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二、天京事变(三)
    “皇上您可知堡垒最容易是那里被攻破的?”杏贞在养心殿暖阁里头写好了三卷国书,得意地笑道自问自答,“便是这堡垒的内部,只要咱们缓上一缓攻势,发逆的内部必然要生乱,毕竟,这至尊只有一个位置呀,那洪秀全若是还继续吧这天王当下去,必定要有所反应,若是杨秀清真想天父下凡,把这洪秀全取而代之,也必定要上钩;所以这东西给谁都无妨,发逆他们无不管咱们这是不是真的,只要能成功地捣乱,臣妾这抄的东西就派上用场了!”

    咸丰皇帝点了点头,“此计大妙,有群英会蒋干盗书,曹操中计的风范,”皇帝握住了杏贞的手,略带感激地说道,“兰儿你真是长了一个玲珑心呢.”

    “皇上真会说笑,皇上只要开心了,臣妾就开心。”

    ………

    就在三王出了天京城的第二天,迫不及待的杨秀清就上演了他人生之中最辉煌最精彩的一出大戏。杨秀清再次打出自己天父下凡的王牌,开始表演内涵最为深重的下凡大剧,地点选在东王府。

    洪秀全来不及坐上他那一百零八人抬的轿子,只让两个人抬着轿辇到了东王府,刚刚下了轿辇,就秀文披头散发地站在东王府大门的汉白玉基石之上,洪秀全连忙跪倒,“小子恭听天父教导。”

    天父附身的杨秀清袒露着胸口,赤脚站在东王府门口。边上的侍从跪了一片,连街上来往的行人也一同朝着杨秀清跪下,天父翻着白眼,声音洪亮,在街上激荡,天父厉声呵斥道:“尔与东王皆我子,东王有咁大功劳,何止称九千岁?”

    洪秀全险些咬碎了牙,欺人太甚,这天国的万岁只能有一个。杨秀清啊杨秀清。你这是要和我拼个你死我活啊!半响没有答话,天父复又震怒了起来,“尔为何不敢答话!”

    洪秀全无奈,只能答道:“东王打江山。亦当是万岁。”

    天父满意地点了点头。复又再问:“东世子岂止是千岁?”

    到了这步田地。还在乎什么东王世子,天王洪秀全木然,怒火万丈却又不能发作出来。只能机械地一字一句地答道:“东王既万岁,世子亦便是万岁。且世代万岁。”

    天父见演出目的达到,满意地笑道:“我回天矣。”

    杨秀清也得意地笑了,不再说话,径直转身回到东王府,命人关上了大门,只有天王还依旧跪在地上没有起来,边上的侍扶起了洪秀全,此时的洪秀全已然笑容满面,对着东王府的侍从官笑着说道:“天父传下旨意,东王弟亦要当万岁,我瞧着二月初二的日子甚好,就在那天行东王九千岁升为万岁的典礼!我们兄弟共享天国富贵!”

    “天王万岁,东王万岁!天王万岁,东王万岁!”

    洪秀全瘫倒在了轿子上,一路恍惚地回到了天王府,连自己怎么进了金殿都不知道,直到女官奉上了仙露茶,这人间的神袛被热茶杯烫回到了现实,这才想起了刚才在东王府门口当着众人面受的侮辱,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把描着万寿无疆的茶碗狠狠地掼在地上。

    “来人!”外头进了侍从官,洪秀全指着跪在地上的女官,“这个贱婢冒犯了朕,拖下去即刻乱棍打死!”

    侍从官把瘫在地上说不出话来的女官拉了出去,外头只传来几声闷哼声,侍从官进来禀告:“天王,已经处置了。”

    洪秀全点了点头,怒火平复了些,可脸上还是火辣辣的,“准备笔墨,你连夜将朕的亲笔信送出天京城!”

    “是!”

    北王说的对,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

    韦昌辉率了大军刚刚渡过长江,尚未走到浦口,就接到了天王的亲笔信,拈着鼻子天王写的狗屁不通的打油诗,韦昌辉笑了,笑的是如此的得意,如此的意气风发。

    “你回去禀告天王兄,胞弟我即刻折返天京城,率兵勤王!”

    杨秀清啊杨秀清,如今终于到咱们算总账的时候了!

    咸丰五年正月二十八日,子时,天京城。

    两队人马在城下汇合,人马嘶鸣声如沸,天京城的城墙上却无半点反应,打头的韦昌辉朝着迎面而来的燕王秦日刚点点头,“老秦,你也来了。”

    “天王宣召,不敢不来,”秦日刚在马上给北王韦昌辉行礼,“何况那贼子往日里欺人太甚,我早就想要和他拼命了!”

    韦昌辉点了点头,“前次的事儿我也是迫不得已,秦老弟你别放在心上。”

    “北王哪里的话,那都是那个人弄的好事,得罪了咱们许多人,叫的天京城内大家都敢怒不敢言,不过也是多亏了他,不然今日咱们能进城。”

    “秦老弟你说的极是,咱们且等着吧。”

    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天京城的玄武门悄无声息地打开,里头出来了一个人,此人正是太平天国兴国侯陈承瑢!

    陈承瑢是广西滕县人,是陈玉成的叔叔,此人短小精悍,以赶车为生,年纪与杨秀清相仿,文化水平不高,鬼点子却不少,是拜上帝会的元老之一。金田起义时,就与秦日纲林凤祥李开芳罗大纲等人一起带兵打仗。作为太平天国的老兄弟,八面玲珑的陈承瑢,一步一个脚印,先是做洪秀全的贴身警卫,后来在杨秀清的提拔下,升任指挥检点。攻下南京后,升任地官副丞相,同年再升天官正丞相,接替刚升为燕王的秦日纲的位子。咸丰四年被封为兴国侯,后来又被改封为佐天侯,是朝内官的首领人物,协助杨秀清总理国务。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性格机警的杨秀清,非常样机警的陈承瑢,引为心腹,委以重任。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让杨秀清想不到的是,陈承瑢对老领导杨秀清不但没有感恩戴德,反而心存怨恨。

    这是为什么呢?(未完待续……)

    ps:求月票和推荐票,打滚的求!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