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十八、再破大营(一)
    历史在这个时候悄然发生了变化,在原来的历史上,淮河以南江西全境,西至武昌,东到上海的东南半壁江山尽数归太平天国所有,自从武昌城第三次被太平军攻陷之后,在河南省许州的一个落魄文人惊骇地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如今发逆猖獗,淹有东南,虎视中原,爪探武昌,恐又是一个南北朝了。”

    而现在,通过武昌保卫战,练出了不少精兵,以及诸多团练的兴起,还有僧王速战速决地解决掉了北伐的队伍,曾国藩等人趁着天京事变一举反攻,日夜攻打芜湖县,芜湖几度告急,幸好镇守芜湖的太平军是石达开留下来的部署,秣陵关的陈玉成部又前来支援,这才堪堪维持了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北边的李鸿章所部逼近乌衣巷,离着江宁在长江北的门户——江浦只有六十里之遥了;左宗棠去了浙江,整顿兵马,随时准备北上支援江南大营。

    “如今国势艰难了,玉成,”在丹阳的太平军大营里头,一个三十多岁雄姿英发的男子缓缓开口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陈玉成说道,定下了调子,“西边的曾国藩那老小子,若是咱们两个不去,怕那边的兄弟们抵挡不住,”语气里透着藐视曾国藩的意思,“可是眼下江南江北大营,一个威胁着粮道,一个日夜对着天京城虎视眈眈,总要解决了这两个东西再掉头去西边解决他们去!”

    “正是,”陈玉成对着这眼前的至交好友点点头。“天王委了咱们重任,只叫咱们奋勇杀敌,咱们也要好好想想如何办,但有一点,如今天京城内风雨飘摇,翼王此走,大伤军心,就连天王也悔恨不已,”两个人私下说下,有些话也丝毫不忌惮地自然而然说了出来。“还因此患上了头风。放权给咱们,但若是和以前那样天京城再被清妖围困,嘿嘿,如今朝里可不是什么好人!”城中天王的宠臣蒙得恩正把持着朝政。这人可不是什么好鸟。

    “总是要先解决了这其中一个才好!”陈玉成说道。和李秀成摊开了地图。李秀成细细地眼,“还是先北边吧,咱们要的是一战而下。不是和清妖纠缠,我瞧着南边清妖大营里头的张国梁委实是个悍将,若是和他纠缠些日子,恐怕又要横生事端,况且江北大营事关天京的粮道,粮道保住,天京城乃是雄城,就算围上个一年半载的也不打紧!”

    “就听哥哥的,”商议好了军事,两人又说起了别的闲话,说起天京城中的变化,李秀成怅然若失,“也不知道这天王是怎么了,两个兄长虽然是被削去了王爵,可还是把持着朝政,又有蒙得恩这种无能之辈,天国的局势是越来越差了。”

    “哥哥多虑了,咱们只要好好打上几次胜仗,扫清清妖的军队,天王自然会备受鼓舞,这与朝政自然有所裨益。”陈玉成不太在乎这些东西,他始终认为,为将者,只要打好仗便可,无需太过顾虑这些有的没的政事上的事儿。

    “你说的也是,那这扬州是弟你去,还是我去?”李秀成按下这个话题不提,转而问到。

    “听哥哥的。”

    “唔,那扬州便我去,你原本是翼王的部下,指挥旧部自然也方便些,那芜湖就交给你了。”李秀成想了一会,安排好任务,“我原本是东王的旧部,若是大军开拔过天京附近,又恐天王的头风要更严重了,”李秀成苦笑,自己不得不避嫌着点,“弟你先去芜湖镇守着,等我解决掉江北大营,再往西而来,助你扫清皖南!”李秀成眯了眼睛,杀伐之意隐隐流露出来,“等西边平静点些了,咱们腾出手来好好玩玩张国梁!”

    “遵命!”陈玉成站了起来,抱拳行礼,这行礼的意思不是因为陈玉成的官位比李秀成小,而是陈玉成极为佩服李秀成的战略眼光,能在细微之中寻找到敌人的弱点,才能一举而攻之,自己只需奋勇向前便是,陈玉成行礼之后,便出了帐门整顿本部兵马去了。

    “传令给天京城里头的李世贤,我要他盯着江南大营里头的清妖,免得给我在江北捣乱!”李秀成吩咐传令兵,“咱们渡江北上,先去**!”

    “是!”

    ……….

    咸丰六年正月初九是一个大雪过后初霁的天气,杏贞在勤政殿听皇帝口述,然后抄写着朱批,殿内的地龙烘的室内温暖如春,香炉边上摆着一盆花房培育的春兰,花色纯白,有凌波之态,皇帝瞧了几眼那兰花,停下了口里说的话,“这兰花开的不错,花房倒是精心的很。”

    “是,地下的人知道皇上喜欢兰花,怎么能不精心伺候着,”杏贞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又拿起来另外一本折子,“如今这发逆缓过了神,似乎又要动干戈了,这个何桂清的折子,皇上您要怎么回他?”陆剑瀛死后,浙江巡抚何桂清继任钦差大臣,实授两江总督,督办江南江北军务。

    皇帝微微皱了眉头,大正月的,实在是不想提这些烦心事,“无非是要朕多给粮草银饷罢了,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皇后,说说你的意思。”

    “是,这发逆居然弃芜湖不顾,要先去驱赶张国梁,可见江宁城中的洪秀全已经被皇上大军的天威吓破胆子了,”杏贞先是捧了皇帝一句,皇帝得意一笑,“解了句容之围之后,又几次渡江,扫清了江宁城的外围,下一步,江南江北的大营又要危险起来了。”

    “鱼刺在喉,不吐不快,皇上的这两座大营实在是太让洪秀全难受了,这鱼刺不拔了,恐怕洪秀全晚上睡觉都睡不安稳。”

    “皇后你说的极是,可之前两座大营刚刚被打破过,陆剑瀛和向荣还因此战死,朕怕这次他们也是守不住!”咸丰皇帝不无担忧地说道。(未完待续……)

    ps:求求求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