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三、请君入瓮(二)
    “知道老夫是四品的兵部郎中,居然还不大礼参拜,这样的人怎么在绿营里头混的到头头?”左宗棠不屑的走下城楼,无视头顶上飞来飞去的羽箭,外头的太平军也开始了攻城,左宗棠瞥了一眼瘫倒在城墙角下的朱大使,开口吩咐亲兵,“速速派人前去南边报信,一路沿着官道去杭州府报信!马上点起烽火台,嘿嘿,发逆想暗度陈仓来攻打浙江,做他娘的美梦!”到底是京中还有几个人才的,居然让皇上下了旨意,让自己从严州府来德清驻防,对着湖州方向来的人要特别注意,果然给自己遇到了,还是发逆的天官正丞相李秀成亲自带兵马来的!想必就是要对着杭州下口了,自己的德清县不过是搂草打兔子顺势而为而已。

    咸丰七年五月初四,李秀成冒穿清军兵服企图诈入德清县时,被早有准备的左宗棠识破,两方对战半日,李秀成绕开德清县,继续朝着杭州扑去,此时的杭州早就得到了左宗棠的报信,浙江巡抚罗遵殿杭州将军瑞昌早就整顿兵马,驻好城防,虽然各部畏葸避战,到底有所准备,李秀成眼见突袭不成,只能是稳扎稳打,在不断进攻武林门和钱塘门的同时,攻占了南屏山的玉皇山,紧紧包围了杭州城。

    像往常攻城一样,李秀成指挥太平军在清波门外的戚家园下面挖掘地道,准备潜入城墙根下塞填火药炸城。为声东击西,太平军在馒头山用各处挖掘的盛满尸体的棺木垒起无数座营盘。其中只留少数被俘居民敲锣打鼓吸引清军注意力,害得清军浪费了不少炮弹轰打空营。

    李秀成抓紧时间指挥太平军攻城。五月初七,清波门黄泥潭一带城墙被炸毁,千余名太平军将士鼓噪而入,杭州将军瑞昌拼死挡住。巡抚罗遵殿盐运使缪梓以及杭州知府马昂霄等几十名方面大员登城亲投石块击敌。太平军将士不得不退却,李秀成掉转头,攻克了萧山县,良渚镇等左近镇县补充粮草供给。

    听闻杭州险些被攻占,咸丰帝忧愤至极,立刻下诏催促江南大营的和春和张国梁派兵去救。

    这一下。正中了自己的“调虎离山”之计了。李秀成听到北边传来的消息之后,微微冷笑,就算在浙江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没有和之前打算的那样攻下杭州城。可是这“围魏救赵”之计眼下是成功了!和春张国梁就要分兵南下了李秀成下令。“传本王的将令。留一千人在城外,其余的和本王一起星夜赶回天京去!”在铜陵大捷之后,李秀成已经被封为忠王。陈玉成被封为英王。

    和春将手里的密旨交给张国梁,默然无语,张国梁一目十行地瞧完了密旨,大喜过望,连忙拍大腿,“这的确是好计谋,咱们无需长途奔波去救杭州,只需诱敌而出,杀一个回马枪便是,皇上果然是体谅咱们江南大营的难处!”

    “话虽如此”和春不再说话,可若是留守的压力实在太大,若是前几日抵挡不住,那便是假戏真做,满营覆灭了。

    “咱们还需从长计议啊,况且在常州的总督大人,咱没照会到,也不合规矩。”和春放下了手里把玩了许久的茶盏,定下了调子。

    张国梁心里嘿嘿冷笑,若是假装分兵援救杭州,必然是自己或者是另外的总兵张玉良出兵救援,江南大营的统率自然不能轻动,若是他留在这虎视眈眈的江南大营里头,再面对李秀成和陈玉成的两下夹击,心下不忐忑,那真是见鬼了。

    张玉良是向荣的老部下,也是四川人,听到和春的敷衍之言,忍不住跳了起来,“大帅,这是极好的计谋,咱们兵力不及发逆,故此要行此计谋,若是朝廷的部队多且勇,何须如此,下官觉得时不可失,机不再来啊!若是这次不狠狠地打疼发逆,怎么对得起向大帅的在天之灵!”

    和春脸上有些愠色,张国梁瞅见了和春的表情,心下大为欢畅,叫你这老小子日日和老子抢功劳,老子辛辛苦苦出去伏击发逆的粮道,你就死呆在大营里不挪窝,上奏给皇上吹的都是自己的功劳,就没把那句“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按在自己头顶了,如今也有今天,自己和张玉良都同意此计,何况这是皇上的旨意,他还敢单独抗旨不成!

    张国梁转了转眼珠子,这个原本是天地会的反贼走到如今的江南提督可不是就靠着打打杀杀的,“大帅,如今这荣禄总兵也在咱们大营,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何不把他招来,问问他的意思?”

    和春借势而下,点点头,“那就请仲华过来,听听他的意思。”

    荣禄到了帅帐,瞧了密信,张玉良一股脑的把自己的意见说了,荣禄多精明的人儿,瞧见和春木然的脸色,心下就猜到了几分,微微一笑,倒是想了个主意出来,拱手朝着和春说道:“大帅,下官倒是觉得此计可行。”

    和春变了脸色,荣禄不慌不忙,恍若丝毫没见到和春不自在的脸色,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不过这眼下咱们江南大营的摊子铺的太大了,若是发逆真是朝着咱们来,十面埋伏,恐怕咱们顾得了东边顾不了西边,到底还是需要缩营自保。”荣禄这缩营自保虽然说的极为冠冕堂皇,在座的人都不是傻子,缩营自保就是要江南大营凭借深沟高垒,坚守顽抗。

    “如此方能让江南大营万无一失,”荣禄说到此处,转过头朝着和春微微颔首恭敬地说道:“总督大人在常州筹集粮草,并整顿兵备,若是咱们这里贸然行事,总督大人必然震怒,还请大帅亲自常州解释才是。”

    和春长舒了一口气,眉开眼笑连连点头,“仲华说的极是,”转眼又想到了一个关键处,“可本帅毕竟是江南大营统帅,”张玉良鄙视的撇了撇嘴,“若是本帅要走,军心恐怕不稳。”(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