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一、慧眼识英(四)
    “后来老哥我再仔细瞧了瞧那国书,我也怕是发逆伪造的!这细细一瞧,玉玺的印章和圣旨的质地完全没错,只是这笔迹不是皇上还是内阁军机的笔迹!”和春也是一方大员,时常接到皇帝批朱的折子,和军机的号令,所以军机的笔迹和皇帝的笔迹他都知道。

    “原本老哥我是不知道是谁写的,”荣禄此时隐隐猜到了那圣旨的撰写者,“后来最近几日的朱批和那上头的一模一样,老哥我才知道那是,”和春拱手往上表示恭敬,“是皇后娘娘的!”

    “哦?”荣禄不动声色,放下了盖碗,“若是仲华猜测不错,这国书必然是和发逆的内讧有着些许关系?”

    “老弟,你是这个!”和春朝着荣禄伸出了大拇指,表示钦佩,果然是最近几年难得的八旗俊杰,一针见血,一语中的,和春摆出了在天桥说书人的架势,说的唾沫四溅,“那国书里头说要和杨秀清南北分治,半个字都没提洪秀全,这叫自诩为天父儿子的洪秀全如何能忍,哈哈哈,这才不费吹灰之力,除去了杨秀清和韦昌辉,逼走了石达开,你还不知道吧?自从石达开出走之后,这洪逆啊,不止头风,前几日抓了几个发逆的残余部队,说是洪逆已经便血了!”和春一脸的幸灾乐祸,却又一副佩服之极的神色,“我估摸着是皇后娘娘的主意!这借刀杀人,反间计实在是漂亮!远在北京城里头。对着江宁的局势好似是亲眼瞧见似的!若不是这发逆内讧,如今我想睡个安稳觉都是做梦呢。”

    荣禄神色复杂地点头应和,“皇后娘娘是咱们满人的女中诸葛,这是皇上御口说的,假不了,按照大人您的意思是,皇后娘娘最近帮着皇上批折子了?”

    “是这么听说的,老哥我的家丁从京里传来的消息,况且笔迹也和皇上的不同,还听说户部的肃顺大人向皇上进言。说是后宫干政。非是国家之福,皇上不置可否,到底还是和皇后娘娘一条心啊,再亲能亲的过夫妻嘛。”

    荣禄只是觉得“夫妻”这个词有些刺耳。咳嗽了一声。转过了话题。“大帅,那京中对咱们南边的意思是怎么样的?”

    “皇后娘娘的朱批说是固守,保住这个插在发逆喉咙上的钉子。其余地无关紧要,”和春捻须说道,“可老哥我私下想着,也不能干等着发逆东突西打的不做事,所以最近几日派遣了张国梁去骚扰发逆从镇江过来的沿江一带之粮道,不能让发逆如此如意。”和春还有一节话没说出来,如今趁着洪秀全的左膀右臂李秀成和陈玉成不在天京,不多杀些发逆,拿人头去请功,那真是傻子了。

    “大帅说的极是,”荣禄拱手说道。

    “老弟你到了老哥的营中,就不要走了,老哥这里的火枪火药也是极多,若是老弟你不嫌弃,那就先拿去用,奏效之事,不需你担心,”和春热络地邀请荣禄住下来,从当涂一路杀到天京城下,烧了秣陵关,把石达开留在秣陵关的粮草烧的一干二净,又在大胜关以火枪阵全歼了发逆的三千精兵,这才无声无息地摸到了天京城下,轰炮示威。这样的人才岂能不收罗到手下,日后攻伐征战,也是王牌一副捏在手里。

    “大帅抬爱了,下官眼下还是属于曾巡抚麾下,若是不告而别,倒是有些不妥当”还未等荣禄说完,江南大营之中的斥候高声宣告进帅帐,荣禄停了下来,听到斥候禀告:“大帅!安徽传来消息,说是江西巡抚曾国藩在铜陵被李秀成和陈玉成攻破,一路败退到贵池县了!”

    荣禄的脸色猛然变了,没想到二成如此凶猛,曾大帅还是败了,这是第二场败局了!荣禄默然低头不语,眼下这曾帅虽然败了,可想必不会伤筋动骨,自己在这天京城外若是有一番作为,他那边的压力想必能减轻不小,贵池是小城,若不快些行动,怕是守不住几日,如此过了片刻,荣禄复又抬起头来,坚定了神色,站了起来拱手向和春说道:“大帅,下官愿为大帅驱使,请命去和张国梁将军会和一处,剿灭粮道!”

    “好,”和春得意地点点头,这眼下终于是把这支彪悍的队伍留下来了,“本官一应供给都提供到位,必然让仲华老弟你后顾无忧!”……

    咸丰七年三月二十九,李秀成陈玉成大破湘军于铜陵县,曾国藩败退至贵池县,和胡林翼困守不出,四月初五日,荣禄率湘军火枪队进入江南大营,初六日,率军支援张国梁部,攻克九浮洲和下关,和张国梁的骑兵部,连续骚扰天京东边粮道。皇帝收到六百里加急的奏报,得知曾国藩再败,大为震怒,撤了曾国藩的江西巡抚之职,降曾国藩为江西布政使衔,并命李鸿章速速南下围攻江宁。

    皇帝收到的奏章自然是详尽的描述,自曾国藩在芜湖县被二成打败之后,便退守至铜陵,李秀成先去堵住在铜陵城外的水师营地,趁着夜色,大火烧了几艘战船,又夺取了几艘湘军的水师,水师统领大惊,龟缩至江北无为一带,不敢再出击太平军,陈玉成率军围困铜陵,围三缺一,更是身先士卒,奋勇向前,如同在童子营一般,率先攻上城头,曾国荃挥着马刀和陈玉成大战数个回合,最终大败溃散,湘军一路逃到贵池县,幸好曾国藩有所准备,胡林翼早已将贵池县守得水泄不通,又加上在不远处安庆府的安徽提督王锦绣派出几队骑兵半路接应,阻了一阻陈玉成的追兵,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曾国藩这才惊魂未定地进了贵池县。

    贵池县外太平军的驻扎大营上头,飘着两个巨大的旗帜,迎着大风烈烈起舞,宛如日月凌空,一个是“李”,一个是“陈”,这是让长江一带的清军为之肝胆俱裂的太平军两个虎将的驻扎地。(未完待续……)

    ps:“大帅!四眼狗打上来了!”亲兵来报,曾国藩大惊,连连跺脚,“这可如何是好?左右谁会和本官分忧,斩杀此贼?”

    “大帅勿慌,末将这里有法宝,可百里之外取陈玉成首级!”荣禄出班奏道。

    “是何物,快快呈上来!”荣禄从袖子之中取出一物,只见此物一寸长短,鹅黄之色,瑞气千条,宝光阵阵,真乃天家之物也。曾国藩定睛一喜过望,“如今有月票神器,何惧四眼狗!”

    求月票……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