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注册 > 十三、初涉政务(二)
    “你的侄子倒是稳重的很,若是堪用,本宫栽培也是应当。()”

    杏贞来到了养心殿,瞧见军机章京带着几个苏拉往着养心殿里头送折子,一个小太监接过了如山般的折子,颤颤巍巍地拿进养心殿。

    皇帝今个精神好得很,贞进来,连忙招手让她也上炕,“兰儿啊兰儿,朕啊真是服了你了。”把手里的折子递给了杏贞,“你这女诸葛真是算无遗策啊。”

    接过了手里的折子,杏贞一目十行地虽然从杨庆喜的口中知道了江宁里头发生的事儿,可还是按捺不住心里头的激动和雀跃,早两年让最擅长军事的杨秀清挂掉,实在是太爽了。

    杏贞连忙起身恭贺,又笑着道:“皇上洪福齐天,臣妾为皇上贺,为中国贺。”

    “那里比的了你,片纸让杨逆韦逆授首。”咸丰皇帝拉起了杏贞,高兴地说道。

    “臣妾就算再厉害,也飞不出皇上的手掌心呀。”杏贞捧了下皇帝,“眼下已经有童谣说皇上的圣德了!”

    “哦?兰儿你说给朕听听。”

    “天父杀天兄,江山打不通,长毛非正主,依旧让咸丰。”杏贞和皇帝各自坐下,“这发逆往日就靠着什么天父下凡来造谣生事,蛊惑人心,如今这天兄居然杀了天父下凡的杨秀清,皇上您说,那些发逆心里之前坚信的如何不会动摇,这远远比杀了那么几万人。厉害多了。”

    “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咸丰皇帝摇了摇头,幸灾乐祸地说了这么一句,“想必杨秀清韦昌辉的余孽还不少,朕已经交军机拟旨,让两江等地招降他们。”

    “那既然是招降,臣妾觉得还是不要杀降的好,”杏贞想起了清军最会的招数,便是杀降,“倒不是他们不该死。只是咱们也需做戏给那些还和朝廷对着干的逆贼。瞧瞧,反正之后咱们仁德,还是高官厚禄地养着,若是投一个杀一个。以后再想着发逆投降那就难了。横竖是死。还不如死战到底呢,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嘛,千金买马骨。”

    “兰儿你说的极是。”咸丰皇帝赞许的说道,“眼下就算朕再想杀人也该忍着,叫地方卸了他们的武器,不让他们再掌兵便是,些许的官职,朕给得起。”

    “皇上英明,眼下这江南江北大营也可以再建了起来。”

    “如今这发逆去了两个心腹之患,倒是还不能轻松着啊,江南大营就叫张国梁再建便是,他是一员猛将,江北这边倒是要好好瞧瞧,让祥厚先顶着,再派绿营去便是,死马当活马医吧,”咸丰皇帝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又拈了下鼻梁,瞧着放在案上叠地半人高的奏章,厌倦极了。“这朝廷的糟心事儿真够多的!”

    “臣妾觉得皇上也该找几个人帮着分担下,如今这军机难道都不干事么,倒叫皇上这么辛劳。”杏贞瞧着皇帝的脸色,若无其事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里能找来别人帮忙,”咸丰皇帝先是哑然失笑,却又瞧着杏贞喃喃自语“帮忙帮忙”,杏贞若无其事地笑道,“皇上您干嘛这样盯着臣妾,叫人心里发毛。”

    咸丰皇帝点了点头,把手里的折子丢在一边,“兰儿,要不你帮着朕批折子吧。”

    “皇上,这怎么行,臣妾乃是后宫,怎么能帮着皇帝批折子呢。”杏贞连忙拒绝,眼中有一道奇异的光芒一闪而过。

    “嗨,你往日里帮着朕出了如此多的好主意,那时候怎么忘了自己是后宫了?”咸丰皇帝先是取笑了一番,“朕瞧着你的主意出的极好,兰儿你也说朕累极了,那怎么还不帮着朕分担些?”

    “臣妾不通外事,怕是耽误了国家大事呢。”杏贞还在推脱不已。

    “唔,也无妨,”皇帝想了个法子,“折子还是朕来呢帮着朕批好便是……如此你也无需懂外头的事儿,照葫芦画瓢便是,如何?横竖后宫里头的事儿不多,大阿哥又有奶娘照顾着。”

    杏贞盈盈拜倒,“皇上有命,臣妾自然听从。”复又站了起来,上前依偎在皇帝的怀中,握住了象征皇权的朱笔,听着皇帝的意思,在写满字的折子上轻轻一划,端正地写起字来。

    在一百多年后的一个大学教授叫南中天,上了一个很热的历史类宣讲节目,叫做《百家讲坛》,他说到在1855年初在北京紫禁城养心殿里头发生的这件事,冷静地分析道:“皇后通过对付太平天国的诸多计策之中,展露了自己非凡的政治头脑和军事才华,因为皇后和咸丰皇帝夫妻一体,又诞下了那时候唯一的一个皇位继承人,所以咸丰皇帝对皇后,丝毫没有对着恭亲王这些有可能篡夺皇位人存在的忌惮之心,完全信任了皇后,将批折子这样象征皇权的权利交给了皇后,从这个时候起,叶赫那拉皇后就开始走到了前朝来,通过,来熟悉了政务,为日后如鱼得水般地掌握乾坤,提供了长时间的学习和揣摩。”

    第二日,杏贞在储秀宫和丽妃贞妃料理了些六宫的琐事,杏贞想了一会子,还是半遮半掩地把话和两位宫中的掌权人物说了,“今个开始,每日的午后我都要去皇上的养心殿瞧瞧,帮着皇上磨墨抄抄东西,这六宫里头的事儿,妹妹你们两个多担待着点。”

    丽妃到底心思淳朴,忙不迭地点头称是,贞妃眼珠微微一转,以前怎么没有这回事,都是谁到养心殿伺候,谁伺候皇帝批折子的,如今怎么这样还要特意每日要皇后去当这样的事儿,贞妃心里存了狐疑,却也不露出来,只跟着丽妃称是。

    “娘娘肯让咱们帮衬着六宫的事儿,那是臣妾们的福分,那里会是辛苦呢。”丽妃说道。

    “咱们还是要伺候好皇上最紧要,这些琐事得空的时候打发下时间便好,贞妃妹妹,你若是得了空,也常来瞧瞧大阿哥,本宫瞧着他倒是喜欢你的紧。”真是奇怪,大阿哥就是喜欢贞妃抱着,第二喜欢是皇帝抱着,最不喜欢就的被杏贞这个做娘的抱,每次抱都要嚎啕大哭,顺便尿自己的皇额娘一裙子童子尿。

    “是,臣妾知道了。”

    “旧年皇上为了太后的事儿伤心,又加上南边的局面实在是不好,如此消沉了多年,本宫已经请过旨意,五月份要选秀女入宫,今个和你们说,是叫你们做好准备,这新人入宫可不是闹着玩的。”(未完待续……)

    ps:月票呢!!!!!各位亲们,打滚求月票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