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五、美国军火(下)
    上下天光是圆明园较早修建的一组建筑,在雍正年间就已经建成。上下天光景区的命名来自北宋文豪范仲淹的传世名作《岳阳楼记》中的诗句“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主体建筑为“涵月楼”,是一座两层敞阁,外檐悬挂乾隆御笔“上下天光”。涵月楼是一组临水的建筑,前半部分延伸入水中,左右两侧各有一组水亭和水榭,用九曲桥连接在一起。这组建筑也因此而极为唯美巧妙。临后湖建两层楼阁,两翼曲桥架湖,蜿蜒百尺,并在桥上建有亭榭。凭栏俯瞰,大有登岳阳楼所见洞庭湖之胜概,上下水天一色,水天上下相连。这里是观赏后湖风光及中秋赏月的佳处。

    杏贞正满头大汗地从噩梦之中醒来,午睡居然梦见自己在一艘军舰上,眼睁睁地瞧着万炮齐发自己所坐的军舰顿时陷入一片火海,大喊大叫之后被帆儿用力摇醒,杏贞睁开眼,瞧着罗汉床上头青布帐幔,定了定神,一个翻身起了来,接过了安茜手里的井水湃过的毛巾,擦拭了一番,这才觉得爽利了些,杏贞抛开那个不吉的梦,问安茜:“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安茜说了时辰,这让杏贞意识到自己睡的有些多了,便叫帆儿拿了衣服上来换,正在嘈杂的时候,唐五福进来禀告,“文妃娘娘来了。”

    杏贞让她进来,新被封为文妃的伊尔觉罗氏一进来就连忙跪下连连磕头,语气哽咽,“臣妾多谢皇后娘娘,没有皇后娘娘一手提携,臣妾怎么能新得封号,又能进封妃位。”

    杏贞已经打扮妥当,笑着对文妃说道:“这是妹妹你自己的福分,在字典上面用心编撰,皇上也是看在眼里的,这才在万寿节前晋了你位分,表彰你的功劳。”

    “这全是皇后娘娘给臣妾的福分,臣妾无以回报,只能肝脑涂地,一心侍奉皇后娘娘。”若不是皇后肯将这繁琐却又简单明了的事交给自己办,自己怎么能重新有了封号,还得了妃位,如今宫里原本的丽妃贞妃,一个是在潜邸就伺候皇帝的老人,一个为皇上诞下了长女,这才有了妃位,自己不得宠,还没有子嗣,若不是《咸丰字典》的事情,自己这辈子都没指望爬到妃位。

    “你有这个心就罢了,”杏贞扶起了文妃,“你且再做个事,这《咸丰字典》虽然已经编撰成功了,可毕竟是草创,日后自然要一一修订,弄的更精益求精起来。本宫已经和皇上请过旨意,让你阿玛国子监祭酒彦昌能时不时入园子,帮着你好好完善些这个字典,你们父女不仅能时常相见,又能好好当差——这是万世不拔的功绩,你可要好好把握住了。”

    “臣妾明白。”

    小安子进了寝殿,神色有些不自然,禀告杏贞:“皇后娘娘,内务府大臣肃顺和皇上禀报,他在内务府抓了好些人,考问过了,全是贪腐之罪,皇上说让娘娘发落。”

    “哦?”杏贞挑了挑眉毛,将腰上的丝条用力再紧了紧,“那些供词皇上瞧过了?”

    “听杨总管说,皇上已然瞧过了,动了大怒,还是肃顺瞧着皇帝生气极了,建议让皇后娘娘处置。”

    “嘿嘿,”杏贞怪笑一声,这肃顺还想着借刀杀人呢,本宫就成全他。拿过马鞭,放在手里轻轻敲打了几下,略一思索,开口吩咐道:“涉案的内务府官员一律抄家,只留下家人的必要费用,命内务府大臣以下全部至南熏殿前头观礼,”小安子问:“观什么礼?”

    “杖杀。”

    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冻结,文妃居然在这盛夏季节瑟瑟发抖。

    “所涉及官员贪腐在五百两以上的全部杖杀,以儆效尤;不到五百两的,免官,在旗的全家开出旗籍,妻女不论罪,就这样吧,文妃既然在——妹妹你也不会想去骑马,就帮着本宫拟懿旨吧,安茜你用了皇后之印,五福到南熏殿前宣旨,肃顺既然要本宫出主意,到时候务必也要请他前去瞧着。”

    “是……臣妾遵命。”文妃连忙低头应允。

    “告诉他们,以后谁敢拿那些不该拿的钱,这就是榜样,外头的官员还要过三法司,可这内务府都是皇家的奴才,打死也没人敢说闲话。另外,告诉肃顺大人,皇上和本宫全力支持他反腐!”抄家赚银子。

    “是。”

    “小安子,咱们走,云嫔估计在跑马场等得心焦了。”

