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一、慧眼识英(一)
    天京城中。

    如今的天京城,已经不见了天京事变几日之内死了两个大王,和数不清的侯爷那样腥风血雨的日子了,自从江北大营被李秀成和陈玉成打垮,镇江扬州一带通往天京的粮道无忧,原本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的小天堂又出现了短暂的太平盛世的景象来,城中的人开始醉生梦死,日日笙歌。前些日子西边又传来李秀成和陈玉成联袂打败清妖围攻芜湖的曾国藩老贼,缴获银饷粮草无数,据天王府里的侍从传出来的消息,天王万岁对着二成很是满意,不止一次在私底下说要封两个二三十岁的人为王了。

    洪秀全起来的时候咳嗽了几声,最近睡的安稳了些,主要是江北大营覆灭,江南大营里的张国梁又被陈玉成打败了一次,正在老巢里舔舐伤口,无暇顾及天京城,这么多好消息,原本便血又有头风的洪秀全最近这些日子身子慢慢地好了起来。

    洪秀全升了座,在天京城中的文武大臣山呼万岁排班完毕,洪秀全清了清嗓子,最近这春寒陡峭的日子,天王有些着凉,正欲说些什么,外头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炮响。

    “轰~~~”

    天王手边的一个玉碗不小心震动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众臣面面相觑,这可不是放礼炮的时候!

    天王默不作声,保持着人间神袛的镇定,默然等着外头的消息,过了片刻。外头的一个侍从连忙跑了进来,慌张跪下禀告:“启奏天王,一队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清妖架起了火炮,炮轰玄武门!”

    什么!洪秀全猛地站了起来,头隐隐发昏,险些摔倒,洪秀全推开了上前扶住自己的蒙得恩,定了定身,厉声喝道:“朕的天兵天将是干吗用的!竟然让清妖摸到天京城下!传令,即刻出击!朕要他们的人头来见!”

    “是!”

    荣禄瞧着熊熊大火燃起的玄门城门。眯了眯眼睛。城头上的太平军乱成了一团,只有凌乱地射出几只羽箭,荣禄点了点头,也不枉费自己辛苦拉来火炮。一挥手。“咱们撤!”

    唐德山有些迷惑。“总兵大人,这是怎么了?咱们这炮打的正欢实呢!”就算要走,也要等着发逆出来干一战再走啊。

    “你要是不怕这倾巢而出的发逆。你就留着好了,我可是要去江南大营投靠别人了。”自从打下秣陵关,转战各处,无一不胜,又悄悄围到了江宁城下,发炮戏弄了城里的发逆一番,荣禄心情分外好,笑着说道,眼下这已经差不多了,如今火药匮缺,总要找一个地方补充,若是走的慢了,这满城的发逆都出来,那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得嘞,兄弟们,咱们收兵!”

    “如今这清妖都摸到天京城下了,还如此放肆给了咱们几炮,诸位兄弟,眼下该如何?”洪秀全平静了下去,复又坐在了龙椅之上,淡然开口。

    大殿内寂静无声,洪秀全只听到自己喘着粗气的声音,过了许久,蒙得恩才俯身行礼开口道,他是洪秀全驾前第一得宠的臣子,许多的话需要他带头说:“天王万岁,这伙清妖估计是李秀成和陈玉成在西边打撒的清妖部队逃往此处的,估计此时已经投奔江南大营里的张国梁了。眼下天京城之中能战者甚少,臣以为,可以让两位丞相回来了。”

    “不可!”帮天侯吴傅岳跳了出来,对着天王跪下启奏道:“如今两位丞相正在西边鏖战,趁着如今军心振奋,刚好要把曾国藩部一举剿灭才是,若是半途而废,这曾国藩卷土重来,铜陵芜湖一带再有失,天京上游之屏障失却,天京城也是日夜难安了!”

    “那按照你的意思呢?”洪秀全开口问道,声音平和,让站在下面的人听不出自己什么倾向性。

    “天京城守得住,暂时无需两位丞相回援,”帮天侯吴傅岳虎目圆瞪,威风赫赫,“等到曾国藩兵败身死,上游除了安庆城再无兵马,扫清了安徽,咱们再回过头合力弄死张国梁的江南大营!”

    蒙得恩正欲说什么,洪秀全摆了摆手,“就按照吴兄弟说的,两位兄弟如今未尽全功,怎能半途而废,蒙兄弟,你叫人去传旨,封李秀成为天官正丞相,封陈玉成为地官正丞相,如今这天国江山,正要这些年轻俊才来帮扶!”洪秀全站了起来,转到后殿去了。

    “是,天王万岁!”众人山呼,拜倒恭送天王陛下。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参差十万人家。

    梅花碑的茶肆之中,坐着一个落魄的男子,那男子约莫三十多岁,黑黑瘦瘦的脸庞说明他是福州人,成日里被海风吹着的缘故。这个男子名叫王有龄,他的父亲是候补道,分发浙江,在杭州一住数年,没有奉委过什么好差使。老病侵寻,心情抑郁,死在异乡。王父身前身后没有留下多少钱,运灵柩回福州,要好一笔盘缠,而且家乡也没有什么可以倚靠的亲友,王有龄就只好奉母寄居在异地了。

    境况不好,而且举目无亲,王有龄混得很不成样子,每天在“梅花碑”一家茶店里穷泡,一壶“龙井”泡成白开水还舍不得走,中午四个制钱买两个烧饼,算是一顿。杭州人性子懒散,时常泡在茶馆里就是一整天,又加上龙井名茶就出自杭州,自然是茶风更胜,连着望江门外的梅花碑较为偏僻之地都是茶馆无数。

    这三十岁的人,潦倒落拓,无精打采,叫人反感。他的架子还大,经常两眼朝天,不和寻常人说话,那就越发没有人爱理他了。

    唯一的例外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王有龄只知道他叫“小胡”。小胡生得一双四面八方都照顾得到的眼睛,加上一张常开的笑口,而且为人“四海”,所以人缘极好。不过,王有龄跟他只是点头之交,也识不透他的身分,有时很阔气,有时似乎很窘,但不管如何,总是衣衫光鲜,象这初夏的天气,一件细白夏布长衫,浆洗得极其挺括,里面是纺绸小褂裤,脚上白竹布的袜子,玄色贡缎的双梁鞋,跟王有龄身上那件打过补钉的青布长衫一比,小胡真可以说是“公子哥儿”了。(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