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江南江北(六)
    向荣闻吉尔杭阿被围困,急令福建漳州镇总兵张国梁驰援救助,十月二十五日战太平军于丁卯桥,胜之;又胜之于五风峰口,惟已不及救吉尔杭阿阵亡。燕王秦日纲部于十一月五日与镇江的吴如孝部会师,随即大败向荣和张国梁部,会师向东而去,十一月九日,秦日纲等率太平军由金山夜渡长江,进攻江北大营,清军闻风大溃,钦差大臣两江总督陆建瀛战死,江宁将军率八旗妇孺力战退守平岗,困守不出。太平军占领扬州,立即征集粮食,转运镇江,并乘胜攻下仪征浦口江浦等城,准备由浦口返回江南。然向荣先后从江南派出提督邓绍良总兵张国梁渡江北援,并收复了浦口江浦,阻塞了太平军自浦口南渡之路。秦日纲等遂率太平军主力东返瓜洲,稍事休整后南渡镇江。

    正当向荣派兵支援江北之际,翼王石达开率大军自江西回援,从太平出发,分路进向天京外围,水陆并进,声言直扑江南大营。向荣闻讯,急忙从江北调张国梁驰赴溧水,以阻击石达开军。这时向荣四面皆敌,顾此失彼,应接不暇,处境空前困难。十一月二十日,秦日纲等率太平军从镇江外围撤回金陵,驻营观音门燕子矶一带,张国梁也率队尾随,赶回大营,二十五日,向荣闻溧水失守,又派张国梁率队驰救,以堵太平军东进苏常之路。正当江南大营东堵西溃左支右绌之际,太平军各路主力已云集金陵东北郊。杨秀清抓住有利战机,决定彻底摧毁江南大营。面对太平军的强大攻势,向荣一筹莫展,只得从外围各据点收缩兵力,增防大营。

    江南大营里头人心惶惶,军心浮动,张国梁再三弹压,这才勉勉强强维持了秩序,听到向荣宣召,连忙赶到向荣的帅帐。见到向荣背着自己。在瞧着跟了他三十多年的腰刀,那眼神是如此的温柔和细腻。

    乌云压城城欲摧,粗通文墨的张国梁莫名其妙地响起来这句不知道那里听来的诗,向荣擦好了腰刀。放在了案上。转过身子。瞧见张国梁来了,点了点头,“殿臣来了。坐吧,军中如何?”

    “军心有些不稳当,不过标下已经弹压好了,如今且无大碍。”张国梁坐下回道。

    “军中物资可还充盈?”

    “除粮草外,别的尚且富足。”

    向荣点了点头,“江南富庶之地,粮草补给无妨,随意何处调拨过来便是,这些暂且不提,殿臣,你从咸丰元年在广西就跟着老夫,老夫待你如何?”

    张国梁站了起来,连忙回道:“大帅对标下恩重如山!”

    “既然如此,老夫有一道军令,要你去做!”

    “请大帅施令!”张国梁半跪听命。

    “我要你等到发逆大军来袭的时候,带着军中的兄弟撤退句容去!老夫给你断后!”

    张国梁抬起头,一脸惊骇,“大帅!”

    “怎么,你敢违抗军令不成?”向荣少了往日的彪悍和粗鲁,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

    大帅这是抱了必死之心啊,张国梁膝行往前,“标下的骑兵还堪一战,请大帅让标下断后!”

    “你能断什么后,老子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长!你的日子还在后头,自从江北大营一失,老子就知道情况不妙了,发逆这些龟儿子这是下定决心要彻底灭了咱们啊,老子向来都不肯服输,可是眼前也不得不承认,眼下,咱们是比不过这些龟儿子了!”向荣用他的川音骂着,“不过大营就算破了亦可以再造,江北那边就是如此,咱们江南大营,人不能少了,若是人散了,多少个大营都没他龟儿子用!广西带出来的子弟们,你可给老子照顾好了,”这隐隐已经有了托孤之意了。

    张国梁不发一言,只拿眼瞪着自己的主帅,向荣身上御赐的黄马褂此时分外的刺眼,张国梁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连忙低下头,双手撑地,大声地承诺了下来,“是!大人!”

    “你去吧,到时候,什么东西都搬走,搬不走的,和火药放在一起,还有粮草,到时候让那些龟儿子们烧的烟熏火燎的才算完!”向荣整了整衣冠,瞧着案上的那道命自己为钦差大臣,专办军务的旨意,向荣笑了,笑的很开心,却又有些苦涩。

    “龟儿子的陆建瀛,死战不退,倒是把老子带到沟里咯。”向荣隐隐的声音在帐内响起,渺不可闻。

    十一月二十八日,太平军开始进攻,至二十九日,清军仙鹤门营垒被占,退守青马群。十二月初一,太平军发起总攻,主力进攻青马群,一部出太平门直指江南大营西翼,一部翻越钟山拊大营之背,此时,城内的太平军也从通济门,朝阳门(今中山门)出击,威胁大营退路。

    赖汉英所部一马当先,攻向了向荣的大营,只见两边箭镞如雨,过了一会却又停了下来,赖汉英哈哈大笑,“清妖已经大乱,诸位兄弟一起进账,分金拿银!”

    “分金拿银?想的轻巧!先过你老子向荣这一关!”江南大营的辕门大开,白发苍苍的向荣骑着五花马,全身披挂,老当益壮,神色彪悍地立在辕门前藐视群雄,“赖汉英,你这个靠裤腰带才能当上丞相的废物点心,敢不敢和你爷爷我大战三百回合!爷爷要是输了你一招,爷爷就跟你姓,就姓无赖的赖!哈哈哈哈!”向荣哈哈大笑,策马一跃而起,雪白的腰刀如闪电般劈向了赖汉英的脖子!

    十二月初一,太平军围歼位于孝陵卫的清军江南大营,钦差大臣向荣和一干老弱残兵亲自断后,大声呼喝,力战不退,一刀劈的冬官又副丞相赖汉英生死不知,又在营中放火,以阻挡太平军的攻势,最后身中三十余箭而死,死时犹不闭眼。漳州总兵张国梁领着残部退至句容,后又退至金坛据守,至此,围着江南达两年之久,耗费两江浙闽钱粮无数的江南江北大营,全数陷落。(未完待续……)

    ps:月票!推荐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