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八、鄱阳水火(四)
    咸丰四年八月二十四日子时,湘军水师趁着夜色摸黑攻驻扎在星子镇湖湾的太平军水师,早有准备的太平军水师迎头痛击,湘军丢下了几艘舢板和几具尸体抱头鼠窜。

    八月二十五,太平军林绍樟率水师进攻在鄱阳湖上的湘军水师,曾国藩以水急风利,派人于岸边以缆绳牵舟前行,太平军出兑歼其牵缆之人,复以小划艇两百余只进逼敌船,乘风纵火,大败湘军水师,陆路湘军出城迎敌,亦被石达开击溃,困于南康城之中,曾国藩损兵折将,愧恨交加,在南康府鄱阳湖对面的都昌县瓜泊渡投水自尽,被手下所救,幸好就在此时胡林翼率领黄州水师团练赶到,击败太平军追击的水师,曾国藩部和胡林翼部会和,赶往饶州府整顿。

    饶州府。

    曾国藩苦笑道:“润芝老弟,老哥哥本来是想让你与我南北夹击,将发逆的水师尽数灭在这鄱阳湖内,可是老夫的水师也忒不争气了些,倒是劳烦老弟来救援了。”

    胡林翼摇了摇头,“大人与我,无需如此多礼,如今可奈何?这饶州府可非是久居之地啊。”

    “如今且整顿片刻,再看南康府老九和荣禄能不能守住,若是守住,这大城不失,京里弹劾的奏章也能少些。”

    胡林翼打趣着曾国藩,“老哥还瞒着老弟呢?郭嵩焘前日从京里传来的书信,说是皇后娘娘不知为何。突然施了援手,在皇上面前建言说左季高之事,下官思来想去,只有来老哥这里寻答案了!”

    “老弟这可说笑了,为兄怎么会和宫里有联系。”曾国藩连忙否认。

    “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胡林翼眨了眨眼睛,打死他也不相信,宁波府得到的洋人火枪火炮,别的地方都不给,连浙闽总督在杭州行文催要了几次,都只得了些下乘货。上等的火枪火炮不是运到江西。就是运到安徽,这宁波知府可是满人,寻常汉人官是指挥不动的。

    “润芝说笑了。”

    河南固始县三河尖镇。“豫皖之交水陆冲途,人烟辐凑。淮汝汇流。商贸汇集之地。”雍正十一年八月。因着三河尖镇商贾云集往来频繁,设立了一个巡检司,经过百多年的营造。三河尖倒是有些重镇的样子,不仅有哨塔,还有黄泥砖垒就的围墙。

    武云迪巡视了镇子一周,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是得到僧王的命令,捻军沿着淮河往西而来,命其速速渡过淮河,择一重地把守阻击之,武云迪听了附近的向导所言,这三河尖是左近最富庶的地方,又属于河南安徽交界之地,捻贼说不得就要望着这边而来,便星夜奔驰,昨天夜里就来到了三河尖镇。

    一个健锐营的骑兵飞驰入镇,走在道上的行人连忙躲闪,骑兵飞身下马,大声禀告:“守备大人,东边颍上正阳关等处依次燃起狼烟!捻贼朝着这边而来!”

    “好!”武云迪摩拳擦掌,兴奋不已,全然不顾边上三河尖巡检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的脸色,“果然凑巧,让我碰到了好差事!传令,三河尖镇许出不许进,免得奸细混了进来!巡检司,”武云迪瞧着这个世世代代把持着这个极为有油水职位的中年胖子,“你就无需防守了,组织好青壮,准备好守城之物,此外约束好商人,切勿自己乱了阵脚。”

    “是是是,大人,若是商人们都想撤怎么办?”

    “那就问问他们的马车快,还是捻贼的马快,若是他们想走,本官绝不留着!”武云迪翻身上马,用力挥了一下马鞭,鞭子在半空中甩出了一个响亮的鞭花,大声呼喝:“兄弟们!该是咱们建功的时候到了!”

    “听武大人的!”

    “跟着守备大人,有肉吃有酒喝,有人杀!”

    “兄弟们,走嘞!”

    张乐行领着大部队快马奔驰,全速前进,对着两边连续不断升起的狼烟视若无睹,有几个旗主小声的嘀咕,张乐行也全然不放在心上,狼烟再多又如何,军心浮动又如何,僧格林沁的大军只能跟在咱们后头吃灰,只要打下三河尖,物资充盈了,地下的人因为前头不知好歹被自己杀了的事情惶恐不安的情绪自然会一扫而空!

    不多会,人马嘶腾到了灌河边上,灌河河宽十多米,水势倒是浅的很,不少捻军没等张乐行吩咐,直接就骑着马准备渡河,张乐行还未来得及发号施令,已经有十多人骑着马过了河,瞧着河对面没什么异响,张乐行正欲挥手让大部队全数过河,听得河对岸一声呼啸,一个穿着银色盔甲的清军将领策马从边上的小山坡后一马当先,奔了出来,身后跟着一队百余人的骑兵,三五下就将独自过河的十多个捻军砍翻在地,那个穿着银色盔甲的将领砍翻了最后一个,用沾满鲜血的刀指着对面躁动不安的捻军喝道:“武云迪在此,谁敢过河一战!”

