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五、五年琐事(三)
    之后皇帝又轮着翻了琳贵人明常在等新进妃嫔,相比较而言还是喜欢几位汉军旗的几个温柔似水的答应,不过最得宠的还是丽妃,丽妃这才得意地不说话了。

    热闹热闹的万寿节过去,转眼就到了七月,因是盛夏之中,白天除了众人必备的请安之外,都是窝在自己的住处不出门,只是在晚间出来散散步什么的,因为大阿哥得了湿疹,太医说住在临水的地方不太妥当,杏贞一行人又挪到了碧桐书院,既幽静,又干爽,更有梧桐树荫成片,凉风习习,也颇能避暑纳凉。

    这一日早上杏贞刚用了早膳,正抱着大阿哥在书房里头晃悠,大阿哥已经有些会呀呀发音了,杏贞摊开了一部《咸丰字典》,指着上头的拼音准备教大阿哥发发音,没想到载淳丝毫没有兴趣,只对着杏贞耳朵上的红宝石坠子抓了又抓,抓的杏贞的耳朵被弄得死疼,杏贞哎哟了一声,连忙把载淳的手拍开,载淳嘴巴一扁,立刻就要嚎啕大哭。杏贞连忙把载淳丢给乳娘,用手揉了揉耳朵,“这大爷真叫人不省心!”又吩咐乳娘,“你把那耳朵坠子也卸下来,免得被大阿哥拽住弄伤。”

    乳娘称是,把大阿哥抱了下去,杏贞正想出门去勤政殿瞧瞧皇帝,外头进来了唐五福说是御前的小太监双喜到了,双喜进来打了个千,笑眯眯地说道:“皇后娘娘,皇上宣召了七爷下午去如意馆。”

    “好。把小厨房里头的冰碗赏一碗给双喜解解暑气。”杏贞点了点头,“用心当差,以后还有你的好!”

    双喜谢了皇后,高兴地退下,杏贞叫安德海进来,“你去承恩公府上传本宫的懿旨,让我妹妹进园子,下午就直接来勤政殿找本宫。”

    “是。”

    杏贞下午打了个盹,然后神清气爽地出了门绕到了勤政殿里头批折子,连。用了半个多时辰就结束了今日作为皇帝机要秘书的工作。整理了一番,小安子就进了勤政殿,“娘娘,二小姐到了。眼下正在殿外头。”

    “嗯。那本宫出去和她一起过去便罢了。”杏贞正欲出门。突然想到了什么,站在原地想了一想,吩咐过小安子。“你去丽妃宫里,叫她如此如此……明白了吗?”

    杏贞瞧见了站在殿前不远处的妹妹梅儿,如今的梅儿已经是出落得是个大姑娘了,若不是年岁尚小,今年的秀女本来是要入选了。

    梅儿叫了声皇后娘娘,正欲行礼请安,杏贞连忙拉住,“你这是做什么,别多礼了,第一次进园子,我且带你去逛逛。”两人说说笑笑,越过如意馆而不进去,在“湖山在望”的一个亭子里头瞧了半会湖光山色,杏贞问了些家中的事儿,惠征和富察氏都尚可,只有弟弟桂祥之事,梅儿说起来犹自气鼓鼓的,“桂哥儿也太不像样了,之前每日早出晚归,说是去旗学里头,阿玛原本是信以为真的,有一日突然想去旗学里头瞧瞧,没想到那旗学里头的先生说桂哥儿已经两三个月没去进学了!阿玛气的险些仰倒,连忙叫人把桂哥儿找回来,没想到是去戏园子了,手里还驾着一只鹰!”

    “阿玛气个半死,请了家法,被额娘死命拉住,阿玛再三喝问,说外头开销的钱哪里来的,桂哥儿这才吞吞吐吐地说了。”

    “那些钱哪里来的?”杏贞听到请家法,屁股就隐隐约约地发痛,己小时候也没少受家法,苦着脸又问到花销的来源,杏贞突然明白了什么,“不会是仗着他国舅的身份去哪里讹来了的吧?”

    “这却也不是,是他那些旗里的,外头的狐朋狗友,要上赶着奉承着他,说,”梅儿瞧了一眼杏贞的脸色,又低下了头,“说大姐姐您是能给皇上出主意的,预备着和桂哥儿打上了交道,日后说不得就能求到娘娘的面前来,讨个差事什么的。”

    杏贞苦笑,自己当上了正牌的皇后,没想到这“后党”倒是隐隐约约要形成了,“那父亲怎么办的?”

    “父亲气的发抖,连忙叫桂哥儿写出来了拿了那些人的钱,叫府里头的先生一一给他们送回去,并勒令桂哥儿从此不许一个人出门,叫了府里的先生教书呢。”许是杏贞进宫的时候交代梅儿要报,多,梅儿懂事了许多,感叹道,“这才是安身立命,保全咱们家的法子。”

    “你说的极是,梅儿,这桂哥儿才几岁,就会玩这些了,父亲都没向我举荐过什么人!他倒是胆子肥,敢插手这些事,父亲打的好,是该好好管教。”杏贞点头,“咱们家不需要什么出息,只要老老实实守着这个承恩公的爵位,低调些,那比什么都强,你回去告诉桂哥儿,若是他有出息,将来自然能让他出来当差,眼下先收收他的心,若是在这样驾鹰遛狗的,再也不许出门!”

    两姐妹正在说着话,打南边小安子一溜烟地跑过来,“娘娘,皇上这会子起驾去水木明瑟了,”小安子朝着杏贞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梅儿在边上知所以,“说是大公主有些哭闹,让皇上过去瞧瞧呢。”

    “好,”杏贞满意地点了点头,丽妃还是靠得住的,果然把皇帝引开了,若是被咸丰这个色鬼瞧见了,要把梅儿收进后宫,自个儿可是挡不住,未雨绸缪做好了先总没错,杏贞朝着梅儿瞧了瞧,今个的梅儿穿了件薄荷色的旗装,显得清纯可人,便开口说道:“妹妹,我带你去如意馆瞧瞧,我知道你素日是会画几笔的,咱们把园子里收着的好画都拿出来瞧瞧。”

    “听姐姐的。”

    两个人说说笑笑到了如意馆,杏贞也不要外头的太监通报,和梅儿两个人携手穿过一大片的合欢花树和太湖石叠成假山,前头是三间五进的小殿,门窗大开,里头一个背着杏贞低头在案上么的年轻王族男子听到了背后的响动,转过身子瞧过来,正是醇郡王。(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