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十八、再破大营(三)
    一个年轻的斥候闭着眼睛,躺在地上打了个滚,“横竖咱们东边也没事儿,发逆都跟着在北方打着呢,东边安全的紧,大家当差也不过是过过场子,咱们大帅联营两百里,谁敢来送死呢。()”

    两个人正在闲话间,营门外隐隐想起了几声号角,站在三岔河大营上的瞭望探子用手搭着往东边仔细的瞧了瞧,不远处腾起了阵阵尘土,“这架势?恐怕不对!”瞭望的探子连忙挥动手里的铜锣。

    “当当当~”铜锣声声嘶力竭地敲了起来,惊起林中的阵阵飞鸟,“有情况,全军戒备!全军戒备!”

    两个斥候不明就里,却也连忙站了起来,隔着木栅栏望着外头瞧去,“我的天老爷,不会是长毛来了吧?”那个年轻的斥候双手拉着木栅栏,惊恐的说道。

    不远处竖起了一个巨大的旗帜,那旗帜上头写着一个“李”字,那个年长的斥候打了一下年轻的头,“叫你瞎咧咧,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赶紧地,拿起家伙,守好大营!”

    李秀成朝着三岔口的清军大营望去,只见潮水般的太平军向清军大营发起冲击,那大营虽然有些颤颤巍巍,但是依然屹立不动,清军的大营狼烟四起。李秀成瞧了瞧,“这清妖气势倒是不错,传令,各部准备,轮着上,我倒要瞧瞧,这些清妖能不能敌得过咱们天兵天将的车轮战!”

    “是!”号角吹起,两翼的太平军涌上。换下了攻营无果的先头部队,过了半刻钟,清军营中欢呼声四起,清兵越发斗志昂扬了起来,李秀成不用猜,都知道清军别处营地的援军赶到了,眉毛微微一皱,转身问传令兵,“快去问问水师部,有没有打下九浮洲。半天之内若是还未打下。叫他提头来见!”

    “是!”

    德兴阿在帅帐之中,听到斥候的来报,忧心忡忡对着边上坐着的江宁将军祥厚说道:“如今这李秀成来攻三岔河,我手里的兵不少都派到乌衣巷去了。可奈何!”

    祥厚不答话。只是说道:“大帅运筹帷幄。自然能让发逆得不了便宜去。”心里嘿嘿冷笑,这德兴阿不听自己的意见,非要搞什么两百里联营。按照自己在扬州时候的办法缩营自保便可,自己在扬州连平岗那样的小山坡都守得住,何况如今这江北原本绝无发逆踪迹,只要守住江北,断绝水道,便是大功,偏偏这新到任的江北大营军务大臣好大喜功,两江总督何桂清也是一再指手画脚,要进击发逆。这德兴阿还要自己驻扎石佛寺,四下接应,那不是拿着老子的兵来堵枪眼吗!

    所以眼下这四面楚歌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祥厚心里不厚道地冷笑,不接口要接下任务。德兴阿无法,正想开口明确下令,外头的斥候又报:“大帅,长发的水师到了九浮洲,眼下正在攻打九浮洲!朱千总请大帅支援!”

    德兴阿大惊,“这发逆果然来势凶猛!可奈何!”拿眼瞧着在边上闭目养神的祥厚,也不再推太极云手,厉声下令,“祥厚,本帅命你立刻增援三岔河!不得有误!”

    祥厚长叹一声,睁开了眼,鄙夷地瞧着这个好大喜功却又易惊易怒的纸上赵括,“大帅,眼下的局势恐怕不可为了,长毛三路齐发,就是要搞得咱们手忙脚乱,顾此失彼。若是本将料想没错,江南那边必然也被长毛缠住了。”祥厚站了起来,“四处支援,又会被发逆寻得机会击败,我哪里都不去,”德兴阿脸色大变,刷的站了起来,手指头颤抖地指着眼前这个不听号令的江宁将军,正欲叫人进来拿下祥厚,只听得祥厚也站了,抱了一拳,继续说道,“我就给大帅守住石佛寺,若是这三地不败也就罢了,若是败了,老子就给大帅守住石佛寺,若是老子不死,后头的大军无忧,大帅也是无忧!”祥厚的声音冷淡极了,似乎生死。说完不再耐烦伺候这个主帅,转身出了帅帐。

    德兴阿身子一震,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了。

    太平军在三岔河清军大营外头呼喝上前攻打,本来是厮杀正酣的清军队形散乱了起来,用着千里眼的李秀成瞧见了大营里头莫名的骚动,“难道是薛蛮子那里得手了?”

    “报!”一个斥候上前禀告,“丞相!薛蛮子大人那里已经击溃清军,南下了!九浮洲也传来消息,被我们的水师南下了!”

    “好!”李秀成面色表情不变,喜色一丝未露,边上的亲兵喜形于色,“头的清妖也知道自己的后路难保了!传我将令,在后头待命的两部都给我上前,冲垮清妖阵营的时候到了!”

    “杀!”外头的太平军士气如虹,冒着箭雨丝毫不畏死地上前,渐渐地,清军大营开始了溃败,一个人转身逃走,两个人,三个人,一队人,一营人,清军溃败了。

    “跑啊,跑到大帅前头去!”

    “跑啊!”

    李秀成满意地点了点头,“全力追击,我要在德兴阿的帅帐用晚饭!”

    “是!”

    撒着脚丫死命逃的清军三岔河所部一路狂奔,逃到了石佛寺。只见石佛寺前头的八旗士兵严阵以待,摆好了架势,溃逃的清军瞧见是自己的袍泽,连忙开口高喊道:“前头的兄弟,让我们进去吧!”

    “将军有令!前头溃败的往石佛寺两边撤退!不得冲击本阵!”高声传话的是祥厚的一个亲兵,这亲兵是镶蓝旗满洲八旗兵,他的吊儿郎当痞子样就算在战场上也丝毫不减,“将军说了!叫你们安心,有他一日,长毛贼绝对越不过石佛寺!”

    阵前逃来的清兵丢下武器,跪在黄泥地里连连磕头,“祥将军公侯万代!”有不少还有血性的溃兵咬着牙留了下来,更多的人却是头也不回地绕过石佛寺,望着西边逃去了。

    古人云:“天下名山僧占多”,中国的名山大川,无一没有寺院僧侣。浦口山陵起伏,峰峦层迭;虽未登入名山之列,但寺庙也是极多,这原因不得不承认是与绿水环绕景色宜人的定山宝塔山浦子山平山宣化山等有关。其中仅定山周围就有定山寺石佛寺等数十座庙宇。(未完待续……)

    ps:票票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