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一、离间之计(一)
    杏贞正在储秀宫的寝殿里头安稳睡着,昨个晚上大阿哥有些发烧,自己亲自照宿,到了两更天,载淳的体温降了下来,杏贞放宽了心,叮嘱奶妈和嬷嬷照,这才安然睡下。

    殿内的红罗炭燃的正暖,杏贞在梦中无声地咧嘴笑了起来,突然耳边听得一阵人语,又听到了殿门被咿呀打开,一个焦急的女声在耳边响起,“皇后娘娘,娘娘,快醒醒,快醒醒!”

    被打断了睡梦的杏贞有些不悦,隔着厚厚的床帐冷然开口。

    “什么事儿?”

    是安茜的声音,“养心殿杨庆喜传来消息,说皇上刚刚接到八百里加急,瞧了一眼,就呕血了!”

    “什么!”杏贞完全清醒了过来,虽然脑子还有些发胀。

    “叫报信的人进来,叫帆儿来梳头。”皇后的声音镇定的很,连带的让安茜宽心了不少。

    前来报信的是御前的小太监双喜,双喜跪在内殿禀告道:“回娘娘的话,皇上寅时二刻接到江苏来的八百里加急,才打开瞧了一眼,就呕血了,杨总管唬的不得了了,叫奴才来请皇后娘娘过去瞧瞧。”

    “是不是向荣,或者是陆建瀛?”

    “奴才不知道,但是万岁爷骂了句两个无用的蠢材”

    “本宫知道了,”总是江南江北大营的事儿,不会有别人事让皇帝如此上火了,杏贞叫帆儿随意地挽了挽发髻。又想起一件事。

    “皇上昨个进了鹿血?”

    “是。”

    “进了几碗?”

    “三碗”

    “好大的胆子!”杏贞骤然发怒,双喜措不及防,整个人趴下瑟瑟发抖,“鹿血大燥,你们这些起子居然不劝着皇上,让皇上进了三碗!”

    “奴才劝过了,万岁爷强要的。”

    鹿血大补也是大燥,喝完鹿血必然要散发出来的,“昨个谁侍寝的?”

    “是鑫贵人。”

    “罢了,”横竖是咸丰皇帝不爱护自己的身子。“本宫不该怪你。你起来吧,轿辇备下了吗?”

    “备下了。”

    “快去养心殿。”

    杏贞披着披风赶到养心殿的时候,太医已经在望闻问切了,杏贞来不及行礼。只微微一蹲身子。连忙开口问道:“皇上的身子怎么样。打不打紧?”

    太医院院正把了脉,回过头回道:“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只是一时肝火太旺。服一些清热的药便好,不碍事的。”

    “皇上呕的血是怎么回事?”

    “微臣不敢断定,亦或是畜生的血,”太医院院正一出口便冒了一身冷汗,怎么能说皇帝嘴里的是畜生的血呢。

    幸好皇帝皇后都没注意院正的话,咸丰皇帝瞧着杏贞的焦急模样,不由笑了起来,“朕没事,只是气急了。”边上的鑫贵人一脸担惊受怕地拧着手帕。

    “鑫贵人你先回宫吧,本宫和皇上有话说。”杏贞也不欲教训鑫贵人,免得别人以为自己是在嫉妒。

    “是,皇上,皇后,臣妾告退。”鑫贵人偷偷瞅了一脸皇后,皇后的脸上没什么异样,这才悄然退下。

    御医们也流水般的出去了,西暖阁里头只留下了养心殿伺候的一行人,咸丰皇帝瞧见边上的杨庆喜,笑骂道:“你这个多嘴的奴才!”

    “奴才也是怕了,万岁爷刚才那样子,奴才是怕得六神无主,只能请皇后娘娘过来了。”杨庆喜苦着脸跪下装模作样地要自己扇自己巴掌。

    “行了,狗奴才,把那个折子拿给皇后瞧,”咸丰皇帝进了一碗汤药,精神好些了,对着杏贞说道:“朕无妨,就是有些怒火攻心罢了,你瞧瞧那折子,这南边的人,”咸丰皇帝一脸灰色,疲倦地闭上了眼,显得是如此憔悴,“委实不中用!江南江北两座大营半月之前全部溃败,陆建瀛向荣战死,其余死者不计其数,这还叫朕怎么过年!”

    杏贞接过了江宁将军上奏的折子,那折子上还是血迹斑斑,惊心怵目,杏贞一目十行地瞧完了折子,长叹一声,对着咸丰说道:“既然如此,只能是再建两座大营了,皇上也别太生气,这两座大营作用甚大,去年的西征草草收场,和如今苏州无锡等地安然无恙,这可都是向荣和陆建瀛苦心经营的功劳。”

    “你说的极是,哎,还是朕急了些,若不是朕一心要他们攻下江宁,如今也不会闹的如此收场,幸好,祥厚的满营未大损,张国梁部还在句容一带,朕咬咬牙,花些钱粮叫他们再建便是。”咸丰皇帝对着流水般出去的银子带来的效果十分不满意,“就盼着僧格林沁的大军扫清河淮山东,再南下一举扫荡发逆!”

    “僧王的骑兵估摸着不适合江南水乡,”杏贞先打了预防针,免得皇帝对僧格林沁的骑兵期望过高,杏贞想了一想,倒是想出了个主意,不知道这个主意能不能一举定乾坤,不过推波助澜借刀杀人倒是绰绰有余。

    “皇上,这江南江北大营不急着重新建,臣妾倒是有个法子,”杏贞坐在咸丰的窗前,目光炯炯,“能让发逆自相残杀!”

    “兰儿你快说,”皇帝握住了杏贞的手,“你若是能救眼前之急,朕什么事儿都答应你。”

    “臣妾就想着皇上的身子能好,心情疏散些就罢了。”杏贞反握住了皇帝冰凉的双手,对着伺候在殿内的杨庆喜如意双喜等一干太监说道:“你们都退下。”

    杨庆喜瞧着咸丰皇帝,皇帝挥了挥手,杨庆喜这才带着两个小太监出了寝殿。

    “皇上此事需要派个谨慎些的人去料理才是,臣妾是这样想着的”六宫之主,执掌凤印的叶赫那拉氏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东方的天色逐渐亮了起来,天空中泛出一阵的鱼肚白,杨庆喜叫醒了站在铜狮子下,互相依偎着打盹的如意和双喜,“快把万岁爷的东西拿过来,准备万岁洗漱,还有吩咐御膳房把早膳多准备些,就说皇后娘娘在养心殿和皇上一起!”

    “得嘞。”(未完待续……)

    ps:我觉得很抱歉,突然就上架了,在没有a签,人气也不好的情况下,我有认真考虑要不要继续公布免费章节。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