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七、江东才俊(中)
    咸丰皇帝接到江忠源的奏报,恼怒地丢在一边,“可恨安徽无人!居然阻拦不得石达开,王锦绣虽然老于兵事,也只让石达开在安庆城下呆了一日而已,朕如今只能是期待着曾国藩给朕些好消息了!”

    自从祁隽澡因病告老回乡之后,恭亲王虽然只是在军机上行走,但是已经成了实际上的领班军机大臣,只是如今还在塞外尚未归来,军机之中以彭蕴章为尊,彭蕴章想了一会,宽解着咸丰皇帝道:“皇上切勿忧心,江忠源据守庐州府,还要提防着淮河一线的捻贼,日后极有可能要与僧王会师决战,实在是分身不得;王锦绣是打惯了仗的,安庆不失,江陵指日可下,这也是他带兵老成,防着出了大褶子罢了。”

    “也罢,命各地坚守罢了,还有,再拟一道旨来看,将陆剑瀛和向荣别呆在江南江北吃干饭,当初叫他们建大营的目的就是要牵制发逆,可是如今发逆都二度西征了,他们到底在做什么,言辞严厉些,免得以为朕仁心惯了,就不会杀人了!”

    “喳,皇上,曾国藩在江西办的团练极为出色,去年也把发逆死死的阻在了吉水县,如今在鄱阳湖水师练成,想必是无忧的,湖北布政使胡林翼也已出兵江西,支援曾国藩,请皇上放宽心些,此战必然大胜的。”

    “这几个还不够,各地的团练还没练好,只有这几个那里够,江忠源胡林翼曾国藩李鸿章。还有河南的几个,倒是不错。可惜人数太少,顾得了东边顾不了西边。”咸丰皇帝烦躁地在养心殿内走来走去。小太监奉上了擦脸的热毛巾,咸丰皇帝拿起来正准备擦拭下脸,却一阵头晕,跌坐在炕上,边上的小太监连忙上前扶住,军机大臣彭蕴章瑞麟杜翰穆荫也连忙跪下,“皇上切勿气恼,圣体安康才是。”

    皇帝擦了擦汗,觉得好了些。又喝了口参茶,缓了缓神,“朕无妨,只是昨夜没睡安稳,军机处的议一议,那些臣工还堪用的,朕不吝封赏。”

    军机大臣们看看你看看我,终于还是杜翰壮了胆子,俯身说道:“湖南的左宗棠不错……”

    话音未落。只听得皇帝冷哼一声,“此人原本倒是勤勉,旧年朕也给了他兵部郎中的位置,可惜不中用的很。湖南永州镇总兵樊燮到京师上奏,说湖南左骆之流狼狈为奸,猖狂不厥。凌辱朝廷命官,朕正要拿他问罪呢。岂能再给他军政之权!”

    在湖北,有胡林翼主持政务;在江西。有曾国藩与太平军作战;而在湖南,则有湖南巡抚骆秉章的首席幕僚左宗棠坐阵。三大湘籍英豪彼此呼应,互相支援,形成鼎足之势,构成了湘军东征太平天国的有利形势。然而,就在胡林翼在安徽战场连获大捷的同时,恃才傲物自命不凡的左宗棠却卷入一场汹涌的政潮中,差点送命。

    左宗棠才华横溢,锋芒毕露,畅言无忌,兴奋时,则可“纵言阔步,气象万丈”。掌握湖南大权后,他更加心高气傲,连曾国藩也不放在眼里,甚至每日必骂曾国藩。曾国藩对左宗棠也是心有芥蒂,两人一向颇有龃龉。左宗棠素不喜欢曾国藩的为人,以至人前人后常责骂他。据说左宗棠知道曾国藩每天晚上给小妾洗脚的事情后,就给他出了个上联:“代如夫人洗脚”,无非是想嘲弄戏谑他一番,曾国藩岂是等闲之辈,也回敬了他一个下联:“赐同进士出生”,以此来嘲笑左宗棠会试三次不第,进士的荣誉还是皇上给赐的,左宗棠又气又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性褊言急的左宗棠不仅对曾国藩如此,对世交胡林翼也是颇有傲慢不恭之处。

    樊燮曾在永州任总兵一职,此人官声极坏,其主要劣迹一是贪污,二是气焰嚣张。他的情况被反映到省里总管一省军务吏事的左宗棠耳朵里。左师爷一贯是不假颜色的直性子,听到之后勃然大怒,立即向湖南巡抚骆秉章建议,参劾樊燮。骆秉章迅即上奏参劾樊燮。

    但是,樊燮是个有背景的人,他和湖广总督的官文关系非同一般。骆秉章参他之前,官文却已上折保奏他为湖南提督。

    左宗棠明知樊燮是官文的人,不但不化刚为柔,反而变本加厉地侮辱了樊燮一次。

    咸丰四年四月,樊燮到省里请训,骆秉章让他直接到左公馆听候处理。樊燮到左公馆以后见到左宗棠只是作揖行礼,没有下跪请安,左宗棠厉声喝斥他说:“武官见我,都要请安,你怎么敢如此怠慢?快请安!”樊燮回答说:“如何请安自然有朝廷的体制约束,我的官职虽轻,也是朝廷二品官,怎么能向一个师爷下跪呢!”左被驳斥,不由恼羞成怒,大骂一句:“王八蛋,滚出去!”樊燮遂以此为凭据,向皇上状告左宗棠,说他是“劣幕”。

    咸丰帝奏阅后,龙颜大怒,对“劣幕要挟”一词尤为重视,曾经对左宗棠的好感消失全无,立马下旨查办此事,将原奏发交湖北审办,并批示:“如左宗棠果有不法情事,可就地正法。”案件落入官文手中,官文得意非凡,哪有放过的道理?左宗棠平时张扬,嫉恶如仇,得罪不少小人,官场对他的訾议颇多,官文乘机收集这些怨言整理成劣幕恶迹上报给朝廷,并最终促成了左宗棠的死罪。

    左宗棠命在旦夕!

    胡林翼一听此事,心急如焚。季高啊季高,平时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你不要意气用事,哆口谩骂,现在捅出这么大个娄子,你我怎么办?湖南怎么办?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你啊!

    来不及多想,胡林翼就给官文写了一封信,恳求官文兄能高抬贵手,左宗棠失礼之事多有包容等等。当时这个案件非同小可,两湖官员都噤声不敢贸然表态,只有胡林翼一人为了好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虽然此时胡林翼与官文搞好了关系,两人以兄弟相称,打得一片火热,但遇到实质性的问题,两人还是针锋相对。在这件事上,官文态度坚决,毫不退让,他看了信后,冷笑道:“哼,就凭借你润芝的三言两语,也能起死回生么?左宗棠气焰嚣张,不把我官某人放在眼里,此事绝不会善罢甘休!”胡林翼知道求之不得,不想和官文斗得鱼死网破,就从别处寻找出口,就算斡旋到底,也要把左宗棠救出来。很快,他想出四个办法,这四个办法可谓万无一失,全面保证了左宗棠的性命。

    山高皇帝远,要理清此事,首先要到京城打理,转变皇上对左宗棠的态度。胡林翼想到了在北京的郭嵩焘和王闿运,于是就连夜就写信给他们,嘱咐他们向皇帝最宠信的大臣肃顺和试读学士潘祖英求情,一定要解救出左宗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