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六、江淮战事(四)
    安徽寿县。

    寿县外的一处密林里,人影重重,巡逻的捻军一列接着一列,表明了这是一个最关键的所在。

    帐内油灯如豆,死气沉沉地燃着,张乐行丢下了账本,不想再看一眼,“这军中粮草只能用三四天的样子了,寿县咱们又没打进去,左近的乡镇贫瘠了些,也拿不到多少东西,兄弟们,大家议议,下一步咱们该往着哪里走?”

    各旗主均不说话,蓝旗大旗主刘永敬,绰号叫刘饿狼的,铁青着脸,最近冲锋的都是自己旗下的,损失着实有些心疼了,那些可是家中的子弟。

    张乐行瞧着众人不说话,瞟了一眼自己关系最铁的总白旗旗主龚德树,龚德树心领神会,站了起来,团团抱拳,“各位旗主,各位兄弟,如今咱们虽然损伤了些兄弟,毕竟气势还在,根子好的很,如今军心堪用,只要等着攻下哪一个富庶之地,充实了军用,管叫清狗的大军在咱们后头吃灰!哈哈哈”龚德树笑了几声,瞧着帐内没有人附和,便讪讪地停了嘴,张乐行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德树兄弟说的极是,这也就是咱们转战奔袭到淮南来的原因,如此,那咱们便……”

    “不妥。”刘永敬突然开了口,打断了张乐行的发话,帐内一片寂静,刘永敬瞧着各位总旗主和大小旗主的神色,知道自己的话说中了大家的心思,便越发肆无忌惮地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如今咱们离了老家,不少兄弟都惦记着家里的人,已经有不少兄弟和我说过,要大帅你回老家,俗话说,在家百日好,更何况,这官府把咱们家里人都叫了去,兄弟们不比总旗主你全家出动,家里就不留人了,家里的老人谁不惦记牵挂着,何况虽然有淮南的兄弟在,可他们自顾自回家乡安营扎帐,留咱们在这老林子里头喂蚊子,也不说稍带咱们去。”说到别的旗得的好处,刘永敬更是愤愤,“况且天气炎热,有不少兄弟得了病,再往南边就更热了,不怕总旗主责怪,我饿狼是不想再往南边走的,要死也要死在家里的土坑里!”

    张乐行听到刘永敬说道“死”字,不由皱了眉头,对着他们这种刀口上舔血的人,最忌讳这些话,张乐行瞧了瞧众人的脸色,便开口笑道:“我如何不知如此,只是淮河北边已经是风声鹤唳,咱们若不在南边打下一个大城,诱的朝廷的大军忍不住急躁,如今就想安然返乡,恐怕也是难得很。”

    刘永敬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不管难不难,反正我老刘已经准备好包裹行李了,准备明日返乡,少陪了!”说完,也不行礼,转身就出了军帐。

    张乐行目光闪动了几下,对着看自己的满帐将领强笑道:“那兄弟们明日再议,今天就这样先吧。”

    众人鱼贯而出,张乐行坐在帐中也不说话,只留下了白旗总旗主龚德树站了起来,走到张乐行边上担忧地说道:“总旗主,这老刘这样子,可是会乱了军心的呀。”

    “我知道,所以今天晚上你如此如此”张乐行咬了咬牙,本来豪爽的脸上一片阴狠之色,“先头的那些小股捻子散了也就罢了,如今他这个大旗主想撤伙?门都没有!”

    咸丰七年八月初六日,张乐行夜袭蓝旗大旗主刘永敬,斩了刘永敬,五旗慑服,总将领敢怒不敢言,转而向西,逆着淮河往西,久攻正阳关不下,复又南下六安,被江忠源的楚军拦了一下,转而往西,剑指三河尖。

    八月十一日,广东省天地会首领陈开在佛山起义。英法美三国驻上海领事公布《上海英法美租地章程》,规定在租界内设巡捕征税。

    宫里在准备中秋节的时候,鸿雁南飞,从北边传来了好消息,恭亲王已经和俄罗斯沙皇全权代表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签订好了新的《中俄东部国界勘定条约》,将中俄两国西从满洲里,东到库页岛国界商议敲定,趁火打劫之计基本成功,英法两国也相当配合,出动了两艘军舰武装航行黑龙江出海口,并炮击库页岛,原本计划趁着中国全力对付内忧而策划的武装“航行”黑龙江计划(即利用清政府忙于镇压太平天国,东北边境兵少粮缺,各路无防之机,开辟黑龙江航线)宣告破产,杏贞看准了克里米亚战争的局势,好好地借了英法两国的势,趁火打劫,趁机敲定中俄东段边界,免得日后俄罗斯在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时候乘虚而入,侵占东北百万领土,那些可都是肥沃的黑土地,还有宝贵的日本海出海口,还有不冻港海参崴,自然还有丰厚的资源,仅仅这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所储藏的自然资源占了中国的百分之三十。可惜《尼布楚条约》条约中的雅克萨一带尚未确定归属,庆海再三威胁,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总是不允诺,恭亲王怕事迟了有变化,只能将此事搁下,条约商定,沙俄即刻撤出库页岛和外兴安岭以南地区,雅克萨地区归属依旧未定。

    咸丰皇帝大喜,这是自己登极后第一个与外国签订的条约,居然片土未失,虽然雅克萨地区的确是遗珠之憾,不过能兵不血刃地解决好库页岛之事,也是大功一件,连英法两国的军舰在黑龙江入海口盘桓不去,咸丰皇帝也视若罔闻,未等恭亲王一行从俄罗斯归来,封赏的折子就已经流水般的出去了,恭亲王食亲王双俸禄,礼部员外郎庆海擢升礼部满侍郎,兼任理藩院侍郎,随行官员一概有赏,连黑龙江将军部署有功,也得了个嘉奖,因是庆海是丽妃的生父,又特别加恩于大格格,大格格还未满周岁,便着礼部商议公主封号,皇帝更是亲到上下天光来感谢皇后。

    彼时杏贞刚好抱着大阿哥在蜿蜒的红木桥上对着后湖吹凉风看风景,看到咸丰皇帝到了,只是弯了一下腰,以表礼数。皇帝笑着就着杏贞的手,逗了下大阿哥,谁知大阿哥毫不领情,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杏贞连忙把未来的皇帝递给了乳娘,“大阿哥估摸着是饿了,乳母抱下去喂奶吧。”

    皇帝笑道:“老六北边的抚局已经办了下来,很是不错,虽然雅克萨地方还是没有商定,可是库页岛的事儿,总算是解决了,皇后你的消息功不可没呀。”

    “那是皇上洪福齐天,俄罗斯跳梁小丑,不敢在皇上面前放肆。”杏贞小小地拍了拍皇帝的马屁,“如今定下了条约,日后若是俄罗斯再敢越过国界,咱们也不怕没有嘴仗可打,他们一时得了便宜,终究名不正言不顺。”

    “这就是皇后以前说的大义所在吗?”

    “极是呢。”杏贞娇笑道。

    “东北人少了些,这终非是长久之计啊。”杏贞小心翼翼地说了这个话头。

    “且日后再说吧,皇后今个朕在你这里用晚膳,顺便赏月。”咸丰皇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表示不想在水光潋滟云天一色的美景中谈这些煞风景的政事。

    “是,臣妾这就叫人去准备。”皇帝不想听的事儿,我就不去说,这是现在这个阶段自己安身立命的唯一法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