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官网 > 十九、瞒天过海(五)
    “不错,”曾国藩点着头,“自从江宁内乱,一夜之间杀了那么多的侯爷王公,一时间悍将凋零,真是天佑我大清也,一想到除了这两个人,再也没什么阻碍了,毕竟就算,本官这里被他们两个堵住,嘿嘿,恐怕少荃哪里,还有江南那边,也总能对着江宁动手动脚吧?就算这两个人有通天彻地之能,也顾得了东边顾不了西边!”

    “大帅说的极是,那咱们如今如何?”

    “咱们离开芜湖!到西边去。()”曾国藩早有了腹案,离开位置,走到架在屏风上的地图,“无为哪里有少荃的一只部队,不用担心,且发逆也不敢在咱们水师虎视眈眈的时候渡河,只能是继续西进,在这皖南和咱们一争雌雄,咱们去铜陵!以逸待劳,等着这二成,到时候本官就不相信,”曾国藩咬着牙说道,“我这占着铜陵城,还能输给那两个年轻的小子,老夫就直接解甲归田罢了!”

    “大帅所言甚是,”胡林翼点头说道,“小弟的团练自然也跟随大帅左右。”

    “不,润芝,我瞧着军心有些颓废,你和我混在一处,也没什么好事儿,你去贵池县,这离着安庆和铜陵都近,若是我兵败不测,你也还能给老夫留着后路,若是敌人势大,再传文于王锦绣,让他派兵支援。”

    “是。”

    “老夫也叫师爷上了折子到京里去,请罪之外。说明眼下南边的局势,并行文江南大营和少荃之处,让他们全力骚扰江宁左近,若是让二成全力西征,说不得又要复现石达开西征之时皖南赣北顺风而下的情景了。”曾国藩苦笑,“若是荣禄能在东边给他们捣捣乱,那便是更好了!”

    胡林翼一阵见血地说道,“如今这局势,便是三军没有统率的缘故,谁都是自己顾着自己。指望着发逆都到别人的地盘去。大帅的弟子李鸿章便是极好的例子,坐在滁州城之中眼巴巴得逆在乌衣镇攻破德兴阿的军队,使得三岔河乌衣镇九浮洲三地并发,德兴阿抵挡不住。这才丢了江北大营!江南大营倒是想去救援来着。可又被陈玉成阻挡在了孝陵卫!”这江南江北大营。还有李鸿章,江忠源,曾国藩三地的团练互不统属。彼此难以遥相呼应,反而给了发逆各个击破的绝好机会。

    “嗨,我这弟子,是最会做官的,这无功劳的事儿怎么会去做,他为人处世倒是与老夫不同。”曾国藩又苦笑了,“不过如今我既然写了行文给他,他总到底还是能给老夫些面子。”

    “希望如此,”胡林翼站了起来,“那林翼就先行去贵池县,听候大帅派遣便是。”

    “唔。”

    滁州城外琅琊山,淮军驻地。

    滁州,“郡起元徽州建大同名始开皇文扬庆历开天首郡逾史千年”。古称“涂中”“永阳”“清流”。先秦时期为棠邑之地(今南京市**区),三国设镇,南朝建州,隋朝始称“滁州”,因滁河(涂水)贯通境内,又“涂”通“滁”,故名为“滁州”。自古有“金陵锁钥江淮保障”之称,“形兼吴楚气越淮扬”“儒风之盛夙贯淮东”之誉。

    滁州最有名的当然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宋代欧阳修专门写过一篇千古《醉翁亭记》的醉翁亭了。“蓬莱之后无别山”美誉的琅琊山上,煞风景地驻扎着淮军的大营。

    “环滁皆山也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在醉翁亭里头悠然响起,后头站着两个劲装的侍从警觉地环顾四周。

    “啪啪啪,”后头走过来了一个穿着三品服饰的胖子,拍着手叫好,那个在醉翁亭里头念着欧阳修的千古名篇的年轻男子停下了念诵,转过头来瞧着走近的胖子,笑眯眯地拱手施礼。

    “少荃兄高才啊,这首《醉翁亭记》念得是澹然清越,隐隐是有出尘之意,我这滁州府里头出来的俗人,到了这里听到了少荃兄的清诵,却也神清气爽了起来。”那胖子正是安徽布政使参政,布政使衔,原来的庐州知府王金智。

    李鸿章请王金智在醉翁亭内坐下,亲兵送上来了茶水,“王兄过誉了,我这不也是新到琅琊山,附庸风雅而已,比不上王兄在滁州府统筹安徽兵马粮草,日日忙碌呀。”

    王金智摆了摆手,一脸的春风得意,“少荃兄那里说的话,我这不就是淮军的后勤大总管嘛,在滁州府之中就是帮着你少荃兄打工,那边皖西由着江巡抚自行筹集,圣旨的意思是要我专办江北军务供需,如今这江北大营没了,那那边我自然也就不用去费心了。”

    李鸿章微微苦笑,“说到这江北大营,在下的老师,还特意为了江北大营覆灭的事儿来信询问于我,言语之间倒是有觉得在下自保的意味太浓厚了,在滁州观望乌衣镇德兴阿的部队被发逆击溃而不救。”

    “说到此事,我倒是还是阵阵后怕,”王金智摇了摇头,不以为然,“滁州府到底不比庐州府,这里地近江南,民风疲软的很,上次大人你想要出兵试试的成色,没出滁州城墙,就被这里的父老跪着拦住了,说全力保住滁州府不失便是万民生佛了,少荃兄没瞧见,那几日发逆的薛蛮子进攻乌衣镇,这滁州府一日三惊,过了晌午,连城门都不敢开了,连带着,本官都被带的战战兢兢的了,我可是经历过庐州府之围的!”

    “确实如此,所以自从李秀成和陈玉成去了西边,滁州府解围之后,我借着外出练兵,驻扎到这琅琊山上,免得被城墙困住,”李鸿章无奈地笑道,“曾师写信给我,也是直指在下的内心,若是我决意要出兵,滁州府里头的人是拦不住的,纵使他们筹集了几万的粮草给咱们。”说到底,还是怕着兵败丢了自己手里掌握的淮军资本,再者,若是绿营八旗堪用,朝廷怎么会想到自己的淮军团练,又怎么会想倚重自己,如今自己未到而立,已经是皖南道,庐州知府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