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十九、瞒天过海(三)
    三月十三日,李秀成瞒天过海,从芜湖上游渡江,趁着大雾突袭曾国藩大营,曾国荃率骑兵奋力抵抗,奈何陈玉成窥得机会,从被曾国华和李续宾包围着的芜湖县城中突围而出,斩杀二将,前来和李秀成会合,曾国藩大败,在众将的死命抵抗下上了水师的大船,不过陆上的粮草银饷并军械一概失去,曾国藩羞愧不已,又试图跳水自尽,被众将救起。

    荣禄听清楚了斥候来传递的坏消息,木然挥手,让人退下,唐德山如今已经是个千总了,上嘴唇留了短短的胡子,显得不那么跳脱,听完这个坏消息,却也忍不住跳了脚,“总兵大人,眼下可如何!咱们可是还没攻下当涂!”荣禄现在已经是赣州镇总兵衔,实授武昌将军,故此唐德山有此称呼。

    荣禄摇了摇头,“两成刁钻阴险,大帅上了他们的当却是正常,幸好水师没有受损,是万幸,咱们该改变攻打的目标了。”

    “大人,咱们不打当涂,该去哪里?”

    “咱们去秣陵关!我就不信那里还有重兵把守!”荣禄刷的站了起来,“这时候想必陈玉成和李秀成都不知道咱们在当涂,咱们日夜行军,假装是渡江北逃,再偷偷地跑到秣陵关去杀几个发逆也解解恨!嘿嘿,李秀成会瞒天过海,我荣禄难道也不会?”

    “喳!听大人的!”

    “一带江城新雨后,杏花深处秣陵关”。

    秣陵是一座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镇,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为显示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威。曾经五次出巡,其中有两次路过今江苏。公元前二百十年,秦始皇第五次出巡回归,至金陵时,几个陪同的望气术士见金陵四周山势峻秀,地形险要,就对秦始皇说:金陵有天子气。秦始皇一听大为不悦,命人开凿方山,使淮水流贯金陵,把土气泄散。并将金陵改为秣陵。“秣”是草料的意思。意即这里不该称金陵,只能贬为牧马场。在南朝隋唐时期其作为“宁邑东南要隘”。地位十分重要。宋景德年间建镇,元代设置巡检司及税务.明朝置为京畿南郊关隘,清时被列为江宁府三大重镇之一,扼守西南。极为重要。

    守门的两个太平军在关口前头种的几颗杏花下头说着闲话。这些日子到处打仗。太平天国控制下的这一带人烟罕至,别说商旅,连走亲访友的人都没几个。因此空闲地很,前些日子驻守在这里的指挥也整日在关里的宅子里头厮混着。

    “我说五哥,你说指挥成日里头在他那宅子里头做什么呢?”

    “我悄悄的和你说,你可给我别说出去,”年长的五哥,瞧了瞧四周,没发现有什么人,便在杏花树下和那个年轻的小兵咬起了耳朵来。

    “吓!五哥你说的可是真的!”那个年少的小兵显然听到极为震惊的事情,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噤声!你五哥我还能骗你吗!”五哥按住小兵的嘴巴,“听在宅子里头服侍指挥的兄弟说的,不会有错!”

    小兵挣开了五哥的束缚,“可咱们天国不是禁酒吗,饮酒可是要砍头的!”

    “嘿嘿,禁酒?那是对咱们这些小货色设的规矩,天京城里头的哪个大人物不喝酒的,只是不当众罢了,还是要些脸面的,臂如咱们指挥大人,不也是每日躲在宅子里头喝酒嘛,只是有时候出关巡视的时候身上带着酒味,晕乎乎地罢了。”

    “眼下咱们这里清妖来不了,不是在芜湖就是江北呢,倒是也不怕有清妖来骚扰咱们。”那五哥又安慰有些不敢相信呈现痴呆状态的小兵。

    关前似乎来了不少人,因为五哥听到了脚步声,五哥兴奋了起来,“今个合该咱们两兄弟发财,”五哥对着耷拉着耳朵闷闷不乐的小兵说道,“有人过关,咱们好好赚点油水去买几两肉打打牙祭!”五哥跳了起来,拉着小兵的手跳出了被杏花枝遮住的阴凉地方,望着西边一睛顿时睁地死大。

    “这是什么?清妖!”那个五哥惊恐得叫道,险些摔倒了地上,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清妖怎么会来到秣陵关!“快快快,叫人,叫人!”那个小兵连忙拿起手里的哨子,尖利的声音在秣陵关外响了起来,关上慌乱一片。

    “这些长毛,胆子真是大,居然斥候都没派,官道上半个人影也没有,倒是让咱们这一路过来,顺利极了。”唐德山吆喝着清军推着几个大炮往前摆好,“总兵大人,句容城里头的发逆没享用这火炮,倒是让这秣陵关里头的发逆拔了头筹!”

    荣禄点了点头,“秣陵关就是一个小土寨子,火炮轰过去便是,等到关上的发逆溃散,咱们的火枪队再派上去便是,小心着些,这几尊火炮还是宁波哪里我巴巴凭着皇后娘娘的手书要过来的!可别弄坏了。”

    “您就放心吧,这宝贝东西我日日都要叫人打理着呢,谁叫这火炮既轻便又凶狠呢?倒是赶得上那海东青的狠劲了!”两人说话间,那边的火炮已经上了趟,炮兵点了火信,震耳欲聋的轰隆几声,秣陵关上就炸出了几团巨大的火花。

    在私宅里头偷偷喝酒的太平间镇守秣陵关的指挥终于赶了出来,估摸着还刚刚喝的微醺,连头上的头巾都歪在了一边,两个亲兵把他扶上了城墙,还没等指挥仔细观望关下的清妖,又是一阵火炮的怒吼,城上的关楼被轰塌了一个角,大火熊熊地在城楼上燃烧了起来,灰尘和木屑迷住了指挥的眼睛,扶着指挥的一个亲兵被掉下来的钻头砸中了后脑勺,仰面躺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眼见着就不能活了,指挥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酒倒是醒了一大半,但是胆子却也吓破了,挣扎着站了起来,在城关上熊熊大火的映衬下,连滚带爬逃下了关城。

    几炮过后,秣陵关的城墙塌了一半,大门倒在地上,几个来不及逃跑太平军的断手断脚倒在地上,无力地呻吟着,“火候到了,德山,带上兄弟们进关,发逆一个也不留!”荣禄冷然开口发令。

    “喳!兄弟们咱们进城杀逆贼!”唐德山领了一把美国制的火枪,吆喝着指挥众清军进关。(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