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十五、五年琐事(四)
    梅儿瞧见了陌生男子有些羞涩,身子一偏,半躲在了杏贞后头,醇郡王瞧见了皇后和一个少女,恍惚瞟了一眼那少女,发现也是位国色,不敢多忙请安行礼,“皇后万安。”

    杏贞还了半礼,“七爷吉祥,倒是不知道七爷在这里,唐突了。”醇郡王连说不敢,杏贞拉了梅儿出来,“这是七爷,自家人,无需害臊,快请安吧。”

    梅儿瞧了一眼眼前的男子,红晕上了脸,福了一福,“见过七爷。”声音如蚊子哼哼一般,杏贞说道:“这是我娘家妹妹。”醇郡王抱拳行礼,“见过二小姐。”

    杏贞瞧着两个人都害羞地厉害,不肯说话,便自己找了话题,“七爷,你瞧着什么画呢?”

    “皇后嫂子,方才皇上和臣弟在的《芙蓉秋霜图》。”

    “哦?此画倒也不俗,”杏贞当然知道这幅画,因为《甄嬛传》里头也有这个画,杏贞拉了梅儿进殿,站在醇郡王的边上细细地赏玩了一番那幅画,“芙蓉花倒是罢了,这两只大雁画的极好,梅儿,你说是吗?”

    梅儿瞧了一眼那上头的两只大雁,又眼边上正偷偷己的醇郡王,又羞红了脸,“姐姐说的极是。”

    “罢了,走了这么久出来,怕是大阿哥要哭了,”其实怕咸丰皇帝突然返回,“回我宫里头用了晚膳再出去,”杏贞又朝着醇郡王笑道:“七爷若是得空。日后常来我这里坐坐,都是自家人,无妨的。”

    “是,臣弟恭送皇后嫂子和二小姐。”醇郡王深深地瞧了一眼叶赫那拉氏的二小姐,拱手行礼。

    杏贞和妹妹梅儿走出了如意馆,杏贞瞅着边上没有旁人,只有一个小安子在伺候着,便悄悄地凑在梅儿耳边说道:“妹妹,你瞧瞧七爷怎么样?”

    梅儿晕红了脸,跺着脚嗔道:“姐姐!”。便拉着杏贞的袖子不依。杏贞却没有理会梅儿的嗔怪,贴心地说道:“妹妹,我呀是这么想的,如今家里也不需要你去光耀门楣——横竖有我一人就足够了。最要紧的是找个自己喜欢的。父亲母亲进宫说了几次。说有些个年轻才俊觉得不错,我是一概回了,就是想让你找个自己喜欢的。在咱们家盲婚哑嫁可不成,所以呀,你也别害臊,若是瞧见喜欢的,可要和姐姐说,姐姐没有不答应的。”杏贞爱恋地拍着梅儿的手道。

    梅儿有些感动,低低叫了声“姐姐”,杏贞摇了摇手,“我瞧着七爷也不错,挺知礼的,嗨,别躲呀,”梅儿害羞地往前快步走去,杏贞连忙追上。

    如此过了几日,醇郡王果然来上下天光来拜见杏贞,彼此闲谈了几句,杏贞便开口说道:“七爷如今也是到了该说亲事的年纪了,若是有中意的姑娘,就自己和皇上说,皇上肯定不会不准的,若是胆子小,本宫这个做嫂子的帮你去说。”

    醇郡王摇头说:“额娘倒是催的紧,说该定下门亲事,不必急着行大礼便是了,臣弟这事儿总要皇兄定夺的。”

    “总还要你自己喜欢才好,”杏贞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若是自己不喜欢的,纵使门第再高,也是没趣的很。”杏贞瞧着醇郡王欲言又止的意思,了然地笑了,“若是有自己喜欢的,倒是该多去人家家里走动走动。”

    如此又过了几日,帆儿出园子给娘家送七夕节的节礼,回来说道:“老爷说,最近些日子醇郡王时常来府里头,但奇怪的很,来了也不说什么事儿,只是坐了片刻,便走了,倒是极为有礼的。”

