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网址 > 十一、离间之计(五)
    杨庆喜的侄子倒是和白白胖胖一脸和气的杨庆喜不同,一脸的平静之色,身子微微弯腰听着安德海的吩咐,把行程听了清楚,杨家侄子心里思索了一番,开口回道:“回安公公的话,若是不赶时间,咱们就先骑马去德州——直隶这边地方还是安静的很,到了德州换船一路南下到清河,然后再换马,沿着淮河边的官道去庐州府,您子如何?”

    小安子一把搂住了杨庆喜的侄子,“什么公公的,杨家大哥,若是不嫌弃,叫声安兄弟便是了,杨大哥你的叔叔在宫里头是我最尊敬的人儿,咱们应该亲近些才是,不敢请教杨大哥大名是?”

    “哦那我就不恭了,鄙名叫着杨九松,大家都唤我老九,安兄弟就叫我老九便是。”

    “九哥好,这趟咱们就可以一条船上的了,外头那两个侍卫是护送咱们的,打打杀杀的活儿他们去办,有什么事儿倒是要咱们兄弟商量着办,还是九哥经验丰富,对着外头的事儿活络些,要劳烦九哥多费心了。”

    “安兄弟哪里的话,”杨九松连忙谦逊,“还是要安兄弟拿总才是,你今个天色已经不早了,咱们要不即刻出发吧?”

    “好嘞,叫上那两个侍卫,咱们即刻出发,就在德州府过年!”

    除夕之夜,皇帝和皇后在乾清宫赐宴六宫嫔妃,咸丰四年的下半年颇为不顺,皇太后薨逝。罢免了恭亲王,江南江北大营被破,两江总督阵亡,江苏提督阵亡,江东烽烟四起,。国库空的可以跑老鼠,倾全国之力才勉力维持了江南战事的支出,还好肃顺磨刀霍霍,清算了一些内务府的寄生虫,又不顾财政的危险发了当五十的大钱。听说过了年。又要发当一百当一千的大钱了,如此风雨飘摇,皇帝倒是真无心在这大节日里头玩乐,例行的三巡酒之后。皇帝回了养心殿独居。各宫嫔妃也就都散了。

    丽妃在月华门前头赶上了杏贞。行礼之后,带着一丝委屈含着泪说道:“皇后娘娘,您要给臣妾做主啊。”

    杏贞奇怪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臣妾的阿玛前些日子上朝的时候。”丽妃瞧了一眼边上没什么外人,“不小心冲撞了肃顺,那肃顺就翻脸,在咱们皇上面前参了一本,皇上有些气恼,下旨申饬了,臣妾的阿玛回府之后又急又愧,一下子就病倒了,臣妾心急如焚,也不敢去找皇上,只好来请娘娘帮帮臣妾了。”

    杏贞挽着丽妃除了月华门,身上的这件吉服真是够沉的,“你放心,”杏贞说道,“咱们皇上什么性子,妹妹你还不知道?那火气一时半会下去了,什么事儿也没有,何况皇上也只是下旨申饬了一番,又不是贬官流放,阿弥陀佛,”杏贞瞧见丽妃的脸刷的变白了,“呸呸呸,该打嘴,没事儿的,你就宽心吧,叫你阿玛也宽心些,最近皇上为了南边的事儿火气大,你阿玛撞在枪口上了!”还是因为恭亲王的事儿被连累了吧,原本是极好的外交协议,庆海因此也升了官,只不过皇上发作了恭亲王,连带着和恭亲王一起当过差的人瞧见了,抓到了由头也要发作一遍,不过这话不能和丽妃说。

    “娘娘这么一说,臣妾心里就踏实了,”丽妃拍了拍胸口如释重负地说道,华丽厚重的吉服也掩盖不了丽妃浑圆的胸脯,杏贞偷偷地咽了下口水,“都怪那个肃顺!”丽妃愤愤,“架子那么大,臣妾的父亲也是礼部侍郎,他就是户部尚书而已,只不过仗着皇上宠信罢了,居然如此不给同僚面子。”

    “好了,妹妹。”杏贞止住了丽妃的抱怨,拉住丽妃的手,悄悄的说道,“言多必失,这肃顺可还是内务府大臣,这宫里若是没有几个他的心腹,那可真是奇谈了,小点声。”

    丽妃左右瞧了瞧,吐了吐舌头,“听娘娘的。”

    “你也不用担心,等过些日子,皇上在正月里头该忙的事儿忙完了,你多带着大公主去养心殿找皇上,皇上公主的份上,不会不理会你的,叫你父亲安心些,胆子这么小,怎么当差,”杏贞开了句玩笑,“过些日子,洋人还要换约,叫他养好身子,本宫还想着让他去和英夷打交道呢。”

    “多谢皇后娘娘栽培,”丽妃乐极了,连忙扶住杏贞朝着储秀宫走去,“皇上最近这性子真是古怪,动不动就发火呢,还有呢,”丽妃转过头下,宫人们都亦步亦趋地跟在后,自己的话不虞被宫人听见,就轻轻地说道,“进的鹿血也比前些日子多了,臣妾真是担心”

    杏贞点点头,“别说你了,本宫也担心,只是劝了劝皇上,皇上倒是面前答应了,背过身子还是抛在脑后了,也没办法了,你是宫里的老人了,如今过了年,又是要选秀的时节到了,让皇上开心是咱们的本分,别过了头便好。”

    “臣妾听皇后娘娘的。”

    李鸿章正在和皖北兵备道按察使扯皮,已经过了年是咸丰五年了,李鸿章想着在正月的时候把团练的银饷在兵备道这里解决掉一部分,可是那个兵备道也是当惯了官的的老油子,云山雾罩,太极推手耍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不肯松口。

    “李大人,本官也有本官的难处啊,庐州滁州颍州凤阳这些地方都是要靠着我这衙门转运的军粮呢,您也是知道的,僧王的大军也驻扎在颍州和亳州,那边若是周转不及时,我可是掉脑袋的!”

    耐着性子和滑不留手的兵备道再谈了一会,只见自己的亲随在花厅外探头探脑,李鸿章皱了眉头,“什么事儿?”

    “大人,京里头来了人了。”小厮恭敬的叉手在花厅外的檐下回禀道。

    李鸿章瞧着那小厮的意思,朝着皖北兵备道道台微微欠身,“哦,是下官的父亲大人寄来了信,高堂来信,少荃不敢不先去奉安,请大人少坐片刻。”

    “不用了,本官衙门那里也有许多事儿,咱们改日再叙吧,李大人。”

    “少荃恭送大人。”李鸿章将皖北兵备道按察使送出了二门,转过身子问小厮,“是京中哪儿来的人?”

    “来的人不肯说,不过老管家瞧着那两个趾高气扬的人,还有一个小子,估摸着是宫里头的人,管家已经安排到后头去了。”

    “唔,我这立刻去见。”(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