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一、离间之计(六)
    安德海正在和杨九松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这庐州府美景美食,听到了花厅外头传来的脚步声,安德海连忙站了起来,背上背的包裹严严实实的,李鸿章走了这件小小的抱夏,打量了站在眼前有些拘谨的这个年轻人,瞧着那微微弯曲的背,和过分中性化的脸,李鸿章猜到这必定是来自宫里头的内侍,李鸿章抱了抱拳,“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在下便是李鸿章。”

    小安子略微有些拘谨,本来是想行个大礼,可转眼想到自己是皇后宫里的,不是寻常的奴婢,分外尊贵些,便只是和杨九松一起打了个千,瞧见只是李鸿章一人进了抱夏,便掏出怀中的一份火漆封口的书信,递给李鸿章,“小的姓安,叫我小安子便可,李大人一便知端的。”

    李鸿章接过了安德海手里的信,皮上的字迹,李鸿章便知是谁寄给自己的亲笔信了——自己书房的暗格里还躺着三四封同一人写的,李鸿章毕恭毕敬地打开,不多会便瞧完了里头的内容,不由得低头猛思,皇后这是什么意思?要我派得力的部下送他们去江宁,这皇后娘娘想做什么?

    安德海瞧见了李鸿章思索的模样,开口笑道:“主子说了,若是李大人想知道,我这背后的东西,也可以给李大人瞧瞧。”

    微微思索,李鸿章便收了好奇心,“罢了,既然皇后娘娘如此保密,在下也不敢探求什么了。安兄弟,暂且歇息一日,明日在下再派一千人任由你差遣如何?”别人的秘密还是少知道些为好。

    “甚好,随我和杨九哥来的两位御前的侍卫,就暂且住在大人府上,等小的从东边回来,再从庐州府出发回京。”

    太平天国春官正丞相胡以晃从安徽转回之后,杨秀清觉得他在庐州城下的表现丢了自己的人,亲自施了杖刑,春官正丞相的位子还留着给他。却不复之前的信任。被一脚踢出了天京这个小天堂,到板桥附近的大胜关驻守,这胡以晃每日借酒浇愁,日思夜想就是想着怎么才能回天京里头去。而不是在这外头临江的地方天天吹着刺骨的江风。

    这日胡以晃难得酒醒。带着几个亲兵。骑着马,出来沿着大胜关的城门巡视了一番,其实巡视也只是装模作样。上游的湖口芜湖都有重兵把守,下游的江南江北大营在去年又被打破了,清妖又没有什么水师,怎么能越过这长江来攻打自己这无关紧要的大胜关,胡以晃准备回去补个觉,再和府里头新得的美人温存温存,借此来打发这漫长无聊的时光,胡以晃调转马头沿着江回府,只见岸边有一群太平军围在一起,对着一个人手里的一个盒子指指点点。

    胡以晃眯了眯眼睛,甩甩头,边上的亲兵心领神会,策马上前,不多会,那亲兵就疑惑地把那个盒子拿了过来,呈给了胡以晃,“丞相,兄弟们说这个盒子是上游飘下来的一艘船丢下来的,帜,好似是清妖的船。”

    “哦?”胡以晃百无聊赖地接过那个长木盒,只见木盒用一个小巧的铜锁锁着,胡以晃摇了摇,里面传来的是几声闷响,胡以晃用手边的小刀劈掉了铜锁,盒子里头装着一个杏黄色绸布的长条形袋子,胡以晃丢掉了木盒子,把绸布袋子打开,里头掉出来了一卷绣着祥云图案的卷轴,胡以晃这会子觉得是不对了,正了颜色,呵斥亲兵四处散开警戒,自己慢慢卷开了卷轴。

    胡以晃以前幼年时读过几年书,基本上的字还是认识的,卷轴上的骈文有些不懂,可是“约为兄弟之国”,还有后头的几句话还是清楚知道意思的,这卷轴里头的意思让胡以晃怒目圆睁,险些坠下马来!

    胡以晃定了定神,把手里的卷轴仔细地卷好,像对着自己新纳的那房姨太一样温柔,又重新放进了袋子,这样似乎还不太妥当,又大声叫亲兵把地上的木盒子拾起来,重新放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木盒子塞进了自己的胸前。胡以晃此时容光焕发,比那年被封为春官正丞相的时候还要容光焕发。

    “备下马匹,和本丞相回天京!”

