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五、美国军火(上)
    杏贞和皇帝笑道:“这‘文’字极好,文嫔妹妹文质彬彬,知书达理,又兰心蕙性,帮着我编好了《咸丰字典》,一个‘文’字足以彰显妹妹的功绩了。”

    皇帝放下了册封的圣旨,笑眯眯地瞧着杏贞,“都是你想出来的好主意儿,外头原本对着兰儿你的拼音微有异议,说是和洋夷的字母有些相像,乃至中外混淆,可是见识到了拼音的方便之后,都争先恐后的上折子,让朕把宫里善于拼音的宫女派出些个,‘教化四方,广布圣德于乡里’呢。”

    这时候已经是六月初了,按照往年的惯例,早在四月份皇帝携带着皇后等一干嫔妃奉着皇太后一同到了圆明园避暑。

    “如今年纪到了返乡的宫女也不在少数,他们得了这门技艺,出宫无论是嫁个好人家,亦或是自己过日子帮衬家里头,都得了宽泛了。”

    六月份正是榴花似火满园清荷的季节,杏贞陪着皇帝在勤政殿里头说着闲话,皇帝把册封文嫔为文妃的圣旨递给了杨庆喜,“你去‘碧桐书院’给文妃传旨,叫她不必来谢恩了。”转过头朝着杏贞笑道,“还不是你这个皇后仁德,肯体恤奴才。”

    外头的知了叫的人一阵心烦,殿内的自动扇卷着边上满缸的冰块都不解热,反而带来了些许的潮湿,杏贞笑而不语,转开了话题,“皇上今年的万寿节,升平署从初八起,备下了三天三夜的戏儿,外头准备发放给孤寡老人的米面也准备停当,万寿节当日王公大臣进园子朝贺皇上万寿,午膳在勤政殿赐宴,晚膳在蓬岛瑶台咱们六宫和宫夜宴给皇上祝寿。皇上,您瞧着如何?”

    “如此就妥当了,”咸丰点了点头,“如今南边硝烟未平,横竖也不是大生日,且这么过吧,”说道南边的战事,咸丰皇帝皱了皱眉头,焦急之色溢于言表,“这江南江北两座大营未免也太无能了些,和江宁的逆贼打了几次仗,输多胜少,江北大营险些被攻破。”

    总的来说,咸丰四年的上半年,江南的局势处于一个焦灼的状态,自从北伐的队伍全军覆没西征的两只队伍无功而返之后,盘踞在江宁雄城里头的太平军很是消停了一阵子,上游占据了芜湖下游靠近江宁的和州也被太平军牢牢把住,李鸿章经过庐州的攻防战,知道差距所在,除了收复了几个城池之外,一心就想着练兵图强,曾国藩收复江西全境,以功升任兵部尚书衔,署理江西省兵事,在鄱阳湖大练水师,并发布了《讨粤匪檄》;准备誓师出征,江南江北两座大营在太平军的攻打之下岌岌可危,却又巍然不动,咸丰皇帝瞧着碍眼的清流科道御史们被下方到地方操办团练,僧王携着在河南的两次大胜,威压河淮,不少原本只是农闲时候干一票的捻贼被震慑住,纷纷四散而逃,只留下张乐行的五旗军还和僧格林沁在安徽亳州附近捉迷藏。

    “朕已经给僧王下旨,不必急着南下合围金陵,目前以扫清河淮一带地方为重要,皇后你觉得如何?”咸丰问杏贞的意见。

    “皇上这样决定就极好,扫清河淮一带再南下剿灭发逆,这后路无忧,僧王更能旗开得胜了,只是皇上要记得提醒僧王,这捻军多骑兵,来去如风,僧王大军在手,还是稳扎稳打为上,切勿中了捻贼的圈套。”后世僧格林沁在同治年间被捻军诱而杀之,实在可惜,如今大胜之后,僧格林沁怕志得意满,就要重蹈覆辙了。