    南熏殿前。

    肃顺摸着八字胡,不动声色地瞧着眼前十几个趴在地上被打的血肉模糊哀哀低声求饶的内务府官员,其中一个已经受不过刑,嘴角流出一丝黑血,头一歪,就此死去。

    行刑的太监拖走了方才还在高声求饶的内务府官员,站在南熏殿前观刑的一行内务府官员无人不面如淡金,肃顺边上一个内务府堂官,瞧见又打死了一个,双袖瑟瑟发抖,双眼一翻,忍不住就昏厥过去了。

    肃顺鄙夷地睨了如同烂肉一般昏倒的官员,叫边上的杂役,“用水泼醒他,皇后娘娘可是要咱们好好观礼,若是这样晕过去,怎么观礼。”肃顺虽然嘴硬,但是心下却是着实吃惊,没想到叶赫那拉氏的心肠如此之硬,毫不介意自己的借刀杀人之计,心里对着皇后的忌惮越发深了……

    从紫碧山房后头的跑马场跟着云嫔好好练了练骑马的技术,闹的一身大汗,再到武陵春色和云嫔一起洗了差点流鼻血的美人浴,去宫里头宣旨的唐五福赶回圆明园到了武陵春色,说南熏殿前行刑完毕了,杏贞刚好在和云嫔用完晚膳,杏贞点了点头,将此事抛在脑后,不以为然地和云嫔说道:“那妹妹,本宫先回住处去,过几日得空了咱们再去骑马。”

    云嫔瞧了瞧边上有着几个服侍的人,边笑着边拉着杏贞说道:“皇后娘娘,离着臣妾这里不远,是‘万方安和’,娘娘何不和臣妾去瞧一瞧?”边偷偷施了一个眼色给杏贞。

    杏贞心领神会,点了点头,“那便去瞧瞧,我进了院子,这里倒是没来过呢。”

    “臣妾给娘娘领路。”

    一行人说说笑笑,穿花拂柳,绕过了武陵春色前头低低的小山坳,就瞧见一汪碧水之中,在靠着西侧一郁郁葱葱的密林边上,一个“卍”字形的建筑临水而座,整个汉白玉建筑基座修建在水中,基座上建有三十三间东西南北室室曲折相连的殿宇。万字房四面临水,中间设皇帝宝座,宝座上方悬挂有雍正御书“万方安和”。西路为一室内戏台,此戏台设计的十分巧妙,唱戏者在西北殿而皇帝则坐在正西的殿内观戏,中间用水相隔。万字房的东南为一临水码头,皇帝平时来万方安和一般是坐船直接到此码头上岸。万方安和对岸建有一座十字大亭俗称“十字亭”,十字亭顶还安设一个铜凤凰,那凤凰在暮色之中跃跃欲试,展翅欲飞。

    隔着水面瞧了瞧“卍”字形的万安方和,云嫔瞅着太监宫女都在后头,便悄声和皇后说道:“皇后娘娘,论理臣妾实在是不该提这非分之想,只是臣妾的兄弟在南边寄回来的信儿,说是上次在园子里遥遥一见,”云嫔咬了咬牙,不好意思地停了话头,又鼓起勇气对着一脸疑惑瞧着自己的杏贞说道,“瞧中了娘娘身边的帆儿姑娘,来信说起这件事,说务必要让娘娘知道,哎,臣妾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杏贞闻言大喜,连连点头,“这是喜事儿,只是帆儿毕竟是下人,武云迪如今是三四品的武官了,这帆儿怕是配不上呢。”

    “娘娘身边的人,是小子的福分。”

    “话虽如此,”杏贞瞧了瞧远远的在兴高采烈扑一只蝴蝶的帆儿,“总还是问问帆儿的意思,这事儿我先应下了,你且和你弟弟说,本宫先把帆儿留下,问问她的意思儿,等武云迪日后班师回朝,若是帆儿也对云迪有意思儿,本宫就请皇上赐婚!”

    “多谢娘娘了。”

    “这有什么可谢的,你家的云迪肯吃苦,又争气,帆儿日后若是真的跟了他,就是有福气的。”

    “娘娘谬赞了。”

    杏贞和云嫔闲聊了几句,抬头望着南边的天空,天空之中晚霞娇艳,宛如横披了一匹紫红色的锦缎。云嫔说了几句,又谈到南边的局势,忍不住叹了几声,“也不知他跟着僧王在河南安徽怎么样了,我呀只恨自己是一个女儿身,若是和弟弟一样,能纵马奔驰,上场杀敌,那便是极痛快的事儿了。”

    “是呀,”杏贞接了话头,挥了挥手里的白玉柄纨扇,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南边的事儿怎么样了。”

    五月初六日,上海美船入口,艇内私载军火,中国水师巡船逐其水手。

    初九日,美船入宁波港口,同知穆杨阿动用藩库,尽数买下军火,十之**运送给江西曾国藩,余下一部分自行操办团练,组织洋枪队,甬军雏形诞生。

    咸丰帝下诏嘉奖穆杨阿,命其署理宁波知府之职,英法两**火商人蜂拥而至宁**销自己的军火,自此,中外军火生意开始蓬勃发展,开端于宁波府,开始于咸丰四年,这些变化,只源于皇后叶赫那拉氏的一句话而已。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