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醇酒妇人(四)
    如今曾国藩吃了败仗,可以预见的将来,一段时间之内,只要李秀成陈玉成都在和曾国藩对战,那曾国藩就会败下去,没办法,这太平天国的双子星实在是太彪悍了。书网

    这江南大营不破,苏杭不陷落,朝廷的正规军不覆灭,咸丰皇帝绝不会让曾国藩出任两江总督,这天下第一富有之地的封疆大吏。

    俗话说,德不匹位,在位不久,如今这曾国藩和湘军还没成长起来,担当不了这泼天一样的富贵和重担。

    “就拿发逆的大军来试一试何桂清到底是不是皇上的好刀,”杏贞继续说道,“皇上冷眼瞧上些日子,再定夺不迟。”

    “恩,你说的是,”皇帝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杏贞的话,“这两江总督原本朕是属意常大淳,可自从武昌之战之后,他上书表示自己不通军略,不宜呆在湖广这咽喉要道阻碍国事,申请调离,朕这才让他去四川,打理好着天府之国,总要多些税收才是,何桂清不是最好的人选,朕是知道的,只不过他恰好正在浙江巡抚的任上,素日里也是敢于进谏,善于议事,朕才让他署理两江而已,还是要功绩的。”咸丰二年太平天国袭江南,桂清以江苏学政身份疏陈军事,抨击封疆大吏软弱,无所顾忌侃侃而谈,咸丰帝感到惊奇,从此对于何桂清有了比较好的印象。

    “是,”杏贞点了点头。实在是想不起来江南大营为什么第二次被攻破的前因后果,无法提出建设性的意见,不过这四下牵制想必能减轻这江宁城中洪秀全眼皮底下江南大营的压力,“只能叫曾国藩全力抵挡住,不能在安徽一败涂地,李鸿章南下,江南大营守住,皇上您说的是这三件事吧?”

    “恩,”皇帝连连点头,“明个朕就这么和军机说去。”说完咸丰皇帝隐隐有些好笑。自己和皇后成日之间,谈话的内容都是这军国大事了,寻常夫妻之间的家常话平日都说不到几句,虽然自己少些政事处理。得空不少。可是和皇后之间以前有的甜言蜜语少了许多。皇帝拉过了杏贞的手,“皇后你就自己没什么事儿和朕说嘛?”

    “臣妾整日就是照顾大阿哥,在园子里游玩。哪里有什么烦心事的,每日都是极开心的。”杏贞笑道,不过想起一件事,还是要多说一句,“皇上,臣妾瞧见了这殿外怎么突然出来了不少美貌的小脚女子当差,问内务府的人,倒是含含糊糊的,没半句实话,所以来问皇上呢。”

    咸丰皇帝面上的笑容隐了下去,放开了杏贞的柔荑,微微有些尴尬,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是,”正欲找什么话来解释一番,转眼瞧见了持着拂尘伺候在一边的杨庆喜,便似找到了根救命的稻草,连忙开口,“庆喜,这事你是知道的,你来回皇后的话!”

    杨庆喜连忙跪倒,嘴里支吾着说不出话来,“皇后娘娘,这是”杨庆喜抬头瞧见皇后似笑非笑的神色,打了个寒战,“是外头大臣的主意,说是园子之中寂寥,有这些丽人打更,能”

    “能什么?”杏贞让载淳出去,“大阿哥你找乳母玩去,”

    载淳拿着皇帝的香囊,小太监带了大阿哥出去。

    “你说呀。”

    皇帝到底有些恼怒了起来,似乎偷腥被皇后抓住了的羞愧发作了出来,愠然说道:“你倒是说啊,死奴才!”

    “是是是!”杨庆喜连连磕头,“说是能解皇上解皇上忧愁。”

    殿内寂静一片,杏贞笑道,“这算什么事儿!”转过头朝着皇帝笑着说道,“皇上何须动怒,臣妾并没有嫉妒之心。”

    皇帝冷哼一声,并不借口,杏贞恍若不知,继续含笑说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祖制虽然说是嫔妃之中不能有汉人,不能有小脚女子,可这毕竟在园子里,变通一番也是无碍的。”

    皇后果真是不嫉妒!!!!不仅跪在地上的杨庆喜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连皇帝原本恼怒地别过头不瞧杏贞,也惊讶地转过头盯着杏贞,只见这天下人之母淡然笑道,明眸之中确实没有不甘之色,“臣妾这么一说,只是想着敬事房并没有给皇上记档,若是日后有了龙胎,可就说不清楚了。”

    皇帝感动了,握住杏贞的手,“到底是皇后想的周全,是朕急躁了。”

    “皇上最近几日为了南边的事儿焦躁,火气大了些难免,有这些人帮着皇上宽心,臣妾高兴都来不及呢。”杏贞温言宽慰皇帝,“臣妾只是担心皇上的身子,不由得多说几句罢了,”

