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八、再破大营(二)
    “守不住也要守!虽然这江南江北两座大营互不统属,可毕竟是唇齿相依,若是再被打破,恐怕苏南的局势就难.”杏贞斩钉截铁地说道,“臣妾觉得让他们守住大营便可,眼下无须出营迎战收复失地,须知拳头没打出去之前是最能吓人的,因为没打出去之前,永远不知道拳头该有多重。”

    “西攻东守,这便是眼下的政策,皇上以为如何?”

    咸丰皇帝点点头,“你说的极是,那便命何桂清和春祥厚张国梁守城为上吧,就这样发下去给军机处,就叫军机处拟旨下去便是。”

    “是,”杏贞温顺地听从皇帝的意思,在折子上用血红的朱笔写了一行小字,如今皇帝越发懒洋洋,除了军机处的几个人和肃顺之外,六部九卿亲贵大臣都难得宣见,国事之中除了南边的军事之外,政事少有打理,只是敷衍地叫杏贞写上“知道了”“依议”或者“交该部议奏”这样的模棱两可不用费脑子给出决定意见的话儿,只有军事上和军机还有皇后会商议一番,每日只是在园子里头听戏,或者是和嫔妃厮混。

    料理完了政事,杏贞又和皇帝说了些闲话,谈起嫔妃们的事儿,杏贞笑道:“今个早上起来,玉常在打发人来我这里头说身子不爽利,要请太医,臣妾已经让太医去她那里瞧着了。”

    “她身子怎么了,有么有什么大碍?”咸丰皇帝懒洋洋地说道。

    “说是心口有些闷。等下小太监应该来报信了,想必没什么大碍。”杏贞说道,帮着收罗好奏章折子,叫小太监拿出去还给军机处,“皇上今个要叫起吗?”

    “不叫了,眼下也没什么大事,让军机处的人料理便是,横竖他们会上折子,朕瞧折子便是了。”咸丰皇帝说道,“今年冬天也不算冷。想必园子里头的春色必然是极好的。到时候朕带你去万春园和清漪园逛逛,那边的柳树桃花倒是比这园子里的好。”

    “是。”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小太监如意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连忙磕头不已。“恭喜万岁爷。贺喜万岁爷!”

    “慌慌张张地。有什么喜事?”皇帝在炕上皱了皱眉头,如意的声音有些刺耳,他拿了个翡翠的鼻烟壶出来。放在日光底下照了照,那碧色汪汪一片,极为通透。杏贞也瞧着如意。

    如意抬起来瞧了皇后一眼,复又低下头,声音里透着喜气,“太医说,太医说,玉常在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子了!”

    “什么?可是真的吗?”皇帝大喜,丢在那个鼻烟壶,连声问道。

    “原本请脉的太医不敢肯定,又特意请了太医院院正来请脉,这才定下来的,想必是没有错。”

    “好好好。”咸丰抚掌大笑,杏贞也连忙恭喜皇帝,“自从你和丽妃之后,六宫就再无人有身孕,如今还是玉常在有福气!”咸丰皇帝朝着杏贞说道,眉毛连连抖动,是高兴极了。

    “是呀,玉常在如今有了身子,可见是有福分的,臣妾会叫人好好打理玉常在的胎,皇上不用担心。”杏贞面上也是喜悦地笑着,丝毫不见酸涩之意。

    “有皇后在,朕那里有不放心的,走,皇后,跟着朕一起去瞧瞧玉常在。”

    “是。”杏贞被皇帝拉着手,温顺的走出了勤政殿。

    ……

    咸丰六年正月十九日,李秀成部渡江抵达**,做出意图北上进击在镇江驻扎的清军的架势,去年天京事变之后,江北的镇江瓜州等地相继失守,江南大营的清军进扎天京高桥门龙脖子,进逼秣陵关,江北大营则是扫清了镇江等地之后,移驻江宁对岸的江浦,浦口,会同江南大营,缩小对天京的合围之势。

    这时候的江北大营恰好重建,兵多将广,物质丰盈,统帅德兴阿拥有兵勇一万五千余人,以浦口江浦之间的陡冈安定桥小店一带为重点,分驻于西至江浦石继桥高旺,东至瓜州三岔河,北至来安,石冠集的广大区域内,绵延两百余里;长江内则有水师巡船往来游弋,以资接应,声势浩大。德兴阿甚至得意地给咸丰皇帝上奏道:“各路马步兵勇,或多或少,择要分布,有警则奋勇上前,贼多则添拨接应;祥厚一军驻扎石佛寺,无论何处紧急,皆可策应。”

    说起来倒是天衣无缝,李秀成嘿嘿冷笑,帐内的部下不明所以,“清妖真是蠢透了,若是一万五千人择一紧要之地死守,我这万余人马必然是攻打不下去的,可如今这德兴阿自视甚高,自以为攻守皆有把握,殊不知如今分散部署,恰好可给咱们找住机会各个击破!”李秀成冷然吩咐道:“即刻传令水师部,先夺取天京和浦口之间的九浮洲,叫薛蛮子之部进驻乌衣镇,往南边压去,本帅自领本部,去三岔河和德兴阿会他一会!”

    “可若是在滁州的李鸿章率军南下驰援如何?他的火枪厉害,恐怕薛蛮子抵挡不住。”一个将领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无妨,李鸿章不会南下的,我瞧着他行军出师的样式,从来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谨慎意思,西征回来之后,李鸿章便龟缩庐州府不出,直到旧年二月之后,”就是天京事变之后,“这才倾巢而出,跟在曾国藩老贼的后头捡便宜,如今江南局势乱的成了一锅粥,他李鸿章不敢来火中取栗的,况且若是他真敢南下,到了那时候,恐怕我早就解决了江北大营了,调转马头前来对付他了!”

    二月初三日,德兴阿忘记了皇帝的旨意“固守为上”,派出部队由小店进攻乌衣巷,和薛蛮子大战了三日,薛蛮子的太平军奋起迎战,打败清军,歼敌三四千人。

    二月初七日是一个明朗的天气,两个懒洋洋的斥候缩在营门后头晒着太阳唠嗑,一个年长一点的斥候伸了个懒腰,“今个咱们不当差,倒是清闲的很。”(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