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三、初涉政务(一)
    韦昌辉把剑身上的血迹擦拭干净,放入剑鞘,如释重负.

    从九重天府传来的厮杀声,提醒韦昌辉杀戮暂时还没有结束。

    东王府那些忠诚的牌刀手,还在进行不屈不挠的抵抗。他们对于东王,有着难以割舍的尊敬和爱戴;对于天父,他们也有着长期以来养成的拜,尽管他们还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天父在关键时刻不来下凡。

    “嘿嘿,传令下去,”韦昌辉把还来不及闭眼的杨秀清的头颅捡了起来,温柔地把杨秀清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语气也是各位的温柔,“东王府上下,鸡犬不留!”

    韦昌辉提着杨秀清的血肉模糊的脑袋,跨过一路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带领秦日纲和陈承瑢来到天王宫,向天王洪秀全复命交差。

    “天王,”韦昌辉浑身铠甲,单膝跪地,身后滴答滴答留了一路的血迹,身后跟着是同样浴血的秦日纲和陈承瑢两人,“东逆已经授首!首级在此!”

    洪秀全天父四子,自己的四弟的头颅,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四弟啊四弟,今个怎么来不及天父附身下凡训话了?今个怎么不要杖打朕了?”洪秀全拿起了杨秀清怒目圆睁的头颅,断了的脖子里头流出了鲜血把洪秀全的龙袍染上了几道触目的血迹,“哈哈,你既然如此喜欢和天父同在。今日就让你去大天堂,和天父永远地在一起!”

    没有天父下凡管教的日子,终于来到了!

    “天王,还在杨秀清的船房里头瞧见了这个东西,臣弟不敢擅专,请天王发落此物。”韦昌辉拿出了在杨秀清手里的催命符,杏贞写的国书。

    “朕就知道,不然杨逆不会如此大胆,想当万岁!”

    “天王,如今杨逆虽然授首。可是咱们要如何和天国的兄弟们交代?”问话的是燕王秦日纲。

    洪秀全放下来的心。随即又悬了起来。

    为天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天父上主皇上帝真神真圣旨劝慰师圣神风禾乃师赎病主东王杨秀清,怎么一夜之间就被自家兄弟干掉了?怎么向兄弟们解释?这是个不得不交代清楚的问题!

    “待朕想一想。”

    天刚蒙蒙亮,天王洪秀全发布了天王圣旨,说“东孽”(杨秀清)窃据神器。妄称万岁。已遭天殛。

    天京城炸开了锅!

    北王燕王众军在凌晨突袭东王府。东王被杀,东王府内数千男女被杀尽。其后北王以搜捕“东党”为名,大杀异己。众多东王部属在弃械后被杀。平民也不能幸免,随后血洗南京城,约二万余人被屠杀。一时间,天京城内尸横遍地,呜咽连连,从城内河道漂出的尸体,如过江之鲫,他们衣着黄红两色,像极了被集体下毒杀害的金鱼,鲜血染红了滔滔东流的江水。

    翼王石达开十余日后到天京,进城会晤北王韦昌辉,责备滥杀之事,不欢而散,连夜匆忙缒城逃出城外。北王未能捉拿翼王,尽杀其家属及王府部属。翼王从芜湖起兵讨伐北王,求天王杀北王以谢天下。此时在天京以外的太平军大多支持翼王,北王在势急下攻打天王府,但最终败于效忠天王的将士及东王余众,最终北王韦昌辉于咸丰五年二月十五日被杀,其首级被函送安徽石达开营中验收,燕王秦日纲及陈承瑢不久亦被处死。

    在扬州城外平岗驻扎的江宁将军在二月初的时候,得到斥候来报,说是长江流下了不少太平军的尸体,约有万余人之多,祥厚差点拿手里的马鞭把那个斥候抽了个半死,“什么,发逆死了万余人?你当爷爷我是个棒槌?如今江南江北大营破了,江宁边上那里还有什么能打仗的!”

    如此一番之后,那个斥候赌咒发誓,“全是穿着红色黄色衣服的长毛,泡在江中沉浮的,像金鱼儿似的,军门,我要是半句瞎搅合,您老就抽死我,我也绝不多说二话!”

    祥厚还未来得及出营门去瞧瞧热闹,那厢又一个斥候进来禀告:“在扬州的发逆大军往南边撤退了!”

    祥厚大喜过望,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自己可要接住了!“快派人盯着撤退的发逆,别是给咱们下套,杀咱们一个回马枪,还有,去联系南边的张国梁,他那边离着江宁近,说不得就能知道江宁发生了什么事儿!”

    两江的折子进京的时候,小安子已经早就回宫里头复命了,在宫女们面前大肆说自己在南边的英勇无敌,只有帆儿叽叽喳喳地和小安子争辩,一时间,储秀宫里头热闹极了,连挂在云朵般开的茂盛的杏花树下两只鹩哥也不甘寂寞,像模像样地学着帆儿的话。

    “骗人精!”

    “胆小极了,胆小极了!”

    大家哈哈大笑,在体和殿前头嬉闹着,小安子涨红了脸,“帆儿你老是小瞧我,什么时候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男子气概,说不得也要和前朝的公公们一样,外出领兵杀敌去!”

    帆儿正欲反唇相讥,体和殿外头就传来了杨庆喜的声音“这里可真够热闹啊”,原本散漫的宫人们肃穆了起来,朝着走进来的养心殿大总管施礼,帆儿是皇后的贴身婢女,身份与别人不同,开口问道:“杨公公,这会子您老过来做什么,不会是来打赏我们这些人吧?”

    “帆儿你这张嘴巴呀!”杨庆喜用手点了点帆儿,“是万岁爷请皇后娘娘去养心殿呢。”

    “哦?”杏贞放下了手里头的书,扬了扬脖子,“什么事儿你知道吗?”

    “回娘娘,是南边的大喜事儿!”杨庆喜满脸堆笑,“万岁得了南边的好消息,连连叫了几次的好,这会子刚散了军机,让奴才赶紧来请主子娘娘呢?好像说的是发逆内杠了!死了好些人。”

    杏贞起身,杨庆喜伸出手让杏贞搭着,“这是喜事,也是你的喜事,这好事儿我也不妨和你说,上次本宫让你侄子去南边,办的就是这件大事,杨公公你就等着你的侄子选个好官吧!”

    杨庆喜连忙点头哈腰,“全靠娘娘栽培,全靠娘娘栽培!”(未完待续……)

    ps:杏贞终于要开始走到前台来了,大家的票票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