    戏,杏贞嘿嘿笑道,吩咐帆儿,“你再出去和老爷说,若是醇郡王再来,便让梅儿出来见见客——都是自家亲戚,不是外人!”帆儿突然了悟了,也连忙点点,嘿嘿奸笑,“们府里又要办亲事了。”

    七夕节的时候,外命妇进圆明园朝见皇后,杏贞留下来母亲富察氏,在后湖上的廊桥上,把想着撮合梅儿和醇郡王的事儿细细地和母亲说了,富察氏欣慰极了,连连念佛,“老爷和我都是奇怪极了,往日里醇郡王都和咱们府里头没什么来往,如今怎么会时常来咱们家,来了也不说些什么,只是一味枯坐,听帆儿传出了娘娘的口信,这才恍然大悟。”

    “那妹妹是什么个意思?”首次拉皮条的杏贞兴奋极了,连连追问。

    “先前是不肯出来的,后来也是机缘巧合,在后花园聊了几句,如今已经是鸿雁来书了!”

    “那便极好!”杏贞满意地拍拍手,“先前母亲进宫来,说梅儿的事儿,那时候我还不是皇后,自然也不好说把梅儿指给皇上的兄弟,当然,也要梅儿自个乐意,这才让梅儿在院子里头和老七见了面,眼下瞧着,倒是两人了,到时候我再求求皇上,那便是千好万好了!”

    “咱们家都亏了娘娘,才有了如今的安稳日子过着呢。”富察氏感激地说道,有些动容,“如今我在府里头就是整日拜佛,要佛主保佑娘娘您身子康健,大阿哥快快长大,就是这时候闭眼,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母亲说的这是什么话,”杏贞连忙打住,“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母亲素日里就将养身子,少操心,将来还指望着您阿哥成亲娶媳妇呢。”

    “很是很是,”富察氏连连点头,殿内气氛融洽的很。

    杏贞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旧年我让父亲挑些小子,不知道父亲准备地怎么样了?”

    “倒是找了些,八旗中还上进的,家里都分了安家的银子,然后一股脑地运到南边去了。”富察氏又有些忧心了起来,“娘娘您这老是顾着外头的事儿,外头的事儿再重要,也没宫里头的事儿重要啊,可不能丢了芝麻捡了西瓜。”

    “额娘放心,我这是未雨绸缪,不碍事的。”宫里头的人一个子嗣都没有,都想着要孩子呢,这圆明园里头到处都是弥漫着坐胎药的酸苦味,又来了这么多人,一时间圆明园里头百花争艳,皇帝都有些乐不思蜀了。“何况我叫帆儿和安茜都帮着照顾着大阿哥,必然不能让他出半点事情,还好我怀着大阿哥的时候身子养的不错,大阿哥健壮极了。”

    母女正在说笑间,如意进来打千禀告道:“皇后娘娘,皇上有旨,让您去勤政殿批折子。”

    “皇上在那里?”

    “皇上召了琳贵人在天地一家春伺候。”

    “知道了,我这就去。”待到如意退下,杏贞转过头朝着富察氏说道:“母亲且去瞧瞧大阿哥,等我去勤政殿批了折子就回来,咱们一起用点心。”

    “娘娘,臣妾在外头听到了些不好的议论,说娘娘是干涉朝政呢,倒是要小心着点。”富察氏有些担忧,又提点了几句。

    “我知道了,这是皇上吩咐的,我不能不做,别的事儿我自然少开口,免得得罪了那些小人。”

    杏贞批了折子,便想到去天地一家春瞧一瞧皇帝,有没有机会说这个事儿,到了天地一家春外头,就听到阵阵银铃般的笑声,细细分辨,似乎不止琳贵人一个,杏贞诧异地问迎出来的杨庆喜,“还有谁在里头?”

    “玉常在几个也在里头。”杨庆喜抬头偷窥了皇后的脸色,轻轻地说道。

    “哦,”杏贞没什么表示,只说了一句,“敬事房的存档要写明白,免得日后有了身子,倒是没处查档。”杏贞转身离去,“今个上不得空,回头皇上问起来,你也不用禀告说本宫来过了。”

    “喳。”(未完待续……)

    ps:三百六十度打滚求月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