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八、鄱阳水火(二)
    褚汝航跺了跺脚,大怒:“这是哪个船上的蠢材提早发射?!!传令,即刻斩首!”首发就颓了气势,这下可有些不妙,火炮射了之后可是要用沾了水的毛巾擦过炮膛冷却了再能继续发射的!

    太平军的水师训练有序,就连清军水师击中的几首大船丝毫不见慌乱,连忙扑灭了大火,没有乱了阵脚,只待得清军无功的一轮齐射之后,指挥官瞧见距离适当,一挥令旗,顿时战鼓擂起,“咚咚咚”令人热血激扬。

    太平军的炮手塞满了火药,点了火硝,太平军的船舷上依次怒吼,发射出的火炮击中了在前头的几艘湘军护卫大船的小舢板,小舢板应声覆灭,船上几个湘勇哼也没哼一声,便浑身浴火掉进了长江里。

    有几发射中了清军一马当先的大船的船头和帆布,大船上顿时火起,人影晃晃,大呼小叫地,平添了几分慌乱出来。

    褚汝航连忙传令:“切勿乱了阵脚,传令,各船等火炮冷却,依次开炮,咱们的炮射程远,不怕他们逆流而上!”

    “喳!”

    江面上两军对射,清军的小舢板不畏头顶纷纷坠落的火炮,呼喊着蜂拥上前,拿着弓箭往着太平军的水师船只射去,太平军也大声鼓噪,把礌石一一滚下,江山热闹非凡,不断的有人哀叫着掉入水中。

    曾国藩在后头压阵,听到褚汝航回禀的消息,灰色的眉毛抖了一抖。下了决心:“压阵的船只两边兜过去,全力压上去!”

    “喳!”

    苍凉的号角呜呜吹起,曾国藩座船的两边大船缓慢驶向前阵,前头的湘军水兵听到了号角声,大声欢呼,愈发奋勇战斗了了起来,为首前锋的大船射了一轮火炮,掀翻了几座太平军队小舢板,一头就撞上靠着自己最近的一艘大船的船舷,一个穿着灰色号子服的湘军勇士奋力跃进了太平军的大船。双手握了单刀。舞得如同雪花一般,船上穿着黄衣的太平军将士不甘示弱,团团把那个率先跃入湘勇围住厮杀,后头的湘军连忙蜂拥而上。两艘战船之间黄灰色交杂在一起。血肉四溅。打成一团。

    褚汝航的座船左舷被轰破了一个大洞,熊熊火焰烧的他的辫梢都卷曲了,但褚汝航还是丝毫未动。任由边上的亲兵七手八脚地扑火,听到后头传来的号角之声,知道已然后备水师船只全数开拔,便开口命令道:“调转船头,成雁行阵破入发逆水师之中,左右船舷火炮齐发!”

    “雁行阵!”

    “左右船舷火炮齐发!”

    命令流水般地传下去,褚汝航眯了眼睛,在炮火横飞之中巍然而坐,如同一个巨大的顽石坚固地立在波涛汹涌的长江之中。

    太平天国左军主将翼王石达开眯了眯眼睛,用手搭凉棚瞧着靠着鄱阳湖入长江口边上的清军大营,身后还有赖汉英等几个太平军的高级将领,石达开站在小山岗上,不动声色地瞧了瞧在大营前来回巡逻的清军,再数了数隐匿在树林乱石后头的几伙斥候,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这清军大营倒是戒备严实的很,这时候,江上应该打成一锅粥了,传令下去,全军出击!”

    边上的传令兵一抱拳,连忙下了山坡传令去了。过了片刻,洪流般的太平军涌下了山坡,山下的清军斥候发现了之后连忙发出警戒的哨声,太平军瞧见清军发现了自己的踪迹,也不顾掩饰行藏,大声呼喝,喊打喊杀地冲向了清军大营。

    清军大营前头巡逻的兵丁连忙跑进了大营,在大营门口搭起了鹿角,哨塔上的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兵瞧着地下洪水般的太平军越冲越近,心下越发慌乱,手里的火信子哆哆嗦嗦地想朝着狼烟点去,边上的一个老兵一巴掌扇倒了小兵,“你这小子想死吗?没有荣大人的命令,敢擅自点了狼烟!快站了起来,拿着旗子,给老子好好看好地下逆贼的动静!”

    荣禄衣不解甲,听到帐外的喊杀声,嗖地站了起来,丢下手里看着的一封书信,疾步走出了营帐,刚出了营帐,荣禄的亲兵,唐五福的侄子,大名叫做唐德山——如今是把总了,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打了个千:“大人,发逆攻了过来了!”

    “慌什么!”荣禄呵斥了一声,拔脚走到前头去,“这咱们早就料想到了!传令下去,”荣禄吩咐了边上的传令兵,“各部按照前些日子定好了的准备,千万不能发狼烟乱大帅那边的军心!”翻身上了马,“德山,你带着火枪队等会给我顶上去,逆贼敢来袭大营,嘿嘿,我要发逆啃掉几颗大牙!”

    “喳!”

    号角呜咽,如潮水般的太平军在箭雨之下艰难前行,因是火炮大部分都被带上了湘军的水师,只留下了几个极为笨重的红衣大炮,慢吞吞地射出巨大的炮弹,虽然但凡射中之人无不炸成血肉碎块,可是毕竟是过于巨大的火炮,适合守城而不适合守比较难以防守的临时营帐,太平军折损了不少,但还是慢慢地逼近了清军的大营。

    清军营内又是传来一阵鼓声,射了三番箭雨的清兵潮水般退去,将前线留给了肃然站立排成几排的千余人。

    紧紧的一声锣响,一个清军高声喊了一声“发射!”,第一排的人举起手里的手里的火枪,砰砰砰几声闷响,清军的大营前飘起了一股白雾,冲在最前面的几十个太平军身上冒出了血花,应声倒下。

    第一排清军发射了子弹之后,连忙猫着身子往后躲去,第二排的清军趁着第一排的清军空隙赶到前面,依旧举起了火枪,连续发射,前头的太平军如同被割稻子一样应声倒下,还没一举毙命的太平军士卒倒在地上哀嚎,第二排射击完毕,第三排又往前替代第二排的火枪手们,上前射击,等到第三排的清军射击完毕,第一排首先射击的清军已经装好了火药,又能冲到前头,开始了第二次的人命收割,如此几番过去,清军的营前已经倒下了一片尸体,远处的太平军踌躇地不敢上前了。

    荣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果然没有辜负她的密信,和自己的一番苦练!

    自从上次李鸿章练得火枪队初胜后败的奏折被杏贞瞧见了之后,杏贞便苦苦思索,如何提高火枪的效率,终于想到了在十六世纪之后出现的一种火枪战术,那就是三段击!

    根据《明史》记载,明朝初期平定了云南的将领沐英首先在使用火器对付叛军大象等野兽兵种时有感于火药装弹速度太慢而改进的一种射击方式,三人一组,交换装弹射击,将火墙射击效率提升三倍,这种方法在各种恶劣天气下都有极强适应性的燧发枪发明之后,配合三段击战法可以有效地打乱敌人的阵型并且给敌人造成大量的伤亡。因此特特写了两道亲笔之信给了李鸿章和荣禄,荣禄瞧见了示若珍宝,按照杏贞的法子,自己又加了些实战的经验,良法加利器,购买来的美国火枪,拿着操练了许久,费了无数火药,才有了今日的所向披靡!

    为什么明朝之后,中国反而不知道这三段击的战法了呢,额这就是神奇的我大清干的好事儿。

    ps:再求月票。么么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