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三、初涉政务(三)
    晌午,皇后到了养心殿,一个人悄悄地为皇帝批答奏折,杏贞不能坐御座,侧面有张专门为她设的酸枝木小书桌,从御书案上将咸丰皇帝奏折都移了过来,先理一理。书网把那些“请圣安”满纸颂声废话连篇的黄折子挑出来放在一边去,不理会,数一数今天奏事的白折子,一共是三十二件,虽然不算多,但是谁上奏不是万言书的样子,之乎者也蒜头八脑啰啰嗦嗦一大堆——在杏贞大部分也是废话,三十二件已经堆满了自己的酸枝木小书桌,铺的满满当当的。然后再清理了一遍,把没有做下记号,需要次日和军机大臣商议拟定的折子再挑了出来,那就只剩下十七件了。

    批十七件奏折,在杏贞不了半个时辰,不,要不了二十分钟,因为那实在算不了一件什么事。

    因为杏贞无需,只要皇帝在折子上留的记号,再根据记号写出那么几句话便是,皇帝批答本章,通常只不过在几句习用语之中挑一句用上,诸如“览”;“知道了”;“该部知道”;“该部议奏”;“依议”之类的话,咸丰皇帝览过了政事,不必自己亲自动笔,只需在奏折上做个记号就行了。

    记号用手指甲做,进贡的徽州宣纸做的白折子,质地松软,掐痕不但清晰,而且不容易消灭篡改;批折子的人的多寡横直长短,便知道皇帝的意思。用朱笔写出那个掐痕所代表的一句话,就算完成了批答,这是任何一个只要会写字的小太监,甚至是小安子这种入宫没多久的小太监都能胜任的活儿。

    这能不简单吗?只要写几个字而已,杏贞原以为自己能帮这皇帝出主意,按照自己的意思来批折子,原来只是和自己前世在小公司里头当着行政的事儿差不多呀,只要呈给领导,领导口述,“把这个事交给项目部的经理去做!”然后自己屁颠屁颠地在文件上写上“请项目部毛经理阅处。”如此简单而已。也没有自主权。

    但是喜欢揽权的皇后。怎么会不在乎这件事呢,参阅奏章是一件参与机密的工作,对着自己学习政事有极好的帮助,从后世而来。眼界是有了。可多少东西能适用到这个社会里头。一切还是未知数。

    所以杏贞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继续瞧着折子,不但依照掐痕代为批答。更注意的是,皇帝未作批示,而先须交军机大臣处理的奏折,往往那里头的陈述和表示,才是正在发展之中的军国重务,想要了解朝廷内外局势,熟悉朝章制度,默默识别大臣言行,研究如何驭下之道,懂得训谕款式,这些都要从奏章里头去细心体味。杏贞花了二十分钟批折子,却又花了一个半时辰囫囵吞枣不求甚解地把三十二件折子。

    这时候已经是夕阳斜斜地照在养心殿暖阁的窗棂下了,杏贞打了个懒腰,对着帮着自己整理奏折的御前小太监双喜说道:“辛苦你了,皇上这会子在哪里?”

    “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这会子在畅音阁听戏呢。”

    “哦?”今个皇帝倒是有了兴致,过年的时候都没正经听过几次戏,“选了谁的牌子?”

    “敬事房的人去永和宫里宣召了。”

    杏贞点了点头,永和宫是丽妃的寝殿,“唔,那今个就这样,把折子放在这里,皇上明个要和军机们商议的收起来,别搞混了。”

    “喳。”

    杏贞瘫到了储秀宫暖阁的榻上,个下午的折子,脑仁子生疼,“我说皇上怎么这么快就要我批折子,这批折子可不是件容易事儿!”

    安茜把热毛巾敷在了杏贞的额头上,顺势把杏贞头上的扁方和珠翠卸去,帆儿把杏贞的“花盆底”脱下来,还幸灾乐祸地说道:“谁叫娘娘您能者多劳呢,别的宫里小主每日都是喝喝茶,就我们的皇后娘娘,被皇上当着半个军机用!”

    “别说嘴了,这些话以后不许出去说。”杏贞让安茜垂着腿,舒服地直哼哼,“皇上旧年呕了血,你们两个又不是不知道,我能帮着皇上分担一点是一点罢了。”杏贞又想起了什么,“德龄如今在宫里怎么样?”

    安茜细细地想了一番,“德公公倒是难得出来,只是每日领了小太监讲规矩,有些时候倒是会出宫溜达,娘娘的意思底下人的都知道,也不管着他。”

    “德公公是伺候过皇太后和皇上的老人,到了咱们储秀宫,是太后生前吩咐的,本宫也是说让他来我这里养老的,你们这样很好,敬着点,不许拘了他便是。”

    “娘娘的命令如今六宫谁敢不听呀,更别说咱们宫里一直跟着娘娘的人了。”帆儿欢快地说道,恰好这时候小朱子进来禀告,说是杨庆喜过来了,“您瞧,杨公公也不是经常来请安问好吗?”

    “杨庆喜是来说事儿的,我哪里是喜欢多礼的人,就你这个小蹄子嘴巴最碎!快请进来。”杏贞吩咐小朱子,又拿手戳了戳帆儿的额头,“以后给你配一个厉害的婆婆治治你才算完!”

    帆儿啐了一口,害羞地甩了帘子跑出去了,安茜笑着说道,“帆儿姑娘也该是说亲事的年纪了。”

    “且不急,宫里头的事儿还要你和她都担待几年。”

    杨庆喜进了来,打了个千,笑眯眯地说道:“娘娘,皇上要奴才来告诉娘娘一声,说是南边传来了消息,发逆的伪翼王石达开反出江宁了。”

    “好!”杏贞站了起来,抚掌微笑,“东南西北翼五王,如今死了四个,反了一个,我倒要瞧瞧洪秀全还能折腾到什么时候!”杏贞从指点江山的气势之中回过神来,“倒是也要恭喜你了,杨总管,侄儿是放了那里的通判了?”

    杨庆喜笑的眼睛都了,连连又打千,“是皇上亲笔划了天津卫静海县的通判,若不是娘娘的照顾,那小子那里能有这个天大的福气,奴才这是要好好谢谢娘娘了!”

    “那是他自己争气,小安子回来和本宫说过,这南去的事情他办的很是妥当,如今这天津卫也不算远,你叫他好生当差,历练几年,再回京里,到时候内务府寻个好差事那便是极好的了,如今且不用在内务府,哪里头正在找人做筏子。”

    杨庆喜心领神会,“娘娘说的极是,奴才和奴才的侄儿就全托付给娘娘了。”

    “那是自然,只要忠心为本宫办事,本宫从来是不吝啬的,你回去歇着吧。”

    “喳,奴才告退。”(未完待续……)

    ps:推荐好低,,,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给个让小朝子死心的理由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