    捻军越发躁动了起来,这可是单骑擒了李开芳的武云迪!

    张乐行喝道:“就凭他百来号人想挡住咱们几万人?真是痴心妄想,前头的兄弟开弓射箭!后头的一起拥上,我看这小子能杀几个人!”

    几个旗主虽然面带忧色,却还是听命从事,各部呼啸渡过,马蹄激起的水花四溅,大军蜂拥而上,果然清军抵抗了一会,就连忙朝着西边撤去了。

    武云迪策马赶回到了三河尖镇,只见原本繁华无比的街道空无一人,武云迪打转马头,高声喝道:“关上关口,各部戒备,此战务求多杀叛逆,守住三河尖!”

    “喳!”

    清军重新装整队,爬上了把镇子围城一个四方形的城墙。三河尖的巡检司手段了得,才半日便将守城的檑木热肉,火药准备妥当,还临时拉来了客商的壮丁来协助守城,武云迪大喜,用力地拍了拍巡检司的肩膀,“很好,只要三河尖守住,本官向皇上向僧王保举你,让你换个官做做!”巡检司的骨头都被拍轻了几两。正想谄媚几句话。外头就听得马蹄阵阵,张乐行带着的捻子大军到了三河尖!

    八月二十六日,捻军围困三河尖镇,健锐营守备武云迪浴血奋战。捻军连冲了四日。都不能进三河尖镇半步。而身后的僧格林沁赶到,鹿邑县的团练也从北边赶来参与围歼,“乐行等聚数万众于方寸地。资粮渐乏,瘟疫复至,诸旗主皆怨,自推诿,计议不一。”

    九月,清督师袁甲三大将军胜保各率清兵六万人,调来千斤大炮和洋枪队,南北对进进逼三河尖。三河尖周围河渠纵横,捻军跨河而阵,清军步骑兵不易展开,难于强攻。胜保便实行围困战法,控制通向三河尖的水陆通道,并在出产硝磺的地区设卡稽查,严禁出境,以断绝捻军的粮弹接济。如今就成了武云迪固守三河尖,中间的一圈是捻军五旗,最外面北边有鹿邑县的团练,南边有胜保的山东兵,东边的是僧格林沁的大军,一环套一环,一圈绕一圈,合围之势眼看着就成了。

    九月初一,咸丰皇帝江西河南两地的奏报,又喜又恼,喜的是捻军被围,形势对官兵大大有利;恼的是曾国藩在湖口丢盔弃甲,大败而归,险些自己都被擒了过去,湘军水师折损殆尽,咸丰皇帝没有动怒,因为自从石达开从芜湖出兵,一路望风披靡,曾国藩还算是抵挡了些日子,前些的兵败已经让皇帝的怒火早早地发泄出来,连英法两**船在黑龙江的入海口庙街和俄罗斯开战,上海小刀会起义,英法两国组织反扑,这样的侵犯主权的事儿都不值得一晒了。

    咸丰皇帝在上下天光和杏贞喟叹,说起曾国藩兵败的事儿,恰好贞妃也在寝殿里帮着抱大阿哥,在游桥上的杏贞转了转眼珠子,开口安慰道:“皇上无需动怒,这石达开么,臣妾听闻,乃是发逆之中一等一的人物,横竖曾国藩的骨干还在,待以时日,必然能再起炉灶。想想曾国藩也是艰难,客场作战,想必是掣肘颇多。”

    咸丰皇帝听了杏贞的话,若有所思,不由得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听向荣的奏章,他也抱怨在江苏制约颇多,罢了,朕除了训斥之外,再给曾国藩他些权柄,也就是了。”

    “皇上圣明。”杏贞窃笑,这个“客场作战”,说的可真是时候,得来的效果,不费吹灰之力。

    “皇后你说,给曾国藩什么职位为好。”

    这时候还想着试探我,我才没这么蠢,去明目张胆地染指人事大权,杏贞巧言笑兮,心里却是嘿嘿冷笑,“臣妾那懂这个,皇上自己乾纲独断便是,臣妾就想着晚上去大戏房听戏呢,还是点着灯笼去坦坦荡荡瞧锦鲤鱼儿。”

    “是朕糊涂了,杨庆喜,”皇帝唤过养心殿总管,微微思索,便下了旨意,“告诉在园子外头值班的军机,下旨斥责曾国藩,免去其兵部尚书衔,降任实授江西巡抚,并给节制江西湖南两省军将,叫他拟旨来看。”

    “喳。”

    杏贞微微咋舌,实授江西巡抚,并节制江西湖南两省军将,这就是实际上的江西湖南两省总督了诶,这可是明降暗升,皇帝是心急了,也并对湖广总督官文的作为略有不满了,湖南之权已经移交给曾国藩了。

    “还有,命左宗棠自行招募乡勇,去江西帮着曾国藩办军务去。”

    “喳。”

    “安庆不失,朕晚上也能睡的安稳些,可惜官文无能,湖广的局势还不如常大淳在的时候,是不是该换一个总督了。”皇帝在喃喃自语,杏贞也不接话,只瞧着脚下的荇菜取乐。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