    “你说的极是,那朕亲手写一道密旨给他,切勿急躁,朕想了想,皇后你上次说的江南之事急不得,要缓缓来,如今这江陵局势已是僵持的样子了,比去年前年发逆攻城略地,湖广局势糜烂地一发不可收拾,已然好了太多,果然把发逆困在一地最好,”咸丰皇帝朝着杏贞笑了起来,“虽然朕心里知道急切不得,却忍不住想早日见到发逆覆灭,江南平靖。”

    “皇上且放宽心,如今这样便很好,江西安徽两地守得住,僧王打的了硬仗,咱们的胜算越来越多,发逆的境地会越来越差,总有一日,定然能剿灭发逆的。”杏贞宽慰着咸丰皇帝。

    “唔,皇后你说的极是,前些日子李鸿章上书说要火枪火炮,扩编火枪营,皇后你怎么看?”

    杏贞当然是双手赞成,冷兵器时代早已过去,不然拥有世界上最多陆军的中国也不可能自鸦片战争起就在近代史上屡战屡败,毫无胜绩,城下之盟签了一个又一个,赔偿的银子一再变多,割让的土地越来越多,本来是一朵海棠花,最后变成了一只老母鸡。

    “臣妾以为李鸿章说的极好,皇上给臣妾看的僧王的奏章,也是靠着大炮,轰散了发逆的阵营,这火枪火炮杀伤力极大,一炮发出,糜烂数里,实在是军国利器,只是眼下京中的营造司的火枪炮不知道是否堪用。”

    “哎,僧王上奏说明了此事,隐隐说洋夷的火枪炮更厉害些,眼下只能是和洋夷联系,多掏重金先买来用罢了。”

    “皇上所言甚是,叫各通商口岸细细打听便是,各国若是有地售卖,咱们不拘是哪一国的,买来便是。”杏贞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开口问道:“臣妾惶恐,想知道恭亲王在北边谈的如何了?”

    这又是一件高兴的事儿,“四月初老六出使俄罗斯,到了尼布楚便被西伯利亚总督拦下,起初西伯利亚总督还蛮横无比,叫嚣着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均是俄罗斯自古以来的领土,还是庆海据理力争,并要挟和英法两国东西两方同时宣布向俄罗斯开战,到时候贝尔加湖以南均由大清任意施为,这才慌了阵脚,连忙软了口气,并飞马回报沙皇,一边在尼布楚和老六谈判了起来,眼下进展不错,老六上奏说,过些日子就准备最后通牒,吓一吓俄罗斯人,请朕在京里配合一番。皇后,你给朕出个主意吧。”

    “那便刚好一箭双雕,”杏贞放下了手里的绢子,正色说道,“皇上命人和英法两国商谈,购买火炮火枪,并露出愿意和英法两国共同对俄罗斯开战之意,想那英法两国必然会上钩,不仅换约之事会缓上一缓,若是咱们说了购买枪炮是为了对付俄罗斯,这枪炮的价格更是会给咱们打个折了。”

    “好,这样极好。”咸丰皇帝点了头,“朕就叫人去谈,不过此事还是悄悄的进行较为合适,朕瞧着通商口岸的地方官员里头有些能吏,挑一个去办罢了。”

    “兰儿啊兰儿,你又给朕出了个好主意,”咸丰皇帝把杏贞抱入怀中,杏贞笑了,“臣妾想去骑马,皇上准不准啊。”

    “自然没有不准的道理,叫云嫔陪你去,她是骑惯了马的,在一旁看着,朕也放宽些心。”咸丰皇帝点了点头,用手指捏了杏贞的鼻子,“你这骑马的心思也想了许多时候儿了,若是再不让你去骑马,估摸着下次你就要在朕这里扮菩萨,不肯帮着朕出主意了。”

    “哪能呢,臣妾对着皇上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哈哈。”

    御前伺候的小太监如意进了殿,打了个千禀告道:“肃顺大人在外头递牌子求见。”

    “什么事儿?”

    “说是大钱的事儿,还有筹弄厘金的章程,让皇上定夺。”如意恭敬地回答道。

    杏贞从皇帝的怀里挣脱了出来,“皇上要见大臣,臣妾就先告退了,趁着这会子,皇上正忙,臣妾去痛痛快快地学着骑骑马。”

    “唔,你先去吧,朕晚上来上下天光瞧你。”

    “是,臣妾告退。”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