有些个迂腐的老儒连连劝诫,说什么“天朝上国,不宜用此阴谋诡计”“蛮夷不识礼数,待其顿悟,自然会羞惭退去”这些就连皇帝都听了绝对是不可思议不可能发生的事儿。

    皇帝皱了眉头,恭亲王虽然对着军机的老头子们的陈腐之言不以为然,但是对着皇帝的主意也不甚看好,躬身对着皇帝说道:“皇上,奴才以为,这主意虽然尚可,可咱们对着俄罗斯和英法两夷在西边的克里米亚战况尚不清楚,熟悉俄罗斯政事的人眼下也一时半会找不到,若克里米亚只是小小的区部之战,不是倾俄罗斯全国之力的大战,咱们一头和他们碰了上去,恐怕这金陵的发逆,就要趁着咱们南北一起开战的时候儿得意了去了。”

    “老六你这话担心的极是,不过既然有如此好的机会在此,不做些什么朕心实在是不甘,罢了,朕再想想,你们跪安吧。”咸丰皇帝长吁了一口气,挥手叫军机的人退下了,恭亲王领着一班军机大臣跪下叩首便无声退下,只留下皇帝一人在养心殿的东暖阁里头沉思不语,想了一会,还是觉得此事正如奕䜣所说的,虽然堪做,但是前景尚不明确。

    还是叫皇后过来再议一议的好,皇帝下定了主意,开口正欲唤伺候在暖阁外头的太监,宣召皇后,就在此时,穿着首领太监的暗红色绸布服饰的杨庆喜掀开布帘子,进来和皇帝禀告:“皇上,户部尚书肃顺大人递了牌子,想求见皇上。”

    “宣。”皇帝转了主意,也想听听这肱股干臣对于此事的意见,便坐在御案之后,瞧着肃顺跪下请了安,便让肃顺起来,赐了座,让肃顺坐下,并问:“前些日子你上书说已经铸了大钱,如今这钱母可得了吗?”

    “回皇上,已然得了,”肃顺从马蹄袖子里头摸出了一个绸布袋子,递给了杨庆喜,杨庆喜呈给了皇帝,皇帝把袋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一个阳面写着咸丰通宝,阴面写着“五十”以及两个满文字,制作精巧,成色也极好,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户部做的不错,你什么时候再上个折子,朕就下旨,将大钱发了下去,通谕全国。”肃顺连忙起身答了是。

    皇帝又将自己想预备找人出使俄罗斯,名正言顺拿回库页岛的事儿和肃顺说了,肃顺想了想,便回皇帝说道:“皇上,奴才以为,这个主意极好!趁着俄罗斯自顾不暇,咱们拿回库页岛是名正言顺的事儿,若是能将两国未定的国界也定了下来,尼布楚条约的些许地方,让了出去也无妨,只要是定下国界,日后俄罗斯若是敢反悔,这道义上就第一个站不住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