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十五、五年琐事(一)
    三月初三日,上海小刀会起义被清政府并各国武装力量联合扑灭,首领刘丽川就义。书网

    三月二十日,曾国藩会同胡林翼部在湖口大败没有石达开指挥的太平军水师,将太平军的水师尽数烧之,顺流一百里,和王锦绣合军收复铜陵,逼近芜湖。左宗棠部自景德镇进军,收复祁门徽州等地。

    三月二十五日,李鸿章自庐州府出,收复无为巢湖等地,后移镇滁州。

    四月初九日,盗船十余艘进扰奉天营口,劫掠商船。

    四月十八日,僧格林沁剿灭东捻军,东捻军统帅张宗禹不知所终。

    四月二十日,石达开攻克衢州,往处州庆元县而下,至福建省。

    四月二十五日,张国梁和明春再进军孝陵卫,复建江南大营。与此同时,江北大营由江宁将军祥厚复建。

    五月十四日,台湾道与美国舰长乔治帕特达成协议,允许美国商人来台互市。

    六月三日,盗船四十首自上海来,复占山东石岛。

    今年的选秀比三年前的日子又稍微晚了些,定在了六月初五日入宫,咸丰皇帝的六月初九万寿节的前四日,皇帝下诏,赐封主事金如之女叶赫那拉氏为琳贵人,候补员外郎桂林之女索哲罗氏为贵人,镶红旗都统云寿之女富察氏为明常在,因是杏贞说宫里汉军旗的不多,特特又择了六位汉军旗的一律赐封为答应。一应的入宫事宜杏贞忙的不可开交,横竖大家都是贵人以下的。杏贞就一股脑儿都安排到景阳宫——眼下在圆明园里倒是居住的各自一处,大家住在一块,等到以后谁有福气进到了嫔位,再分宫另住罢了。

    初五日进圆明园,初六日早上,新进宫的嫔妃和老人们一起觐见皇后,自贞妃丽妃文妃以下,云嫔婉嫔椿贵人琳贵人索哲罗贵人鑫常在容常在明常在,并六位答应,满满当当塞满了上下天光的正殿。齐身拜见皇后。

    杏贞瞧着面前的娇花软玉迷了眼睛。连忙让她们起来,并让新来的嫔妃们再拜见自贞妃以下的六宫众女,这才笑眯眯地说道:“姐妹们这是第一次见面,行个礼是应当的。日后家常见面就无需多礼了。都是一家人。”新来的嫔妃连连称是,杏贞满意地点了点头,“五福。大戏台那里头预备好了吗?”

    “回娘娘的话,升平署打发了人来回了话,说是预备妥当了,这会子娘娘们就可以过去了。”

    “好,初九日是皇上的圣寿,定好了前面唱三天的戏,后头唱五天的戏,本宫和你们一同去清音阁,到时候你们要好好地在皇上面前长长脸。”

    “是,皇后娘娘。”

    于是众女衣着朝服,带着顶戴和朝珠,每人坐着辇轿朝着同乐园的大戏台而去。

    同乐园是圆明三园内最大的戏台——清音阁。清音阁大戏台坐南朝北,分上中下三层,戏台一层底下设有地井,二层三层有隔板相连,如剧目需要地井可喷水,二层和三层可相通上下自如。清朝皇帝很喜欢听戏,特别是如今的咸丰皇帝,每逢皇太后后帝生辰时,这里都要唱九九大庆之戏,像后妃生辰上元节端午节也要唱上几天的戏。

    在大戏台北面建有供帝后观戏的戏楼,上下两层,楼上外檐挂“同乐园”匾,同时殿额悬挂‘景物常新‘匾。两边的对联为:‘乐奏钧天玉管声中来凤舞;音宣广陌云璈韵里叶衢歌‘。皇帝坐在一楼的殿内,皇后嫔妃则坐在楼上皇后领着六宫嫔妃到的时候,皇帝还没来,于是众人在同乐园的匾额下头说着闲话,新来的答应常在贵人往日都是家里娇生惯养的格格,这一路见了天家的气派,无人不暗暗咋舌,有几个机灵的,上前就缠着杏贞说话,谁不知道这内廷,皇后不是最得宠的——最得宠的是丽妃,但是皇后是皇帝最最信任的人儿,皇帝前朝的事儿皇后能做一半的主,谁的娘家父兄不是在朝为官!

    何况如今只有皇后的一个嫡子在皇帝膝下,所以新晋的宫嫔无人不奉承,倒是捧得杏贞皇后飘飘然起来了。

    前头传来了一叠声的拍手声,众女知道皇帝到了,连忙排班,按照位份跟在皇后的后面,只有杏贞的石青色八团龙穿寿字吉服褂里头穿着明黄色的吉服袍,别人的都是妃色藕色月牙白色的内吉服袍,只有皇后皇贵妃许用明黄色。

    众女盈盈拜倒,山呼万岁,皇帝穿了石青色的吉服,进了同乐园,叫着众人起来,扫视了一圈新进的嫔妃,才笑着道:“今年的夏日真够热的。”

    “正是,皇上请入座吧,戏就等着皇上御笔点了。”

    咸丰拿眼风扫了扫新来年轻貌美的嫔妃,“如今咱们是家里头的人,外头的人一个也没有,老五老六老七他们也都没叫,庆喜,”皇帝叫了杨庆喜,“把朕的案子放在上头去,合宫一起热闹些。”

    这个色胚,还不是瞧见了新来的美女蠢蠢欲动了,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杏贞暗暗腹诽,却也不说什么,挽着皇帝的手,一同上了二楼。

    内务府是当惯了差事,片刻之间,就把皇帝的宝座摆好了,皇帝安了座,后头的扇子不停地扇着,皇帝还觉得热,瞧见众人都穿着石青色的吉服褂子,天气酷热,盛妆的后妃被汗水蒸发得粉腻脂香,却越显得唇红齿白,分外娇艳,好帝却是于心不忍,便笑道,“如今这天气真热,咱们自家人就不必拘礼了,先换了更衣吧。”

    好在各人的宫女都带着衣包,又多的是空闲不用的房屋,便各自更衣,杏贞就穿了里头的明黄色纱缀绣八团无水金龙单袍,各宫美女脱去了沉重的石青色吉服褂子,里头的花色各显神通,最明艳的要属丽妃了,藕荷色八团夔龙袍,一身藕荷色更衬得她娇艳无比,新晋的宫嫔只穿了松绿淡紫天青,倒也极为淡雅。(未完待续……)

    ps:继续各种求。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