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三、请君入瓮(四)
    太平军的火炮不计成本地朝着清军大营倾泻而来,要知道连续发射而不降温很容易炸膛的,如今的李秀成丝毫不顾及这些军需的保养和使用,心里念得就是一点,打下江南大营,保证天京城的安全!

    清军大营的火力受到了压制,火炮和火枪防御为之一顿,潮水般的太平军瞅准了时机,咚咚咚的战鼓声之中,奋勇而上,宛如汹涌澎湃的长江潮水,狠狠地拍上了江南大营,江南大营像在惊涛骇浪之中跌宕起伏的一叶扁舟,岌岌可危。

    天京城得胜门外成了绞肉机和屠宰场,无数人在这里死去,无数人在这里求活。荣禄端坐帐中,听着“总兵大人,前头快要顶不住了,死了十有六七的弟兄了!”

    “那就继续上,把先头预备的排上去,如今这一仗,咱们也不用考虑军需,什么利器都给本官全部拿出来,你也该知道,”荣禄平静地和边上那个满脸流汗的军需官说道,“若是不把这些东西全部用在发逆的身上,等到发逆攻破此地,他们就要用在咱们的身上了!”

    那个军需官摸了摸脸上的汗水,一咬牙跺脚,“就听大人的!标下把军火库和银饷库全部打开,供总兵大人支配!”

    “好,本官就要老弟你这句话!”荣禄刷地站了起来,“把银箱抬到阵前,杀一个发逆,本官奖五两!若是阵亡,抚恤金一百两!只要本官不死,一一亲自送到他们父母妻儿手上!”

    “喳!”

    银箱在阵前被打开。无数银锭掉落在血泊里,正在勉力抵抗的绿营兵,听到荣禄的命令不由得士气大振,加上预备支援的团练帮着上阵厮杀,把攻进辕门的几队太平军斩杀殆尽,两军局面又僵持了起来。

    两军从日出杀到了黄昏,李秀成丝毫没有要鸣金收兵的意思,陈玉成平军连清军江南大营的辕门都还没攻进去半步,忍不住和李秀成请命:“大哥,眼弟们都累了。要不我带队往前冲一冲?”

    “好。清妖的火炮厉害,胞弟你要小心些。”李秀成微微颔首,又多嘱咐了一句。

    “我会小心的。”陈玉成转过身子,意气奋发。“跟本王下去。给本王打着旗号!”

    陈玉成不改当年在冲阵营的本色。呼喝着亲兵策马奔向了山脚,边上望着江南大营射箭的太平军纷纷呼喝,“英王千岁千岁千千岁!”太平军军势为之一振。

    “大人。四眼狗来了!他亲自来冲锋了!”

    “哦?陈玉成亲自来了?嘿嘿,到底是急了。”火烧天的晚霞之中,似乎不需要掌灯,火炮和火枪发出的亮光照亮了天际,遇到了这个太平军之中的英杰,荣禄终于不继续端坐在帐中,抖擞精神走到了外面指挥。

    一个亲兵来报,“大人,发逆的李世贤部在西边攻过来了!那边的兄弟有些顶不住了。”

    “德山,你去帮忙一下,”荣禄吩咐唐德山,“带一队火枪去,等到他们攻势慢了下来,你再回到我这里,对付陈玉成!”

    “喳!”

    荣禄站在土台上,四处战火纷飞,他独自巍然不动,取出了怀里的西洋金表,那个最短的指针斜斜地指向最下端的一个标记处,这已经是酉时二刻了。若是今夜发逆继续攻打,那回马枪可要提前亮相了。

    再顶,也顶不过今晚了。

    “清妖顶不过今晚了。”李秀成边上的亲随原本是要燃起火把,但是被李秀成阻止了,“不点火,瞧得清楚。”陈玉成身先士卒,把原本有些倦意的太平军士气点燃了起来。

    “英王不愧为咱们天国的楷模,他一上阵,天兵天将就士气如虹啊。”李秀成边上的一个亲随瞧见了江南大营营前斗志昂扬奋勇向前的壮烈场面,不由得开口赞许,以示自己的崇拜之意。

    只见穿着红色龙袍的陈玉成一马当先,冒着枪林弹雨,往阵前冲去,天生有些人就是将星下凡,有好几个湘军团练瞄准着陈玉成放枪,陈玉成依旧毫发未伤。阵前的太平军越发兴奋了起来,怒吼着朝着深壕之中的清军江南大营涌去。

    “大人!前面的兄弟顶不住了!是四眼狗亲自冲阵,那些长毛像抽了大烟一下的不怕死!”

    “再给本官顶半个时辰!等到天黑,张提督和张总兵就会回援!”

    “是!”

    荣禄吩咐边上跃跃欲试的预备队,“再过半个时辰,你们也全部上去,不用顾忌弹药的情况,全给我招呼出去!”

    张国梁站在句容附近的一个小山包上,神色冷峻地处发出来的火光和隐隐约约的枪炮声,发逆果然是朝着江南大营来!

    “大人,咱们等的差不多了吧?我顾忌大营里头顶不了多少时间了!”张玉良的战马不耐烦地蹶了马蹄,正如自己的主人一样迫不及待地上战场了。

    “唔,那便出发吧,趁着夜色,发逆全力围攻的时候,”张国梁朝着张玉良点点头,示意大军出动,身后的广西四川两地绿营兵流水般地从两人身边穿过,张国梁丝毫没有大战来临之前的兴奋感,默然想了半刻的心事,摇了摇头,对着张玉良说道:“老张,咱们都是一路跟着向帅从广西打过来的,如今咱们也是起居八座的将军大人了,自己的功名是拿到了,可大帅的深仇大恨咱们还没报!”张国梁的语气转为坚定,身边的几个高级将领听了不由得流下了泪,张玉良和向荣均是川人,川人极为重情义,张玉良也红了眼睛,只听到耳边张国梁继续说道:“如今咱们以逸待劳,不管最后结局如何,我们一定要多杀几个发逆,祭奠大帅的在天之灵!”

    张玉良抽出腰刀,朝着张国梁说道:“提督大人,标下在此地发誓,此战若不是胜,就是我死。”

    “走,咱们同去。”张国梁挥起马鞭,指着远处的战场,“有心算无心,若是咱们这次还输,也没什么脸面再建大营了!兄弟们,”张国梁完全兴奋了起来,似乎回到了当年在天地会造反时候的年少岁月,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迈之气又涌现了出来,“咱们去弄死那些龟儿子们!”

    “跟着提督大人,同去同去!”(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