    皇帝的脸色又难来,自己才二十多岁,那里谈得上这些保养身子的事儿来,只听得杏贞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些外头送进来的女子虽是艳丽,不过就怕身子不干净,到底叫敬事房的人检查过了才好。”

    皇帝这又复释然了起来,搂住杏贞好生说了几句话,如今皇太后已经薨逝,这内廷之中只要皇后不反对自己个,什么事儿都好做,皇后当然呕不过皇帝,皇帝即是夫君,又是君主,但是若是皇后唧唧歪歪,总是一桩烦心事,难得皇后如此通情达理,咸丰皇帝那里有不感激的意思,“兰儿你考虑的极是,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叫内务府的人去瞧瞧,是朕多疑你了,到底是朕亲自选的皇后,气度果然不凡。”

    “皇上谬奖了,”杏贞笑得十分得体,“若是皇上中意那些个,名分给一个也是自然好,大不了抬旗便是。”

    “唔,”皇帝点着头,“朕会和你商议着办的。”

    “皇上您喜欢那个直接封便是,哪里还要问过臣妾,说起来倒是臣妾吃醋了,”杏贞一脸真诚,“臣妾有大阿哥,又帮着皇上批折子,没什么时间侍奉皇上,到底失了后宫的本分,若是再敢妒忌,那真是无地自容了。”

    “好好好,朕把这六宫交给你到底是交对了,”咸丰皇帝满意极了,笑着说道,“如今这玉贵人的胎养得好,这也是兰儿的功劳,老货,”咸丰皇帝瞧见杨庆喜还跪在地上,笑骂道,“赶紧起来,传旨去,赐给贞定夫人一副玳瑁头面,嘉奖贞定夫人抚育皇后的辛劳。”直接赐给外头的诰命,咸丰皇帝这是难得的殊荣,杏贞知道轻重,连忙起身屈膝谢恩了。

    “你我夫妻无需多礼了。”咸丰皇帝拉过杏贞,在杏贞的耳边说道,“咱们日子久得很,你要陪着朕走下去,朕和大阿哥都要兰儿你呢。”语气温然,可见是出自内心。

    那一刻杏贞有些恍惚,皇帝手上的翡翠扳指的冰冷触感让杏贞回到了现实,杏贞的眼神清明了起来,“臣妾当然永远陪着皇上,皇上您先小憩一会吧,等下军机还要进园子呢,臣妾先带大阿哥回寝殿午睡去。”

    “恩,你跪安吧,庆喜,你送皇后出去。”

    杏贞出了勤政殿,脸色到底还是挂了下来,倒不是为了皇帝花天酒地,喜欢上汉族的小脚女人也不算大事,寡人有疾,寡人好色,这没什么大不了,可到底是谁想出来奉承皇帝的,这是该关心的事儿。

    “杨总管,是哪些人给皇上出的主意,在外头把人带进来?”

    “是怡亲王的意思,似乎还有端亲王”

    这两个人不过是亲贵中的废物,只知道吃喝玩乐,但不会不顾及祖宗家法,胆子大到给园子里塞进汉女,肯定是肃顺的招数,想着自己触怒皇帝?还是分自己的宠爱?可笑,自己从来不是靠宠爱。

    以色侍人,能有多久?吕后武则天到现在的自己,刚开始都是以出众的美貌来吸引君王,生下帝国的继承人,然后巩固好自己在六宫之中的地位之后,一个华丽丽的转身,转身成为皇帝的政治帮手,这才这些女人屹立不倒的资本。吕后,帮着刘邦除掉韩信等开国功臣,做了刘邦想做但是又怕被人说屠杀功臣的事,又咬牙把自己亲生的大公主送到匈奴和亲,解了刘邦白登城之围后的外政难堪;武则天,清楚明白日益强大的唐王朝不需要高高在上的世家门阀,借着扳倒从自高门大户的王皇后扫除高宗朝老臣的机会打击门阀,又大力选用科举制中脱颖而出的寒门士子,扩大了统治基础,通过武举选出军事人才,覆灭高句丽,击垮东突厥,这都是这两个女人虽然强势干涉朝政,但当时的皇帝却一再容忍的原因,汉高祖如何不雄才大略,唐高宗若不是有宠信武则天乃至日后被武则天篡了大唐江山这个污点,是“帝范”之中一等一的人物。

    所以就算自己很久没有侍寝,可皇帝还是日日要见自己,听取自己对朝政的建议,这也是一种宠信,而且丝毫不会因为自己的年华老去或是日久生厌而产生变化。

    “那就罢了,他们讨皇上欢心,这是好事,别过头便是以后你给我多留个神,这事本宫不怪你,到底是皇上心里怕本宫吃醋,不叫你们说罢了。”杏贞淡然说道,杨庆喜连连点头。

    还是把朝政的事情理顺了再说,除了军事之外,别的自己很多都是不懂,需要慢慢学习。(未完待续……)

    ps:求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