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五、五年琐事(二)
    御茶房的太监进了果盒,随即传旨开戏。宫中年节喜庆,照例要演“大戏”,那是乾隆年间传下来的规矩。凡是“大戏”,不重情节,讲究场面,神仙鬼怪,无所不有,万寿节的大戏,总名“九九大庆”,其中再分“麻姑献寿”“瑶池大宴”“海屋添寿”等等节目,几乎把所有关于寿诞的神话,都容纳了进去,只见满台的王母娘娘南斗北斗寿星八仙金童玉女天兵天将,一个个服饰鲜明,形容奇特,齐声合唱着“天下乐”“太平令”“朝天子”“感皇恩”之类北曲的“牌子”,载歌载舞,热闹异常,大戏完了,接演皇帝亲点的“寻常轴子杂戏”。《白蛇记》,《满床笏》,《南柯梦》(注一)三出昆腔过后,就是广胜丰进园子伺候的徽戏乱弹,第一出是老生黄春全的《饭店》,唱的是《隋唐演义》里的故事,秦叔宝被困在天堂州,遭受饭店掌柜的凌辱,不得已当锏卖马来还店饭钱。黄春全是一条“云遮月”的嗓子,特别宜于唱这路苍凉激越的戏,此刻御前奏技,更不敢有丝毫疏忽,抚今追昔,自叙身世,把个英雄末路的凄凉情状,刻画得入木三分。扮店家的那个小花脸,自然也使出全副精神,只拿尖酸的言语,逼得秦叔宝走投无路。

    等《饭店》唱完,暂停片刻,太监摆膳桌传膳,这时皇帝才得有工夫跟人说话。

    皇帝问杏贞,“大阿哥呢?”杏贞答道:“大阿哥在臣妾的寝宫里头不肯出来。那临水,比同乐园这边凉快些。”

    时届申初,开始晚宴,皇帝独据正中金龙桌围的大膳桌,皇后坐东边第一桌,西边第一桌是丽妃,东边第二桌是贞妃,西边第二桌是文妃,其余妃嫔,两人一桌。按照位分高下。册封先后,在东西两边,依序入座。太监传膳,宫女打扇。殿内殿外伺候的人。有两三百之多。但趋奉行走,声息全无,戏台上的唱词科白。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用了晚膳之后,又摆上酒宴,杏贞瞧着新晋的嫔妃拘谨得很,便朝着皇帝笑道:“都怪皇上要和姐妹们在一起听戏,倒叫姐妹们拘了礼,皇上倒是应该自罚一杯呢。”

    皇帝哈哈大笑,举起了金瓯永固的酒杯,“皇后说的极是,朕自罚一杯。”

    杏贞又朝着琳贵人叶赫那拉氏等一干的新晋的宫嫔笑道:“皇上今个高兴,妹妹们一个个地敬皇上酒吧,一来贺皇上万寿,二来也让皇上知道知道新来妹妹们的风范。”

    琳贵人等人听命,依次朝着皇帝敬酒,咸丰皇帝瞧着春兰秋菊各擅其场的娇俏美人,早就眼,杯到酒干,更是挑了一个汉军旗娇俏可人的姓林的答应在自己身边伺候,外头的戏正在唱《牡丹亭》的《惊梦》一折,杜丽娘和柳梦梅在梦中幽会,杜丽娘正对着柳梦梅的调戏半推半就,六宫嫔妃无人不面红耳赤,贞妃闭着眼睛嘴里悄声说着:“罪孽,罪孽!”只不过闭不多时,又舍不得不睛还是睁得大大的。

    “湖山畔,湖山畔,云缠雨绵。雕栏外,雕栏外,红翻翠骈。惹下蜂愁蝶恋,三生石上缘。”

    杏贞刻这后世根本不算什么yd的戏曲,又瞧了瞧咸丰皇帝极为开心,略感无聊,便起身行礼道:“皇上,臣妾这去勤政殿瞧瞧。”

    这话的意思是杏贞要去勤政殿批折子,皇帝点了点头,一边瞧着戏台上的杜丽娘,一边打量着站在边上伺候的林答应,“皇后你且去吧,别弄的太晚,早些回去休息。”

    “是,臣妾告退。”嫔妃连忙站了起来,恭送皇后,杏贞下了戏楼,此时已经是晚上**点的时候了,新月如勾,斜斜地勾在天边,耳后的鼓乐喧天,杏贞也不坐轿子,和小安子一行人绕过天然图画,到了勤政殿皇帝的御书房“同道堂”里头,堪堪坐下批了几下折子,瞧见边上放着一个金丝楠木的小盒子,小太监双喜进来奉茶被杏贞叫住,“这东西儿,今个早上谁送进来的?”

    杏贞向来对着宫人出手大方且不仗势欺人,太监宫女无一不服的,双喜回禀道:“是七爷今个早上进园子了,亲自把给万岁爷的贺礼送了进来。”

    “哦?”杏贞在一本奏章上头写了“知道了”三个字,是礼部有关太庙的事宜,随意地浏览了一下,废话连篇,丢在了一边,“七爷今年多大岁数了?”

    “七爷是道光二十年生人,如今是十六岁了。”

    “差不多倒是该找个合适的亲事了”杏贞若有所思。

    双喜上前凑趣,“那还要娘娘您这位长嫂费心呢,只要娘娘姑娘,皇上必定是没有不答应的。”

    “就你多嘴,”杏贞嗔怪了一句双喜,把荷包里的一个金裸子丢给了双喜,“这个赏你,”双喜连忙道谢,“不过也不能白赏你,”杏贞喝了口茶,“下次七爷进园子的时候,预备着告诉我一声,如何?”

    “得嘞,双喜遵命!”

    当天晚上就是林答应侍寝,第二日就晋升为常在了,封号玉常在,玉常在连续伺候了两日,连万寿节的正日都是她伺候的,一时间六宫侧目,连最得宠的丽妃都有些吃味,在杏贞的上下天光里头酸溜溜地说道:“姓林,又是封号为玉,不会是一个会勾引人的林黛玉吧。”边上伺候皇后的宫嫔无不捂嘴窃笑。

    注一:《白蛇记》,讲的是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成就功业的故事。《满床笏》,说的是唐朝大将郭子仪建功立业,使整个郭氏家族在当时达到位极人臣的鼎盛,素有“七子八婿”之盛名。《南柯梦》,说的是一个书生做梦,梦到自己当驸马,拜太守,显赫一时,而最终失宠被逐的故事。(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