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二十、醇酒妇人(三)
    说起来,这也是一个烦心事,前几天兵部左侍郎王茂荫奏请咸丰帝住在皇宫,不要去圆明园,咸丰帝读之龙颜大怒,以“无据之词,率行入奏”为名,将王茂荫交部议处。()不久后,掌福建道御史薛鸣皋,见圆明园修理围墙,认为咸丰帝又要去住园,上奏谏止,称言“逆氛未靖”,不要“临幸御园,萌怠荒之念”。咸丰帝见之怒不可遏,由内阁明发上谕,加以驳斥:“圆明园办事,本系列圣成宪,原应遵循勿替……敬思我皇祖(指嘉庆帝)当莅政之初,适值川陕楚教匪滋事,彼时幸圆明园,秋弥木兰,一如常时。圣心敬畏。朕岂能仰测高深。设使当时有一无知者妄行阻谏,亦必从重惩处……”

    咸丰帝搬出祖制来为自己辩护,以封杀一切谏阻他去圆明园的言论。为了杀个鸡给猴子他下旨将薛鸣皋从掌福建道监察御史,降为一般的监察御史,并交部议处。

    醇酒妇人,从来就是凡夫俗子的一种追求。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知道,沉迷于此,不得善终。

    “吏部议奏让王茂荫致仕,薛鸣皋并外出至临安府任知府建水县县令。”这可不是苏杭之地的临安,而是云南省边陲之地的临安,离着杭州十万八千里之远,是十足的险恶之地。

    “也罢,朕不过只是嫌着宫里头拘束的慌,这才想着在园子里清净些日子。”皇帝点了点头,示意对两人的处罚表示满意。“王茂荫年纪大了,让他以兵部侍郎的头衔致仕,免得有人说朕苛待老臣,那薛鸣皋即刻出京,不许逗留。”

    杏贞应下,大阿哥瞧着皇帝腰上的紫云金龙香囊有趣,正在拨弄不已,“今个也没什么大事儿,只有这曾国藩上了折子,说是和李秀成和陈玉成交战了一次。曾国藩吃了点亏。退守铜陵了。”杏贞把折子递给了咸丰皇帝。

    皇帝皱了眉头,接过折子,“这曾国藩也是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刚刚委任了江西巡抚的实缺。他不思报效。反而兵败了?瞧瞧。损失了多少兵马?”咸丰皇帝的眉头越发紧皱,“又是被发逆抢去粮草银饷!”皇帝把折子丢在了一边,冷哼了一声。“他倒是乖觉的很,大军未受重创,又是被抢了粮草银饷!他知不知如今朝廷最怕的就是这个筹集粮草!”

    皇帝埋怨了一番,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也罢,让肃顺头疼去,明个叫起的时候儿,一并商议这事儿,一应惩罚也要下去,如今可不能再浪费了!皇后,”皇帝转过话头,缓了缓语气,“这只能如此了,叫户部赶紧筹集吧,江北大营虽然破了,可江南大营还在,你瞧着该怎么办?”

    杏贞坐在了皇帝的榻上,悄悄地帮着皇帝按摩小腿肚子,“臣妾发逆的气势到底是颓了,如今首义五王一下子死了两个,最后一个又负气而走,如今只剩下李秀成和陈玉成两人勉力支撑了,所以他们两个也只能先一起解决掉江北大营,又转身西进,攻打曾国藩,曾国藩若是再败,这二成必然掉头围攻江南大营,若是瞧眼前的架势,这江南大营再破,苏州杭州可是危险了。”

    “这是实话,”皇帝舒服地半眯着眼,“虽然江北大营覆灭,可祥厚的确是打出了咱们旗人的威风,也有不少发逆死在石佛寺之中,可见这一南一北的大营还是有效的,”皇帝虽然沉浸在歌舞戏曲佳人美酒之中,寻常的政事已经不管,可这军事人事财政大权却还是时时紧握的,所以说到和太平天国的战事,咸丰还清楚的很,“那就只能让曾国藩抵挡住了,抵挡不住,那江南大营又是危险的很,再者李鸿章也上书,要从滁州南下,逼近江宁;张国梁想必也不是吃素的,在江宁城外总有些用处,的确正如皇后所说,这发逆无大将了!”

    咸丰把那香囊解下来给载淳,虎头虎脑的载淳兴致勃勃地玩了起来,“朕下旨,让何桂清和春张国梁江南大营坚守住便是!第一大功就是要围困江宁,江南大营若是又失,朕真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杏贞知道历史上的江南大营被打破了两次,最后朝廷的正规军在江南一带损失殆尽,无奈之下,同治初年,才让曾国藩统领江南半壁,实授两江总督,西到四川,东到大海,凡是曾国藩所保举,无人不用,凡是曾国藩所需要,无物不给,这才统一了军权,将太平天国起义彻底打灭。如今这有识之士到底是了江南的局势,将兵不同,军权不统,易于被发逆各个击破。

    杏贞还想着措辞,皇帝窥见了皇后在思考什么,便开口问道:“皇后,你瞧着如何?”

    杏贞回过了神,想了想,还是应该要说给皇帝听一听,“如今这何桂清虽然是两江总督,可是毕竟不识兵马之事,”何桂清在咸丰元年闰八月十三日授兵部右侍郎,十二月十四日改户部右侍郎,才当了四个月的国防部副部长,就想统领东南三省军马对付鏖战数年,辗转东南多省的凶悍逆贼,杏贞对着这些书生型中堂指导军事的事情实在是嗤之以鼻,就算天纵奇才臂如李鸿章左宗棠曾国藩之类的人也是在战争之中一步步慢慢成长起来的,出将入相不是谁都做得到的,“往日都在京中,这江南军中之事,恐怕,恐怕他担当不起。”杏贞话说的直接,倒是不怕皇帝不爽。

    “那依你之见呢?”咸丰皇帝挑了挑眉毛,思索了一番,微微点头,淡然问道。

    “臣妾倒不是何桂清,只不过有些担心罢了,若是臣妾是白担心,那也是极好的。”杏贞笑道,“皇上且若是何桂清在常州堪用,保得住江南大营,臣妾自然也就是白说。”(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