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九、瞒天过海(四)
    荣禄缓缓骑马进了秣陵关,先前部队已经割下了倒在关门边上的那几个太平军伤兵,鲜血流了一地,不过荣禄已经不是之前瞧见尸体喉咙发紧的京城八旗少爷了,对着杀戮已经习以为常,荣禄缓缓环视,关内一片狼藉,大街上七零八落得散着旗帜刀枪这些东西,杏花花瓣被风吹落,有些飘到了血泊里,粉红色颤颤巍巍的杏花花瓣飘洒在暗红色的血泊之中,有些妖异的美艳,巷子深处还有些零星的枪声响起,荣禄默不作声,就坐在战马上等着扫荡关口的部下回报,胯下的大马有些不耐烦闻血腥味和火药味,还有加上了一些花香味的混合怪味,摇了摇脑袋,打了个喷嚏。()

    德山来报,“总兵大人,镇守秣陵关的发逆指挥被咱们抓到了,在一处宅子里头喝酒喝晕了一头栽在地上,眼下刚刚醒了,哭着求饶呢。”

    “砍了,”荣禄轻描淡写地说道,一扯马缰,穿过乱糟糟的秣陵关,“这种废物有什么用?带回去也是丢人现眼,人头留着挂在外头的杏花树下,还有,把这关给我烧了。”

    “喳!”

    曾国藩黯然地坐在船舱之中,这一战到底还是输了,经营半年之久的芜湖大营毁于一旦,上次皇帝不计较在湖口的大败,还给了自己江西巡抚的实缺,秣马厉兵如此却是敌不过这两成!

    胡林翼进了船舱,见到曾国藩如此低落。忍不住就开口劝慰道:“涤生,不必如此,今个只是大营被毁,丢了些辎重而已,咱们的子弟都好好地,老九的骑兵也都尚在,你如今是江西巡抚,这粮草银饷丢了便丢了,什么时候都能筹集回来。”

    “哎,也只能如此想了。陈玉成和李秀成确实是吾等大敌。此两人不除,恐怕发逆再无平定之意,”曾国藩点了点头,“更令人惊惧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岁数。润芝。那四眼狗才二十多岁!”

    “正是。”胡林翼点了点头,“眼下这江北大营已破,江北一带。除了李鸿章之外,僧王在扫清河淮,听说京中传出来的信,军机的意思是让僧王或是胜保北上去山东,准备着水患之后要防着民变,就算这东北二王身死,石达开出走,可咱们的合围之势还是没成!”

    “正是,这陈玉成李秀成合兵一处,在芜湖县虎视眈眈,我如今在水师上倒是僵持住了,可两人这眼下的意思还是要第三次西征,对着江西安徽乃至两湖虎视眈眈,老夫这龟缩在楼船上,也不是事儿啊,”曾国藩苦恼地说道,连说自己“龟缩”都不管不顾了,“必须要上岸一战才是,”曾国藩想到一件事,纷扰更胜,“这荣禄的火枪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斥候去当涂打探,却是打探不到他的消息,真是可恼也。”

    “曾兄勿忧,荣禄他轻车简从,出兵快捷,且二成都在此处,左近的发逆没有什么杰出的头目,自然是无所畏惧。”

    “润芝你说的极是,恰好说到这个,”曾国藩有些兴奋了起来,“为兄瞧着最近几年发逆的气焰,自从江宁城中发逆内杠,死了东北二王,那洪秀全又猜忌于石达开,逼的这发逆之中威望颇高精于军事的翼王南下出走,皇上曾经下旨于我,要我招降此人,且不说石达开心高气傲,绝不可能俯首于我这手下败将,自从他率大军南下浙江,又奔赴入闽,老夫就知道,此人翻不起什么大浪,居无定所,却又没有明确目标,必然少不了消亡一途了,”曾国藩转过了话头,“不过这不是为兄要说的事儿,润芝你可发现了,这发逆军中,除了二成,似乎没什么得力的人才了?”

    胡林翼微微思索,不禁就点头称是,“不错,大帅说的极是,这陈玉成在芜湖的时候,大帅这进展甚慢,”两人交情甚笃,说话也丝毫不忌惮,“那李秀成被张国梁围在金坛小城,原本也是僵持不下,可陈玉成一到,两下汇合,便打破张国梁部,之后声东击西,江北大营死的死,逃的逃,江宁以北已经没有成队伍的绿营八旗了,如今又西进前来征伐咱们,可见这发逆,已经拿不出什么能上台面的将领了!”

    李自成因为取得北京而溃败,打败他的是盲目和腐朽。洪秀全定都南京,打败他的依然是盲目和腐朽。英明多智的天王沦为神棍色鬼,终日与虚无的上帝和**的美女同在;金兰结义的兄弟争权夺利,为了那并不确切的荣华富贵最终演化成“天国事变”。天国的基石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燕王秦日纲等等高级将领的死亡,冀王石达开的出走。至此首义五王四死一走。这时的天国就如一被剁去双手的人,脚步虽还是在慢慢的挪进,但已显力不从心,更何况断去的双手处犹在流血不止,急需能有人出来帮它堵住创口,不致于那么快的让血流干,那么快的消亡.这个时候,有一对滕县的小青年适时而出,不但堵住了创口的血喷,并且还牵着这个断手的人东挡西拒,走过了它生命中最后七八年。他们就是天国晚期光芒耀眼的“双子星”李秀成和陈玉成。

    在天京保卫战中,一个统筹大局兼顾区域,一个迂回机动所向披靡。当他们在滁州东南乌衣合兵一处击败清军主力德兴阿后,紧接着又奔袭浦口,摧毁江北大营,清军都统德兴阿部被歼一万多人,江宁将军战死石佛寺。随后又乘胜分兵横扫苏北战场,各路清兵,望风溃散,李鸿章困守滁州不敢出城。这一连串的胜利不但使得李陈威名远扬,太平军又重新找到了一度丧失的军心,更重要的是在摧毁了江北大营,解除了敌人截断天京供应的威胁,缓和了天京危机,使太平天国在天京事变和石达开出走后的被动局面开始扭转,战略部署也随之由守向攻的转变。芜湖之战歼敌李续宾曾国华部六千人,解芜湖之围,拔清军营盘六十余座,害的在座的曾国藩又要跳河。(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