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五、五年琐事(五)
    七夕节合宫夜宴照旧奢靡不已,皇帝亲自择了《长生殿》的几处折子细细地听了半个晚上,夜里仍没尽兴,亲自架了船要去福海里头逛几圈,杏贞等人苦劝不住,没奈何,只好让皇帝架了艘小船在福海中玩耍,皇帝酒喝的有点多,不免手脚乏力,加上又瞧见水面上的月亮珊然可爱,又用手去捞,一时间头重脚轻,扎进了福海之中,御前的侍卫救的及时,皇帝只是呛了几口水,到底是受了惊吓,又添了一点风寒,卧在天地一家春的寝殿了好生休养了几日。

    这一日杏贞来天地一家春来探望皇帝,瞧见皇帝的精神有些萎靡,便边拿了一把金刀给皇帝亲手削一个梨,又切成一片片,用金叉子奉给皇帝吃,皇帝笑道:“怎么还叫你做这个事儿。”吃了两片就不再吃了,又问道:“大阿哥怎么不带过来?”

    “被贞妃妹妹带去瞧坦坦荡荡的金鱼去了,我瞧着他呀,最贪玩了。”

    “他才几岁,让他多玩些罢了,日后若是进了学,有他辛苦的了。”皇帝语气中有些羡慕自己儿子的自由自在。

    “皇上说的是,”杏贞想了一会,还是想着把最近想的事儿和皇帝说了,“倒是有个喜事要和皇上说,让皇上拿主意呢。”

    皇帝咳了一下,“你且说来。”

    “醇郡王似乎瞧上了臣妾的妹妹,这几天老是往着承恩公跑呢。”杏贞笑道。

    “哦?”咸丰来了兴致,“这老七倒是还没和朕说过。这事是真的吗?”

    “**不离十了,前些日子,在园子里头,臣妾带着妹妹一起去如意馆恰好七爷就在如意馆,彼此瞧了一眼,七爷倒还有些不好意思呢。”

    “此事甚好,姐妹花同嫁天家兄弟,也是一段佳话。”咸丰果然高兴了起来,“那就皇后你去问问老七的意思。若是真的。恰好中秋也快近了,节上加喜,这是极好的。”

    “是,臣妾遵命。”两个人又闲聊了几番。皇帝说起江南的太平天国之事。还是头疼不已。用手支撑着脑袋,一脸沮丧之意溢于言表,“这军务朕叫肃顺去办了。可是西边的几个团练办的极好,湖广是一点也不用担心了,可是肃顺上次说这苏州太湖之地,富庶无比,恐怕发逆要调转车头,往东南进军了。”

    “他说的极是,苏州若是又失,江南一带板荡,平叛更是不知道到猴年马月了,如今之计,倒是也没有别的能快速见效的法子,”杏贞宽慰皇帝,又把自己浏览过的折子里头的信息说了出来,“中原一带捻军尚未平靖,僧王还被纠缠着,总要河淮太平为上,再者也怕满蒙八旗的骑兵到了江南河道纵横的水乡不堪用,肃顺说的极是,苏杭乃是富庶之地,及早防备的好。”

    “皇后你觉得如何比较好。”

    “眼下倒是不急,江南江北大营重新建了,而且发逆如今人心不稳,最近些日子就小打小闹而已,”杏贞想了想最近的战报,“两大营若是稳当,苏杭无忧,若是两大营又有失,臣妾说是万一!如今且还早得很,那咱们就该好好预备了。”

    皇帝强挣着要起来,杏贞连忙扶起,两个人扶持着走到了东暖阁挂着的大清版图,午后的日光把殿内照的明亮极了,杏贞一手扶住皇帝,一手指着江宁一带的地图指指点点,“臣妾觉得就让李鸿章在滁州继续练兵,咱们给钱给人;左宗棠在徽州,让他去浙江,整顿好湖州嘉兴的边防;曾国藩继续攻打芜湖便是,压住西边,如此若是江南江北大营有变,左宗棠和李鸿章可以立刻用了起来!”

