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注册 > 八、鄱阳水火(三)
    “这清妖的火枪倒是极厉害,不过无妨,”石达开瞧着场内的局势,原本紧锁的眉头舒了开来,“还好赖汉英部已经绕道后头放火去了,一把尖刀如何能打破十面埋伏,传令,前阵咬住,本王亲率一部从北边攻入!”

    “是!”

    哨上的老兵瞧见了太平军的异动,连忙挥了各色旗帜,清军营内号角连声吹动,荣禄连忙调兵遣将,将阵营四处稳住,大营的某个阵脚已经燃起了火苗。

    石达开策马跑到了清军大营前,抽出腰刀,指着一人多高的围墙,丝毫不惧迎面而来的流矢,“兄弟们,杀进去,灭了清妖,拿金拿银!”翼王的亲兵哇哇怪叫,冲了上去。

    湖口的长江水面上炮声隆隆,双方大战正酣,被击地半沉的船只刺啦地燃烧着,烧红了半个天空,一个不会炸的铁流弹掉到了曾国藩的座船上,吓得曾国藩险些跳了起来,侍从连忙把炮弹丢下了船,曾国藩擦了擦了冷汗,堪堪坐下,一个满身大汗的斥候上来了前面,跪下慌张禀告:“大帅,发逆的伪翼王率领了大部前去偷袭老营,荣禄率火枪迎敌,奈何敌人势大,荣禄烧了大营的粮草,已经撤退了!”

    曾国藩大惊,猛地又站了起来“什么!”转过头望着南边的天空,果然燃起了几道浓浓的黑烟,曾国藩定了定神,恢复了一军统率的气度,“无妨。只要老营的将士还在,些许粮草营帐无关紧要!荣禄还说了什么?”

    “荣禄说大帅且慢慢退南边便是,他已经带了兄弟们且战且退,准备去南康府依城抵挡。”

    “好,你前去褚汝航处,告诉他,慢慢撤退,本官给他殿后!”如今既然黑烟升起,隐瞒消息不如开诚布公,免得军心溃散。

    “喳!”

    咸丰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湘军与太平军大战于湖口。石达开偷袭清军大营,荣禄率火枪队迎敌,剿灭千余人,石达开身先士卒。四面围攻入清军大营。荣禄不敌。焚烧粮草,且战且退到南康府,湘军水师听闻大营被破。军心稍乱,幸好曾国藩亲自断后,乃至座船被焚烧,曾国藩险些跳船逃生,水师溃逃至鄱阳湖内,损失船只三分之一,停驻南康府,发炮驱走围困南康府的太平军石达开部,石达开北上攻下星子镇,同时命令太平天国水师封锁住鄱阳湖进长江入口,还顺路攻打了一番南昌府,掠走了南昌府左近的一些官仓作为补给。

    南康府内。

    荣禄到底是年轻了些,曾国藩在心里摇了摇头,若是换了敢死命厮杀的曾国荃,起码能多抵挡些时间,就着那些时间,指不定就能解决掉湖口江面上的水师,返回再灭了石达开。不过转念一想,若不是荣禄提了意见,要防着有人偷袭,此刻老营早已鸡犬不留了。

    “皇后娘娘的法子果然有用,”曾国藩细细的问了荣禄火枪队对阵的情况,连连点头,对着皇后的敬佩又多了几分,“按照这个法子练下去,三连发的火枪,可以全灭骑兵。”

    “正是,可惜,标下的火枪队在撤退的时候断后损了不少人,可惜了那些兄弟了。”荣禄唏嘘不已,那些是已经熟练掌握了三连发的火枪发射技术的老兵了。

    “无妨,老夫都给你补齐,此外火枪队更要扩编,这火枪之法要全军补齐,老夫会上奏皇上和联系宁波府军火商办衙门,不计代价,也要搞好火枪!”曾国藩斩钉截铁地说道。

    “是,皇后娘娘也说了,若是可能,她会向着皇上进言,让大人授江西巡抚,加钦差大臣,这江西的府库任由大人自取自用,军政归大人于一身,不指望全歼发逆——发逆之中,杨秀清石达开是一等一的人物,可若是能熬住发逆,不至于扩散糜烂地方,就是大功一件!”

    曾国藩点头,拱手望着北边说道:“皇上和皇后娘娘厚爱,老夫如何不能肝脑涂地,报国尽忠!”

    湘军半日便战败,在九江准备支援的胡林翼还未来得及出战,湘军就被太平军赶入鄱阳湖,回来报信的斥候说星子镇水域帆布连天,封锁住了鄱阳湖口,湖内消息不通,九江一日三惊,经常是日间都城门不开,胡林翼又愁又急,嘴角起了好几个大燎泡,怒火攻心,险些病倒。

    八月二十三日未时三刻,南康府来的信使到了九江,投书给湖北布政使胡林翼,原本险些倒下的胡林翼瞧见了那封书信,立刻恢复了精神,拍案惊起,“好好好!你且回去,告诉大帅,下官必然依计行事!”

    一伙巡逻的太平军在星子镇的青石街上用麻绳拖着两个赤身**的道士辱骂厮打,石达开皱了眉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敌视僧道是太平天国的国策,石达开虽然心下非常不以为然,却也不轻易说出反对的话来,只能转过头,眼不见心不烦。

    石达开问春官又副丞相林绍樟:“老林,水师的船修补的如何?还有多少能用?”

    “翼王,大船中四艘受损较重,已经不能再用了,我已经拖到了湖边,此外有**艘已然修缮的差不多了。”经此一战,林绍樟对石达开心悦诚服,听到翼王发问,连忙恭敬回答道。

    “赖丞相,步兵方面呢?”赖汉英是天王的妻弟,纵使石达开贵为翼王,也不敢托大。

    “被清妖的火枪射坏了千余人,别的只是些轻伤,没什么大碍。”赖汉英得意地睇了一眼林绍樟,就算你是春官,我是冬官,同在又副丞相,翼王也要尊称自己一声丞相。

    林绍樟看懂了赖汉英的眼神,脸色黑了下去,哼了一声,和石达开说道:“东王军师有令,叫咱们务必攻灭清妖在江西的团练,拿下徽州池州,再拿下江西全境,给天京以供养之地,如今既然得胜,更要乘胜追击,一鼓作气灭了曾老贼!”

    石达开对着两人的暗斗视若无睹,点了点头,“老林你说的极是,咱们商议个法子,如何把窝在南康老鼠洞里的曾老贼抓了出来,借他的人头威震江东!”

    “是!”

    ps:月票月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