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十六、财源水患(四)
    万历四十三年(1615),由四旗扩大为八旗。旗的颜色,在原有四色的基础上镶以不同的色边,即:正黄正白正红正蓝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其编制为三级:五牛录编为一甲喇,五甲喇编为一固山(汉译为旗),每固山为一旗。每旗三级的官名分别为牛录额真甲喇额真和固山额真。共设八固山,即八旗。每固山领有步骑士七干五百名。

    皇太极继位后,先后增设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颜色与满洲八旗相同,建制一样,按三级编制,共二十四旗。满洲八旗的旗主世袭,蒙古汉军八旗的因山额真由皇太极直接任命,可随时撤换。

    八旗兵制兼有政治经济和军事三种职能,最主要的是战备。从清军入关至十八世纪中期,随着满族社会经济的完全封建化,八旗兵制出现了相应的变革。定都北京后,确立八旗常备兵制度,仍按民族分别编制。以满洲八旗为主干。

    清朝入关定都北京后,为了守卫京师调集了八旗兵力的三分之二以上入京,史称禁旅八旗。禁旅八旗内设前锋营火器营护军营亲兵营骁骑营神机营健锐营等,前四营中严格禁止汉军加入。禁旅八旗主要分为“郎卫”和“兵卫”两类。郎卫主要负责保卫宫廷,由正黄镶黄正白旗中担任,清廷挑选上述三旗中的精锐为御前侍卫。乾清门侍卫,雍正时把侍卫的挑选范围扩大到其他五旗。侍卫分为两班。宿卫乾清门内右门神武门宁寿门的为内班,宿卫太和门的为外班。兵卫主要负责守卫京城各门及各行宫。

    剩余三分之一分驻在全国九十多个城市和据点,称为“驻防八旗”,驻防的原则是以重点驻防和集中机动相结合,驻防八旗分由各地将军副都统城都尉统率,直接受命于皇帝。但是这也使旗人长期被迫脱离生产劳动,缺乏生产技能,除了“披甲当差”“赖饷而食”,充当维护清朝统治者的工具以外,大部分人无所事事。被迫成为“不仕不农不工不商不兵不民”的人。处于这种生活困境的满族驻防旗人。有的街头卖艺;有的去拉人力车;有的甚至沿街乞讨……

    这肃顺的意思实在是太合自己的胃口了,杏贞打开草草浏览了一番,对着皇帝说道:“此事虽然风险大了点,倒是可为。肃顺果然是尽心为国的。不枉费皇上如此信任他。连连超擢,如今是内务府大臣又是户部尚书了。”

    皇帝瞧着杏贞微微讶然,“皇后你倒是气量大。要知道前些日子肃顺还跟在朕面前劝谏,说是这前朝政事,后宫妇人实在不宜干涉其中,说非乃仁君之象。”

    “他的胆子倒是真大,不过还是皇上脾气好,非乃仁君之象?这都不责罚他,”杏贞放下了那个炸药包一样的折子,丢回给皇帝,好像手里的折子下一刻就要爆炸,“肃顺也是一心为国,只是他也是为国,我也是为国,不过是每个人的位置不同,心里想着的事儿不同,我怎么会怪罪他,他想着祖宗家法,臣妾只是心疼皇上呢。”杏贞用热毛巾给皇帝擦了擦脸,“还好皇上从来不怪罪臣妾,所以臣妾也就妄言了这许久。”

    “哪里的话,”皇帝听到杏贞的心声,颇为动容,拉住了杏贞给自己擦脸的柔荑,“自从那唐诗妙计,兰儿你还记得吗,之后的火攻之计,若不是你,这南边的局势不知道该如何了,那反贼内杠,也有你的功劳。”

    好嘛,这在后世历史书上的描写,那就是“一步一个踩着劳动人民的血脚印”的超级反动派,杏贞有些小尴尬。

    “何况你执掌六宫,从来不拈酸吃醋,对着嫔妃们一视同仁,这都是你的好处。”

