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注册 > 十六、财源水患(三)
    清咸丰五年八月十三日,黄河在河南兰阳北岸铜瓦厢决口。黄水先流向西北,后折转东北,夺山东大清河入渤海。铜瓦厢以东数百里的黄河河道自此断流,原本穿苏北汇入黄海的大河迅即化为遗迹。这是黄河距今最近的一次大改道。河决之后,黄水将口门刷宽达七八十丈,一夜之间,黄水北泻,豫鲁直三省的许多地区顿被殃及。而清政府采取“暂行缓堵”的放任态度,无疑更加剧了这场灾难的广度和深度。一时间黄水浩瀚奔腾,水面横宽数十里甚至数百余里不等。由于铜瓦厢地处河南东部,改道之后黄水北徙,流向直隶和山东,因此河南主要受冲的灾区只有兰仪祥符陈留杞县等数县,“泛滥所至,一片汪洋。远近村落,半露树梢屋脊,即渐有涸出者,亦俱稀泥嫩滩,人马不能驻足”。直隶的开州长垣东明等州县,也成了黄水泛滥的区域。

    这次黄河改道,受灾最重的还是山东省。山东巡抚崇恩向朝廷奏报:“近日水势叠长,滔滔下注,由寿张东阿阳谷等县联界之张秋镇阿城一带串过运河,漫入大清河,水势异常汹涌,运河两岸堤埝间段漫塌,大清河之水有高过崖岸丈余者,菏濮以下,寿东以上尽遭淹没。其他如东平汶上平阴茌平长清肥城齐河历城济阳齐东惠民滨州蒲台利津等州县,凡系运河及大清河所经之地均被波及。兼因六月下旬七月初旬连日大雨如注。各路山坡沟渠诸水应有运河及大清河消纳者,俱因外水顶托,内水无路宣泄,故虽距河较远之处,亦莫不有泛滥之虞。”半月后,他在另一份奏报中进一步统计说:“黄水由曹濮归大清河入海,历经五府二十余州县”。按照当时的建制,山东省被划为十府,其中鲁西南西北诸府均沦为灾区。

    南行与北行进行了长期的争论。直隶总督,湖广总督。漕运总督等都主张黄河北流。反对复归故道。而山东巡抚则多次提出让黄河复归故道。这些在外头上书的大臣除外,连在勤政殿里头议事的军机大臣还有工部户部尚书都各持己见在,吵成了一锅粥。

    “好了!”听到吵闹声,咸丰的头越来越痛了起来。些许的鼻烟抹了再抹都不顶用。特别的肃顺的大嗓门。吵得自己头上的青筋直跳,“这些都不顶用,南行北流眼下都不重要,关键是山东的灾民怎么办!如今水患泛滥。若是灾民安抚不当,山东从此永无宁日,如今发逆在江南还猖獗着,山东可千万不能闹起来!”

    “喳!”肃顺在军机大臣没发话之前抢着应下,“如今只能将之前定好的事儿发下去办了,皇上。”

    “唔,那个东西朕斟酌了一番,还是修改了一番,群臣的俸禄就不必降了,京官不必地方官有孝敬,若是再降,这也难生活,朕这里写好了几个条子,军机处拿去和户部商议着办,捐例如何大钱如何,细细地想一个章程出来,还有那厘金,即刻在山东两江浙闽操办起来!”

    肃顺有些不解这和之前皇帝许可的政策不太一样啊,怎么又修改了。

    “就这样吧,把山东的事儿给朕料理好,跪安吧。”皇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肃顺纵是有千重疑问,也不得不随着中枢的大臣们一起跪下退出了勤政殿,皇帝木然坐着发呆,杏贞悄悄地走了出来,手搭在了这个苦命皇帝的肩膀上,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皇上,这黄河的河道恐怕改不回来了,”杏贞回想起后世之中的黄河河道,的确就是在山东入海的,百多年未曾改变,“该按照黄河北行的河道来做河工了。”

    “恩,朕叫河道总督会同户部工部,还有山东巡抚商量着办吧,皇后你写,朕说,写一道旨意出去给他们罢了。”皇帝无限疲倦,萧索地说道。

    “是。”杏贞拾起笔,一字一句地写下皇帝口述的命令。

    肃顺走过了军机签押房,到了自己户部的班房,打开那皇帝御笔写的条陈,细细地遍,闭目沉思不语,这几个主意极好,但必然不是皇帝自个想出来的!

    那就只能是皇后娘娘了,肃顺冷哼一声,把折子丢在了一边,端起茶默默地想怎么当这次差。

    怎么样不输给宫里头的那位!

    这一日杏贞在翻着山东巡抚的奏章,读给皇帝听,内容是有关灾后救济和修筑河工的工作,絮絮叨叨地说了许久,通篇除了哭穷要钱之外,就没别的了,如今皇帝身子有些不适,久了就头晕眼花,只闭目听着,等杏贞堪堪讲完,皇帝说了句:“知道了。”吩咐杏贞朱笔写上“交户部工部办理”

    过了一会皇帝又说道,“如今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户部虽然还有些钱,但是不能轻动,肃顺昨个递牌子见朕,他掌着户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到底给他想出来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皇帝从案边拣出来一个折子,递给了皇后,“你瞧瞧,朕,有些心动,倒是可以解燃眉之急。”

    杏贞拿过来那个折子,打开一,“奏请削减旗人丁银折”连忙合上,心下碰碰剧跳,这肃顺,实在是胆子太大了!

    八旗制度是满族的社会组织形式,最初具有军事生产和行政三方面的职能,对早期满族社会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八旗制度是满族的社会组织形式,最初具有军事生产和行政三方面的职能,对早期满族社会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八旗起源于“牛录”。明神宗万历十一年(1583),努尔哈赤将牛录加以改造充实和强化,成为固定的战斗组织。万历二十九年(1601),在牛录制度基础上,正式创建旗制,设立四个以不同颜色旗帜命名的组织,即黄旗白旗红旗蓝旗(皆纯色),分管各牛录。规定每牛录编为三百人。(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