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三、趁火打劫(七)
    “还是你雨亭深得朕心,和朕就想到一块儿去了。”咸丰皇帝亲热地叫着肃顺的字,“只是眼下这肯出使北方的人怕是少,若是要一个精通夷务的臣子,怕是更少了。”

    “奴才以为,这当差的臣子好找,可还需一个尊贵的亲贵大臣前去代表中枢的意思,不然奴才恐怕俄罗斯也会拿着臣子的身份说事儿,故意搪塞不肯与大清谈判。”

    “唔,亲贵大臣,那只能是老六去了,他是朕的亲弟,又是军机领班大臣,让他去,极好,让他在俄罗斯镇着,料想俄罗斯人不敢唧唧歪歪,再不拘在朝中找一个办差的便是。”

    “皇上圣明。”肃顺低下了头,嘴角有一丝不动神色的笑容,公心为国,也要为自己考虑,这把恭亲王支开中枢,让他去北边,皇帝最信任的人应该也是我肃顺了!

    咸丰三年三月十五日,礼部员外郎庆海上书,毛遂自荐要出使俄罗斯,责问库页岛之事,皇帝大喜,允之,并降下谕旨,命军机领班大臣和硕恭亲王奕䜣为钦差大臣,全权处理库页岛一事,庆海为理藩院参赞大臣,择吉日协同恭亲王出使俄罗斯。

    三月十六日,正是北京城春光明媚,杏花春雨的时节,已经被册封为丽妃的他他拉氏坐着肩舆到了储秀宫,刚从宫门下了肩舆,就瞧见帆儿带着几个宫女手捧着厚厚的书从南面走了过来,帆儿瞧见丽妃站在宫门处,便福了一福,请安问好,丽妃开口笑道:“帆儿姑娘,拿了这许多的书是做什么,莫非是皇后娘娘要看?”

    “回丽妃娘娘的话,正是皇后娘娘要看的,眼下正在后殿鼓捣着写什么呢。”帆儿回答道。

    “那请帆儿姑娘告诉皇后娘娘一声,说丽妃拜见娘娘。”

    “得嘞,丽妃娘娘您且稍等。”

    丽妃得了皇后见她的话,便绕过正殿前头摆着一排开的极好种在缸中的粉色杏花,来到了皇后带着的凤光室,皇后素喜开朗,殿内的摆设简洁大方,又有爽朗古朴之意,凤光室里头摆着一个巨大的书桌,上头的书籍摆了有一人高,丽妃只瞧见在摇摇欲坠的书后头,皇后正在写些什么,搁下笔,又略微思索了一番,嘴里念念有词,又下笔写了几个字,丽妃上前请安问好,这才惊醒了杏贞。

    杏贞站了起来,扶起了丽妃,挽着丽妃坐在了边上的椅子上,丽妃好奇地问杏贞:“皇后娘娘,您这是写什么呢?”

    “瞎写着玩的,横竖这宫里头闲暇的日子多了去。”安茜送上了桑葚丹参茶,杏贞喝了一口,对着丽嫔说道:“昨个皇上下了旨意,你的阿玛如今是理藩院参赞大臣了,且要恭喜你了。”

    “来找娘娘正是为了此事,”丽妃俏丽的脸上露出了焦急之色,“皇上已经委了重任,可是臣妾阿玛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连忙叫人带了口信进来,要问臣妾的主意呢,臣妾能有什么主意,只能再来求告皇后娘娘了,务必让这个差事圆圆满满地办好才是。”

    “这是自然,你若是今日不来,我也必定要去永和宫找你的。”杏贞喝了口杯中茶,挥手让安茜过来,安茜递了一个信封给丽妃,“原本是想着你阿玛进宫给你请安的时候儿,本宫悄悄地见上他一面,面授机宜,如今皇上刚刚下旨委了他差事,若是火急火燎地进宫,落到有心人的眼里,恐怕就是笑话——这是本宫写给你阿玛的信儿,丽妃妹妹你叫稳妥的人带出宫去,给你阿玛,照着信上头的照做罢了。”

    丽妃站了起来,双手接过信封,嘴里不住的念佛,“阿弥陀佛,如今臣妾的阿玛这下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虽然有皇后娘娘的保举,但是臣妾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呢。”

    “这有什么,你阿玛自己也是个能吏,皇上素日也是瞧得见的,如若不然,怎么会一下子就答应了你阿玛的折子呢。”

    两人说笑了一番,小安子进来禀告说“在文渊阁拿来了《康熙字典》”,丽妃瞧着皇后这里有事,便起身笑道:“皇后娘娘宫里忙的紧,臣妾去瞧一瞧大阿哥,这就回宫叫人送信去。”

    “也好,妹妹你自便吧。”

    “是,臣妾告退。”

    杏贞和小安子回到了桌子前面,小安子摊开了摆在案头的康熙字典,杏贞愁眉苦脸地瞧着那些乌压压的字,又打量了一番自己手里正在写的东西,放弃了继续奋斗的想法,对着小安子说道:“罢了,这本东西也不是几日之间就编撰的好的,还是先搁着吧,等我找几个人来帮衬着,本宫困了,去小憩一下子。”

    “是,娘娘,前头小厨房还煮了红米桂圆羹,熬的极稠,娘娘且用些,再休息?”

    “极好,摆上来。”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垂涎地紧,急忙跟着安德海到前殿去享用美食了。

    钟粹宫。

    贞妃看了一会内务府的账本,在边上写了点处理意见,按照皇后的说法是,“本宫就看贞妃妹妹的处理意见罢了,那么堆山般的册子,我真是不耐烦看。”所以这六宫之中日常的事物都是贞妃在处理,遇到个疑难的事儿再汇报给皇后。

    贞妃有些倦了,闭了闭眼睛,梅馨送上了解乏的碧螺春,心疼地瞧着自家主子说道:“小主,您别太累了,皇后娘娘也真是,把这六宫的事物都一股脑的交给小主和各宫,自己倒是整日里逗逗大阿哥,只想讨皇上欢心,别的事儿是一概不闻不问。”

    “住嘴,”贞妃睁开了眼,轻声呵斥着自己的贴身宫女,“难得皇后不揽权,肯把这些事儿都交给咱们做,你倒是还生出许多闲话来了,本宫素日里冷眼瞧着,皇后娘娘是真心不嫉妒,肯帮衬着咱们,远的就瞧云嫔的娘家弟弟,近的,梅馨,你不会觉得丽妃他的父亲庆海能有这样的眼光敢在军机们都反对的情况下,提出什么为国分忧,愿出使俄罗斯?若是他会如此敢于任事,如今的礼部尚书入职军机处该他做!昨个才下谕旨,今个儿丽妃就亲自去储秀宫了,出来的时候脸上都掩饰不住笑意。”贞妃喝了口茶,思绪悠悠,“所以本宫想此项差事虽然艰险些,想必是能成事的,眼瞧着庆海就又要升了。”贞妃站了起来,吩咐边上的小太监把账本搬去给丽妃瞧瞧,又转过身子到了里间的梳妆台上,拿了一个蓝宝石的簪子往头上比了比,梅馨连忙上前帮忙,“阿玛的右江道又转任到宁波同知有些时候了,皇后既然肯找本宫,要本宫阿玛在外头办她交代的事儿,想必是能入皇上眼的好事儿,这升官也自然不在话下,”贞妃瞧见梅馨帮着插好了簪子,抚了抚衣袖,站了起来,往宫外走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