    皇帝点了点头,“如此倒是比前几年的情形好多了,皇后你说的,把老虎关进笼子里,这样果然是好,嘿嘿,如今的洪秀全少了东北二王,也是病老虎一只了。”皇帝咳了几声,握住了杏贞的手,“如今这倒是劳烦你了。”

    “嗨,哪里说得上劳烦,臣妾左右也是无事,照顾照顾大阿哥,每日来帮着皇上批下折子,横竖皇上定了主意,臣妾就是写几个字而已。”杏贞扶着皇帝走出了天地一家春,坐在了一棵两个合抱的桂树之下,如意连忙铺上了垫子,头顶的桂花被风一荡,飘飘洒洒地吹落下来,沾满了杏贞和皇帝的肩头,皇帝有些倦了,眼角透得全是困倦,但是面上不肯表露出来,还强撑着说话,“中秋节的筵宴准备地如何了?”

    “已经准备妥当了,皇上最近受了风寒,咱们就不去靠着水的地方了,臣妾择了长春园的万花阵,皇上以为如何?”

    “那便就在哪里头吧,今年准备去木兰秋狩,皇后你倒是那些人去。”

    “皇上喜欢那个去,那便谁去,”杏贞从来不在这些不关系原则的事儿和皇帝较真,两人说了片刻,皇帝想到了什么,“德龄好像在你宫里了?”

    “正是呢,皇太后生前吩咐臣妾让德龄公公在储秀宫里头养老,说是臣妾体恤下人,臣妾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呢。”杏贞禀告了德龄的事情,“他年纪大了,臣妾就让他呆在紫禁城里头,免得到处奔波,”起身行礼,“皇上请歇息吧,臣妾告退了。”

    “恩,朕有了皇后,不仅六宫之中少了些烦恼,连前朝之事也压力大减,”皇帝点了点头,“可惜老六不懂事!若不然你在内里,他在朝上,朕不知道能松快多少!”

    “皇上别担心了,六爷只是一时糊涂,时间久了,自然就会明白皇上的苦心的。”杏贞宽慰到,“这肃顺不是得力的很吗,皇上手下人才济济呢。”

    “和皇后说话,总是让朕开心极了。”皇帝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你且跪安吧,等朕身子好些了,去你殿里陪你用膳。”

    “是,臣妾告退。”

    皇帝眯了一下眼睛,瞧着皇后转身离去的背景,默不出声,伺候的太监们一概不敢说话,只等到皇帝说了句:“宣玉常在东暖阁伺候。”

    “喳。”

    杏贞回到了寝殿,听到玉常在被宣召了,倒也没多表示什么,只是吩咐唐五福,“你出园子去醇郡王府里头,说本宫找他,让他得空进园子一趟。”

    “喳。”

    自己穿越过来似乎很难改变什么大势,尽快让团练起来,让朝廷少些损失之外,别的什么都插不上手,别人都是一穿越就大操大办,练兵赚钱还有美人入怀,自己就是隐隐插手一下团练而已,钱虽然多,都是过手流过,自己也拿不到多少,美人?园子里倒是极多,可惜都不是咱的,批折子似乎听起来权势滔天,能吓死不少人,可惜啊,如今自己只能照葫芦画瓢,尚未到给皇帝提供建议的时候,哎,只能慢慢来了。

    帆儿进了来,瞧见皇后娘娘在发呆,便开口说道:“娘娘,甜桂花糯米糖心丸子备好了,娘娘不想吃的话,那我就拿去倒掉了。”

    “谁说我不吃!”杏贞回过了神,连忙喝道,“想趁机吃了我的丸子,门也没有!给我端上来!”

    过了几日,醇郡王进了园子,杏贞问了准信,果然是两人郎有情妾有意,便向皇帝禀告,皇帝下诏,二等承恩公惠征之女叶赫那拉婉贞为醇郡王嫡福晋,次年三月初九日完婚,“姐妹同嫁天家”一时流传于京中,成为佳话。(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