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官网 > 十二、天京事变(四)
    陈承瑢虽然狡诈,却也杨秀清的飞扬跋扈.要想搞清楚陈承瑢什么时候完全站到了杨秀清的对立面,还得从燕王秦日纲“牧马人事件”说起。

    咸丰四年五月,燕王府有一个养马的马夫,坐在府门前休息,正好碰到杨秀清的同庚叔(同年生兄弟的叔叔,并非亲叔叔)路过,马夫不知是反应慢还是没没有按太平天国的规矩站起来敬礼。这下惹恼了这位同庚叔,抢过马夫的马鞭,狠狠地抽了马夫两百马鞭子,然后五花大绑,送交秦日纲,让他。

    秦日纲还没来得及了解情况,马夫又被气急败坏的东王同庚叔送到主管刑事案件的翼王岳父黄玉昆那儿,要求黄玉昆再打马夫一顿军棍。

    黄玉昆把事件经过问个清楚之后,认为马夫违制,有错在先,但是同庚叔已经打了两百鞭,也算惩罚得差不多了,建议就这样结案算了。

    东王同庚叔闻言大怒,一脚踢翻黄玉昆的办公桌,怒气冲冲地跑到东王府,向杨秀清告状,要求东王主持公道。

    杨秀清一听,勃然大怒,这还了得,打狗也不人!

    杨秀清把石达开叫来,命令他把岳父黄玉昆先关押起来再说。石达开觉得杨秀清有点小题大做欺负人,一个马夫,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就算违了礼仪制度,打了两百鞭子也够了吧?石达开一来认为岳父没有做错,二来也不忍心亲自把岳父打入大牢。就没有立即执行东王的命令。

    黄玉昆既东王的嚣张无理,也不想女婿为难,眼见东王如此蛮横,很是灰心,担心以后没法开展工作,于是提出辞职,以示抗议。

    秦日纲是个直性子,一昆因为自己吃了亏,觉得有必要支援一下表示回报,便也提出辞职。

    紧跟着黄玉昆和秦日纲辞职的。还有东王府帮着处理朝政的陈承瑢。他觉得杨秀清简直是不分青红皂白颠倒黑白不可理喻,作为秦日纲铁杆弟兄的他,也觉得有必要危难之处见真情,向兄弟伸出援手。

    原本希望集体辞职能唤醒杨秀清。没想到换来的是他变本加厉的疯狂反击。

    杨秀清彻底被激怒了。他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不听话。会有这么多人跟他对着干,会有这么多人胆敢冒犯他的尊严!

    杨秀清发令,把秦日纲陈承瑢都锁拿起来。交给韦昌辉处理。韦昌辉知道杨秀清这又是在考验和整治自己,决定坚决站在杨秀清这边,严厉惩罚牧马人事件的所有成员,以获得杨秀清的欢心。判罚的结果,秦日纲被打了一百棍,陈承瑢二百棍。黄玉昆更惨,打了三百棍不说,还被革去卫天侯侯爵,降为普通士兵。杨秀清的羞辱,让黄玉昆羞愤交加,投水自杀,幸亏被人救起。

    最惨的是那个马夫,竟然因为一时疏忽失礼,就被残酷地五马分尸。

    按照太平天国六十二条法律,只有叛国投敌才能处此极刑。

    太平天国在1854年颁布的法令中,关于仪仗队出行时,的确有回避跪拜的规定,一共有三条。

    第一条是“凡东王北王翼王及各王驾出,侯丞相轿出,凡朝内军中大小官员兵士如不回避,冒冲仪仗者,斩首不留”;

    第二条是“凡东王驾出,如各官兵士回避不及,当跪于道旁,如敢对面行走者斩首不留”;

    第三条是“凡检点指挥各官轿出,卑小之官兵士,亦照路遇列王规矩,如不回避,或不跪道旁者斩首不留”。

    韦昌辉为了自保,博取杨秀清的信任,不惜成为滥用刑法的帮凶。从太平天国苛刻的礼仪类刑法来个同庚叔,显然还没到足以让马夫处以极刑的级别,就算马夫故意失礼,也用不着斩首。

    这个可怜的马夫,没有留下他的姓名,就被东王杨秀清滥用自己的权力,终结了在他其卑微但却同样宝贵的生命。

    杨秀清用自己的权力和无理取闹,破坏了自己颁布的法令,终于夺取了“牧马人事件”的全面胜利,所有反东派全部受到严厉的惩罚,他满意地笑了,觉得自己是个赢家,打了一个彻底的歼灭战!

    洋洋得意的是杨秀清一个人,黯然**的是一群人——秦日纲黄玉昆石达开陈承瑢。

    杨秀清也许不会料到,他的歼灭战,消灭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除了无辜惨死冤死的马夫,被他无理惩罚的这一批人,都将会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他一个道理——自作孽,不可活!

    在这一批人当中,有一个人,将会是歼灭杨秀清战役中至关重要的角色!

    他,就是陈承瑢。

    正是陈承瑢,让杨秀清彻底走上了不归路。陈承瑢的演技,比韦昌辉更加高超,他根本就不需要戴上面具,就能麻痹表演系高才生杨秀清。陈承瑢不动声色,依然尽职尽责地伺候着杨秀清,协助他打理着天国的军政大事,一面暗暗地等待着抽出屠刀的那一刻。

    陈承瑢走出了玄武门,朝着北王和燕王行了礼,淡然地开口道:“北王燕王,城门已经打开,东王也已经入睡了,大军进城吧!”

    “翼王还没有进京?”问话的是韦昌辉。

    “翼王坐着船西去,恐怕没有咱们这么快。”秦日纲接话道。

    “那这泼天的富贵就是咱们兄弟分享了!”韦昌辉一挥马鞭,领着大军入城,“走,咱们去东王府!”

    陈承瑢引导韦昌辉和秦日纲,还有他的三千精兵,悄然进城,迅速控制重要街道和眺望台,派重兵把守。

    控制了外围后,韦昌辉率最精锐的牌?手,从正门攻进东王府。

    大胜之后,人的警惕性自然下降到最低点。击垮江北大营,尤其是打破江南大营后,天京城外基本安全,将韦昌辉石达开和秦日纲一帮人派到前线后,杨秀清更是高枕无忧,东王府的警卫力量和警卫力度,都松弛下来,结果被韦昌辉钻了空子,迅速杀进东王府。

    面对强大而完美的集体谋杀,天父第四子东王杨秀清显得那么无力。杨秀清还来不及表演天父下凡,他的头颅就已经滚落在韦昌辉的脚下。

    咸丰五年正月二十九日寅时初,杨秀清喋血天京!(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