    皇帝还在絮叨着,“如今瞧着你帮着朕批折子,批的极好,朕是放心极了,虽然眼下有些烦心事,有着你宽慰朕,朕也舒心不少,和春来报,说那江宁城之中的发逆蠢蠢欲动,出兵攻了几次江南大营,倒是无功而返,只是眼下这南边又要吃紧了,只好让曾国藩全力进军半个山东的老百姓都成了流民,可惜国库没银子,不然以工代赈,不少人能有条活路,那厘金和捐例甚好,可是急切间银子没有那么快能收上来……如今只好将就着办了。”

    杏贞回过了神,“皇上说的极是,且喝口燕窝粥,歇息一下吧。”

    “唔。”

    “日子有些凉了,皇上准备什么时候起驾回宫?”

    “朕心里不耐烦,今年且在园子里过年吧,皇后那里有些凉了,你瞧着那里合适,再找个晴朗向阳的地儿安置吧。”

    杏贞服侍了皇帝用了点心,又说了些六宫的琐事,瞧见皇帝有些倦了,便告退出来,皇帝也没多留,点点头,“明个把大阿哥带来,几日不见,倒是有些想了。”

    “是,臣妾告退。”

    瞧着时光还早,杏贞从九州清晏出来,就望着西边走来,想去瞧瞧准备住山高水长,还是住武陵春色——这两地都是山林为主的宫殿,冬日居住倒是不嫌冷,杏贞正踏上坦坦荡荡的“知鱼亭”的时候,小太监双喜就从九州清晏朝这边跑来,瞧见杏贞一行,连忙行礼,杏贞问道:“急匆匆地这是去哪儿?”

    “皇上召见丽妃在天地一家春伺候。”

    “快去吧,别叫皇上久等了。”杏贞没有露出丝毫不开心的表情,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帆儿在边上有些愤愤,到底还是让杏贞的眼神止住了,等到双喜离开之后,帆儿才道:“娘娘这是什么好性子!皇上都多久没来找过娘娘了。”

    “这算什么,你这蠢丫头,皇上不是日日见本宫的?”杏贞故意假装不知道帆儿说的是什么,开口呵斥。

    帆儿不服气,“娘娘在装傻,我说的是皇上许久没和娘娘过夜啦。”

    “你这闹春心的小蹄子!想情郎想疯了吧,到我这里乱嚼舌头,什么过夜不过夜的,”杏贞作势欲打,又开着玩笑,“我么时候给你指一个好夫婿,让你日日和他一起过夜!”

    说到底现在杏贞也懒得想刚入宫的时候那样要费尽心思打扮自己获得皇帝的宠爱了,位列中宫,大阿哥生母,皇帝的最贴心私房秘书和军师,如此的这些,很难不让杏贞的心理发生变化,对着皇帝的态度也从开始的谨小慎微到现在的坦然面对,反正自己和皇帝独处也是别扭,以前有些侍寝的机会都被杏贞巧妙的用借口避开,如此几次之后,皇帝也鲜少宣召杏贞伺候就寝了。夫妻敌体么。

    “我是不怕的,”到底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杏贞的厚脸皮帆儿也学到了不少,虽依然涨红了脸,但还是犟嘴,“自然要他夜夜陪着我过夜,我还要立下规矩:每天的洗脚水要他来倒,娘娘你是没这福气咯,可别羡慕我!”

    “罢了,说不过你这蹄子,”杏贞狂笑了一通,脚下的鲤鱼都被惊走了一大片,“咱们好生去瞧瞧,选个好地方是正经。”

    “娘娘想住哪里就住哪里,谁还敢说闲话不成。”帆儿的话语间露出了皇后娘娘驾前第一贴身侍婢的架势起来。

    “我可不夺人之美,咱们瞧着”杏贞带着帆儿一行人迤逦地消失在一片蓬发如同碎金一般的金桂花云之中。(未完待续……)

    ps:月票月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