    有个亲兵小心地提醒胡以晃,“丞相,东王九千岁上次说了,您无诏不得进京。”

    “无妨!这次就算九千岁要杀了我的头,我也要进京,天大的事儿和东王汇报!”胡以晃大声的说道,心头火热,若不是胸前放了个最最紧要的事物,此刻胡以晃真想袒开胸膛,大声尖叫

    安德海在船舱里瑟瑟发抖,刚才李鸿章派出的船只顺风顺水到了江宁城下,没等船上的投石器把一个红木盒子扔出去,江宁城上就射出了雨点般的飞箭,吓得安德海连滚带爬地进了船舱。

    杨九松进了船舱,瞧见安德海的样子不由得好笑,“安兄弟,那个盒子已经丢到了江宁城下,刚刚我还瞧了一下,有人正在城下操练呢,想必是能送到了。”

    “嗳嗳嗳,这便是极好,主子的意思叫咱们先在庐州府等会子,瞧瞧这边的形势如何,我是真没那个胆子敢再来这南边了,天老爷,那箭真是雨水一般的射过来!”

    “安兄弟放宽心,”带队的千总进了船舱,笑着奉承道,“咱们这船是广东那边洋人造的,来去如飞,逆贼肯定是追不上来的,安兄弟咱们是不是还要去镇江一趟?”

    “也不用了,横竖咱们已经送出去两个盒子了,剩下这个我带回去也就罢了,”安德海定了定神,“咱们快些走吧,我是半刻也不想再呆这儿了,早些回庐州府我好放心!”

    “好嘞,您请擎好吧!”

    韦昌辉拿着手中的白玉杯,望着杯中琥珀色的三十年陈酿武陵春痴痴出神,自己维持这么段无聊的闲暇日子已经有些时间了,自从杨秀清剥了自己的城防之权之后,自己的日子越发轻松了起来,连着往日里宾客如云的场景,都似乎很难再见到了。

    没想到天王居然能隐忍至此,把自己后宫之中最喜爱的朱九妹姐妹花拱手让出,还越发地杜门不出,众人前去求见天王,十有**得到的都是天王在打坐,为天国祈福。

    韦昌辉嘿嘿冷笑,自己是根本不相信洪秀全有如此肚量,那日天王跪在地上向杨秀清请罪的时候,洪秀全什么脸色自己是清二楚,只是如今怕是火候还不够,什么时候自己再添一把火就够了。

    北王府的侍从首领从外面急趋进来,神色匆忙,朝着正在自斟自饮的北王韦昌辉说道:“大王,城防的得到了一个要紧的东西,恰好被咱们的人拿到了手,急着要拿给大王定夺。”

    “什么要紧的东西,值当他这么兴师动众地跑过来巴巴的告诉本王?”韦昌辉不以为然,用象牙筷子夹了片鹿肉脯细细地吃了,自己负责弄了几年天京城的城防,心腹总有那么几个的,有什么消息,自己也能早些知道,那亲信连忙上前把拿到的红木盒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呈给了北王,韦昌辉瞧到了里面的东西,本来若无其事脸立马变了脸色,他一把夺过了那黄布包裹着的东西,从头到脚细细地遍,键的地方,不由得大喜过望,连白玉杯中的武陵春倾倒了出来,浸湿了自己的龙袍都恍然不知,“好好好好,真是想瞌睡,天上掉下来了枕头!你出门叫轿夫准备好,我要立刻去天王府!”

    “东王那边若是问起”

    “就说本王要请天王为自己的未出身的孩子祈福。”

    “是!”

    “朕闻上天有好生之德……中原江南生灵涂炭,朕不愿万民泣血……愿和东王杨划江而治,约为兄弟之国……钦哉!”

    清秀正挺的墨字写在黄绫之上,每个字都是那么地清晰,似乎直接刻在了洪秀全的心上,字字带血,又好像是黄钟大吕,一遍又一遍地在这位人间神袛的心里敲着。

    划江而治!兄弟之国!

    胡以晃策马一路奔驰,到了东王府制式恢弘的彩楼前下马,那个盒子被胡以晃视若珍宝地捧在手里,东王府前头地侍从瞧见了,连忙上前行礼道:“我的大丞相!东王爷爷都已经颁下谕旨,不许丞相你无故进京,您这私自回来,不怕东王发怒,点了你的天灯?”

    这就是胡以晃素日里门包塞的极勤的缘故,也是胡以晃是杨秀清心腹的缘故,不然东王府的侍从不会如此热络。胡以晃得意地笑了笑,把手里的白玉扳指丢给了那个迎上来的侍从,“不相干,今个我回来是有个极好的消息禀告东王,叫你卖个乖,到时候跟着我一起进殿,东王九千岁必然会赏你些什么的!”

    “那我可就要托丞相的福了,您先等着,我这就进去给您通报。”

    “和王爷禀告,就说我有泼天的大事要告诉大王,这才冒死赴京的!”(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