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十四、林冲夜奔(续)
    原本静下来听侍从官说事的众将又大声喧哗了起来,什么时候天国的战士会向清妖投降了?向来都是死战不降的!若不是胡以晃怕被天京城里头的人清算,怎么会如此!怎么会如此!

    “算了,”石达开神色萧索,颓然地往外走着,“你去禀告天王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让他去吧。”

    石达开骑着马从天王府前头出来,漫无目的地溜达着,转过朱雀大街,前头一个工地热火朝天的施工着,眼见着都是两人合抱的大梁柱子,被几十人呼喝着号子从外头拉过来,边上还有一些监工在用力地鞭打着干活的人,“都给老子用点力,这可是福王的新府邸!要不快点完工,能要你们的脑袋!”

    翼王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以前在家里读书时一句:“田园将芜,胡不归?”摇了摇头,调转马缰,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咸丰五年三月初四,翼王石达开趁着道江宁城外雨花台讲道之机,悄然逃离天京,到了东梁山自己的驻地。

    江南莺飞草长的三月季节,东梁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原本操练勤快的石达开部今个营房内悄无声息,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地飞到了校场里头嬉闹着,有一只蹦蹦跳跳的飞到了主帐前头,正瞧见了地上的一颗谷粒,喜悦地想往前吃了它,没想到主帐之内突然发出了一声雷鸣般的暴喝,吓得这只麻雀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不可!”彭大顺跪在地上。大声的喝道,边上也是团团跪下了石达开的最亲密的部下。

    “大王,你怎么可解散部队,把跟了这么些年的兄弟们推给天京城里那些废物!”指挥彭大顺双眼通红,怒不可遏,“那些人只会吃人!大王你一个人是散了开心了,叫这些从广西跟您出来的弟兄们怎么办!”

    “我已是心灰意冷了,大顺,天王对着我有了猜忌之心,不仅不授给我军权。不给我军师的称号。还要我留在城中不出,我若是再待下去,必然也是和东王北王一个样子!如今这天国大业,我也懒得去帮扶。免得和天王起了冲突。我还是散了这基业返乡罢了。”石达开萧索的说道。

    “如此。我老彭就保着大王杀回天京去,把洪秀全老儿从龙椅上掀下来,大王登基做皇帝!”彭大顺的话引得众人连连附和。摩拳擦掌,恨不得此时就点齐兵马,杀回天京城城去。

    “放肆!”石达开勃然大怒,“如此无法无天的话你都敢讲,我一刀杀了你!”正欲抽刀来砍彭大顺,众将死死按住劝解不已,石达开丢下刀,长叹一声,“我必知道你等不肯散去,我却也不欲再回天京那个伤心的地方,那我们一起往南边走!来人,笔墨伺候,等我写一个布告,好让天下人知道我的本心!”

    “是!”

    石达开来到东梁山要解散部队,但其部属不肯,而他又不愿回到天京,一路走走停停,回到了芜湖,在芜湖县发出了布告,表明自己的心迹,“重重生疑忌,一笔难尽陈。疑多将图害,百喙难分清”的苦衷,同时又表示现在只有“惟是用奋勉”,拉起队伍“出师再表真”,自己对天国的向往还是“勉报主恩仁”。

    石达开的离京出走,最终将与洪秀全的矛盾公开化,自从石达开的布告发出之后,在太平天国内部引起巨大的正东,从天京等地陆续抵达芜湖的人马已经先后不下数万人,洪秀全在天京城里头慌了手脚,生怕石达开再来一场围攻天京的靖难之事,连忙削去了洪仁发和洪仁达的我那感觉,又给石达开送去一道“义王”金牌表示尽弃前嫌,同时还让天京城合城大小官员上表劝石达开返回天京,洪秀全还为此事还上了头风症和便血,寝食难安。

    但石达开最终还是没回天京,咸丰五年三月十五日,石达开从芜湖出发,望着安徽宣州而去,从此开始了长达六年之久的辗转流离征战。

    漱芳斋的小戏台子前面,就坐着咸丰皇帝和杏贞两人,皇帝特意为了酬谢杏贞帮着自己批折子辛苦,只叫了升平署的人来唱别致缠绵的小戏,小戏台子上演着《思凡》,那个穿着水田衣,手执拂尘的小尼姑,脸上淡扫娥眉,薄敷胭脂,眉梢眼角,做出无限春心荡漾的意思,是个不守规矩的小尼姑。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曲调靡靡,身段柔美,可惜,无奈媚眼做给瞎子瞧了,咸丰皇帝只顾着低头瞧折子,,把手里头的奏折递给了坐在边上的杏贞,“皇后,你瞧瞧,这石达开出走了,江宁里头的洪秀全恐怕要气歪了头了吧?哈哈哈。”

    “正是呢,”杏贞瞧完了折子,连连点头,“这洪秀全想必在手忙脚乱了,可惜这石达开是愚忠,只知道逃,不知道反!”杏贞瞧了一眼戏台上的小尼姑在咿咿呀呀地唱着思凡,“不过也是好事儿,皇上,这时候倒是该听一听《夜奔》了?”

    “极是,皇后你说的极是,这时候听《夜奔》着实应景,”思凡的小尼姑唱完了谢恩,咸丰皇帝就让升平署的人上《夜奔》。

    扮演林冲的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子,一身簇新的行头,扎束得极其英俊,随着小锣笛子,一面唱,一面做身段,干净利落,丝丝入扣。《新水令》的曲牌铿锵有力。

    “按龙泉血泪洒征袍,恨天涯一身流落,专心投水浒,回首望天朝。疾走忙逃,顾不得忠和孝。”

    小帖子:《林冲夜奔》,又名《夜奔》,昆曲传统武生戏,是明代李开先《宝剑记》传奇中的一折。取材于《水浒传》,描写林冲受到高俅迫害后,亡命水泊梁山途中的经历。

    《夜奔》既讲究唱工又讲究做工,身段极其繁复,并且整出戏都是边舞边唱。几乎每个字都有身段,要求演员一招一式不得含糊,而且需要满宫满调地唱昆腔,这对表演者的表演技术和功力要求很高。戏曲界有“男怕夜奔,女怕思凡”的说法,言该剧的难度之大。(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