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计划 > 十、江南江北(五)
    燕王秦日纲率了大军十月二十日从江宁神策门誓师出发,沿江往镇江而去,在燕子矶遇到了骚扰的张国梁部,张国梁人数虽少,但也敢打敢拼,鏖战一天,阵斩了石达开的亲哥哥,号称“铁公鸡”的石祥贞,向荣听闻大喜,连忙奏报咸丰皇帝。

    张国梁且战且退回,秦日纲只一路行军,连下石埠桥甘家巷等地。在东阳龙潭苍头下蜀和向荣张国梁等江南大营的清军对峙。而江苏巡抚吉尔杭阿在高姿和镇江的太平军首领吴如孝大战于烟墩山。

    杏贞正在养心殿伺候皇帝笔墨,瞧着咸丰皇帝得意地在地图上瞧来瞧去,兴奋地在南边来的臣子的折子里写着什么,杏贞有些好奇,“皇上,您这写的什么呢?”

    “哦,皇后,朕瞧了瞧地图,有些策略要给前线的臣子去料理,想必按照着朕的法子,江宁指日可下!”

    杏贞偷偷地瞧了瞧折子里写的朱笔,一阵无语,不明就里的后方指点瞬息万变的前方是军中大忌,正欲开口劝说,却又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说话。

    谁也不会傻子,知道什么话该听什么话不该听,只要事后报捷的折子说是完全按照皇帝的意思去办了才能有如此成就,这样也就够了。

    咸丰又想起了一件事,抬起头和杏贞说道:“皇后,朕有件事儿想问问你的意思。”

    “皇上什么事儿自己做主便好,何须来问臣妾。”

    “不是外朝的事儿。是皇太后的陵寝之事,先帝原本是将皇太后的陵寝和琳贵妃一起在妃园的,如今有人在嚼舌头,”咸丰皇帝的眉毛拧在了一起,“说朕亏待亲弟,眼又要亏待养母了!实在是可恼,朕想了法子,将皇太后棺外再建宝墙,以示为尊,另外将妃陵抬为后陵。你瞧如何?”

    杏贞完全不懂这些。只能连忙点头,“皇上说言甚是。”

    次日,咸丰皇帝下诏,“将来大行皇太后奉安。即拟以慕陵妃园寝做为山陵。惟宝城城后。必须筑墙一道,……至围墙亦有顺路可通。”宝城内葬孝静皇后,宝城外至中间葬十六个嫔妃。使整个妃园寝形成了以孝静皇后为中心的大园套小园的形状。这样既不违反道光帝的旨意,又突出了孝静皇后的位置。为进一步表示孝敬,咸丰帝又决定将原妃陵的绿琉璃瓦改为黄琉璃瓦,陵前加建神厨库,妃园寝改为后陵——是为慕东陵。

    高资烟墩山。

    吉尔杭阿的策略相当有用,自从自己到了这烟墩山,阻挡了镇江的太平军运送粮草到天京的粮道之后,镇江的太平军守军气急败坏,已经往着这边来攻了好几次,自己的千余人马几次都要险些溃败,幸好向荣不计较自己的擅自行动,又拨了一千人过来,这才堪堪守住。

    如今也到了该分胜负的时候了,吉尔杭阿在烟墩山的山头瞭望从镇江方向络绎不绝行军而至的太平军,心下一片冰冷,这镇江的发逆大军倾巢而出了!

    山下的太平军即刻发动进攻,只是团团将烟墩山四面围住,江宁知府刘存厚颇懂军事,站在吉尔杭阿边上,惊恐却又强做镇定地禀告道:“巡台大人,发逆这是要全歼咱们!”

    “咱们阻了发逆如此久的粮道,若不是想全歼咱们,怎么会全军出发。”吉尔杭阿风轻云淡地说道,丝毫不为眼下的局势着急。

    “可恶江北大营,居然对着这边的局势视若罔闻!”刘存厚击掌道。

    吉尔杭阿摇了摇头,“不能怪江北大营,如今他们正在围攻瓜州,也是分身乏术,可惜僧王远在河南,就靠着咱们的这些兵能骚扰江宁至今,已经是赚够了本钱,”吉尔杭阿神色肃穆,原本的淡然转为了坚定,“传令将士们,如今再无退路,只能奋勇杀敌了!”

    “喳!”

    太平军木一总制左一军统领吴如孝瞧着山上的几千清军,面对着自己团团围住的大军有些骚动,队形渐渐慌乱了起来,满意地点了点头,“三通鼓后,全军出击,这里的清妖只是一个小添头,咱们还要和燕王会师呢!速战速决!”

    三通鼓后,镇江的太平军一拥而上,声势滔天,山上的清兵闻之变色,若有退路,眼下肯定是已经溃散了,可吴如孝下定决心要解决掉这骚扰粮道日久的烟墩山清军,十面合围,反而激起了守军的必死之心,吉尔杭阿亲自挥动战旗鼓舞士气,清军守了两日,丝毫未见颓势。

    而在东阳龙潭苍头下蜀和太平军燕王秦日纲对峙的向荣部已经鏖战了一月有余,接到了吉尔杭阿的救援信,向荣摇了摇头,“如今怎么还有富余的兵去救援他!”却又不能不救,只能派出了张国梁领着一路骑兵前去救援,聊胜于无。

    第三日太平军的冲锋更加猛烈,火炮火枪轮番上场,连守在吉尔杭阿边上的亲兵也一一派了上去,四下除了硝烟,就是血腥味,清军慢慢地抵挡不住了,从山腰退缩到了山顶,吉尔杭阿再三大喝,挥动战旗都无济于事,吴如孝瞧着督战的吉尔杭阿十分厌烦——若不是此人,恐怕早就西进和燕王会师了,吩咐过火枪队,先狙击死此妖。

    几伙火枪队的人冲了上来,隔着一排的清军,啪啪啪,击中了吉尔杭阿,吉尔杭阿身上补服上的锦鸡嘴角的一大团血渍慢慢地闪开,正在挥刀指挥的刘存厚听到后头的阵阵惊呼,砖头就尔杭阿嘴角泛出血沫,慢慢地倒下,刘存厚大惊,连忙叫道:“抚台大人!”抢上前扶住,吉尔杭阿嘴角慢慢地咳出了许多血,染满了刘存厚的衣袖,吉尔杭阿惨然一笑,“如今也是力战为国了,刘知府,你知道吉尔杭阿在满语里头是什么意思吗?”没等刘存厚回答,“是像鹪鹩一样的的意思,这种鸟见了人就躲的,旧时京里的友人都嘲笑我胆小,如今谁敢说我胆小!”吉尔杭阿的眼神散乱了开来,“烟墩山之事已不可为,你率军突围吧。”说完长长吐了一口气,就此僵住了身子,再也不动了。

    “抚台大人!”

    咸丰四年十一月初一,江苏巡抚吉尔杭阿率军被太平军包围于烟墩山,鏖战三昼夜,亲执旗挥舞,吴如孝在四面筑营紧逼,“枪炮日夕相持”。十一月初三,吉尔杭阿中炮当场毙命,江宁知府刘存厚护尸突围亦战死。咸丰皇帝震惊,追赠吉尔杭阿总督,予一等轻车都尉世职,谥勇烈。于殉难地方建专祠,上海亦建专祠。子文钰袭世职,赐员外郎。追赠刘存厚予骑都尉世职,谥刚愍。(未完待续……)

    ps:鹩一样为国捐躯的吉尔杭阿份上,来几张票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